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凌李】難得友情人(完)R18

  凌遠約莫在自己前一段婚姻結束不久後認識的李熏然。

  那時的他是個拼命過頭的年輕警察,拚得差點因公殉職不說,回頭還患上了輕微的創傷症候。

  他總認為自己身為警察不但沒能保護弱勢,傷了民眾不說,更怕在無意識間又要鑄成什麼難以挽回的大錯。他內心愧疚,無法再信任自己,卻又不知該如何補償,於是主治大夫建議,不妨在療養期間,試試到醫院擔任志工,不但助人,也有助於恢復心理創傷。

  就這麼懵懵懂懂地,李熏然成了第一醫院的志工。

  第一醫院不愧是全市接診量最大的醫院,就連義務性的志工,時常也要忙得沒法準點吃飯,但李熏然卻覺得這樣很好,因為他能傾注自己所有的力氣,將之獻給任何需要他幫助的人,並從他們聲聲的感謝裡,得到無以為報的溫暖與鼓勵。

  一日午休,他正坐在長廊的候診椅上準備大啃麵包和酸奶,怎知經過眼前的一位大夫,突然就跌坐在自己身旁,李熏然趕忙放下才咬了一口的麵包,表明自己是醫院的志工,詢問是否需要喊其他醫護人員過來,大夫臉色蒼白地搖搖頭,用虛弱的聲線直說自己沒事,只要將他攙回辦公室就好。

  李熏然就算再外行,也看得出這副模樣根本不像沒事,但沒有醫學專業的他也無法反駁,只能乖乖照辦,等他把人帶回了辦公室門前,才發現自己肩上搭著的竟然是第一醫院院長。

  或許是不想讓院內替他擔心,凌遠希望這天的事情李熏然能替他保密,但骨子裡終究是熱血警察,即便嘴上沒說,每天中午,李熏然都會帶著簡單的吃食,特意到院長辦公室附近用餐。一星期後,凌遠拎著保溫飯盒,果不其然在那天的長椅上找著了李熏然,他神態自若地走到他面前,直接比鄰而坐,李熏然還沒能反應過來,凌遠又單刀直入地問:『每天在院長辦公室周圍蹲點,拿我當犯人?』李熏然趕忙道歉,直說自己不是那個意思,他只是擔心,凌遠下次是在沒人的地方倒下該怎麼辦?凌遠笑著將手中的飯盒推向李熏然……

 

  『還要讓一個晚輩替我操心,真是見笑了,如果不嫌棄,一道吃中飯吧?』

 

  他們相遇在生命裡最為狼狽的時刻,卻也因此可以不必在對方面前偽裝堅強,可以好好卸下防備,坦承自己的無助,然後走進彼此的心房,找到一個專屬的位子,在那兒安心地休息療傷。

  日子轉眼就過了六、七年,如今的凌遠,仍是眾人景仰的第一醫院院長,只不過將屆半百的他,已從「年輕有為的院長」,成了「德高望重的院長」;而當時熱心的刑警志工,不但早已恢復往日自信,現在更是市警局歷年來最年輕的副局長,也是他生命裡,無可替代的伴侶與家人。

  凌遠看著餐桌前細嚼慢嚥的李熏然,忍不住露出淺笑。那笑裡的寵溺不變,卻增添了幾許歲月的痕跡。察覺到凌遠的視線,李熏然也瞇起眼回望……

  「好端端的,笑什麼呢?」

  「笑你以前吃飯老是狼吞虎嚥,現在總算會細嚼慢嚥了。」

  「以前查案有時間吃飯就不錯了,哪還能細嚼慢嚥啊?現在做管理和決策,比起當機立斷,還是多花點時間慢慢推敲吧,學著細嚼慢嚥,也是學著深思熟慮,還能順便……」

  「順便?」

  「順便好好品嚐凌院長的愛呀。」

  「……」沒料到熏然把話說得那麼直接,凌遠只好趕緊端出長輩的樣子以掩飾內心的窘意,「都升副局長了,還這麼油腔滑調。」

  明明就愛聽得很。李熏然見狀也不點破,只是笑著起身收拾碗筷。

  「碗筷擱著我洗吧,你早上不是還有個代局長主持的會?」

  「你呢?今天院裡不也有例會?」

  「我讓李睿代了,他年底就要接院長了,早點熟悉也好。」

  「你就知道找李睿,人家郁大夫才剛生第二胎沒多久,夫妻倆昨晚搞不好還被孩子折騰了一晚上,我還好意思讓他領導請假,就只為了幫我洗個碗?」

  「嘿?你還幫李睿說話了?他都能把庄恕從仁和醫院給挖來了,還能缺幫手?」

  「有你這樣幹領導的嗎?」

  李熏然鼻子哼了一聲,卻還是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拎過沙發上的公事包,隨即移步到玄關。凌遠起身送他,遞上他落在桌上的餐盒提袋後不忘調侃:「那就謹遵李副座指示,小的這就準備去上班。」

  「得了得了,我還巴不得你早點退休。」李熏然匆匆接過提袋,蜻蜓點水地在凌遠的唇上吻了下,「別忙太晚,早些回來,不然頭髮又要多白兩搓啦。」

  還沒等人回話,李熏然便關門出去了。

  凌遠愣在原地摸了摸嘴唇,想起上個星期五,熏然好像也是在出門前親了他?

 

  他倆剛搬到一起住時,也是過了段新婚蜜月般的甜膩日子,加上正值青壯,精力旺盛不說,刑偵和外科手術都是需要極其專注的工作,腎上腺素在白日裡亢進燃燒,時常下了班也退不掉,回家要是不宣洩一下,哪還能好好休息?不過這一兩年熏然被選為重點栽培的儲備領導,主要都是內勤工作的歷練,他的門診手術也漸漸移轉給需要累積臨床經驗的年輕大夫,工作強度減輕,反而不像以前隨便碰根指頭都能天雷勾動地火。

  不過剛才熏然這麼一吻,倒也令人勾起了幾縷遐思。他們前一次床事大概已是一個月前,且沒有做足全套,只是用手相互撫慰而已。有時他也納悶,明明剛和熏然在一起的時候,差不多也就是熏然現在這個年紀再多個一兩歲,怎麼說也是正值壯年,為何熏然過得比他當時要禁慾得多?

  有道是,伴侶間最不好開口的就是床事不圓滿,該不會真的是自己年紀大了,熏然怕傷了他自尊所以都沒開口吧?

  午飯時間,凌遠嘴裡含著蒸蛋,手指搭在鍵盤上也沒閒著,只不過不是忙公務,而是正在篩濾「老夫少妻」搜出來的網頁,一則出現在第二頁第一條的字串抓住了他的眼球,他點進名為「戀愛醫生」的鏈結,跳出了個博客,「戀愛醫生」正是這位博主的網名。

  看看頁首的點閱率,博主似乎是個替網民解決愛情疑難的網路名人啊。

 

【老夫少妻的閨房問題】

 

  『戀愛醫生您好,有些比較隱私的事情不大適合找朋友開口,所以只好向您請教。我的另一半年長我十三歲,剛認識時我還沒滿三十,他才剛過而立之年,但轉眼間咱們在一起也快要七年了,現在的他已經快要半百。』

 

  凌遠心頭一驚,這案例的歲數,豈不和他跟熏然一模一樣?

 

  『我們歲數雖是差得多了些,但感情還是很好的,像是我最近很喜歡他略為斑白的頭髮,因為那並不會令他看起來蒼老,反而更能襯托出他的沉穩與睿智,這是他最有魅力的地方,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不過這一兩年,咱倆的床笫之事漸漸少了,以往他都會主動,但最近似乎比較沒那個意思。年輕時或許還能由我主動提起,但現在已有些不大方便,主要也是擔心他步入中年,體力不如以往,又怕他平常幹領導好面子,聽了反而要強。我也不是貪圖享樂,只是想知道這方面他是怎麼想的,把話說開也好溝通,但想了半天仍舊不知該如何起頭,還希望您能為我、為我們指點一下。』

 

  何止是歲數,連狀況都相同!就只差在立場互換而已。

  凌遠看得心有戚戚焉,暗忖,難道熏然真不好意思開口?但怎麼會呢,他體力好不好,熏然還不知道?帶著點自我懷疑,凌遠繼續往下看……

 

  『感謝這位朋友的來信,問個問題都能塞人一大把狗糧,看得出來二位感情真的是挺好的,也相當體恤他,畢竟人上了年紀……』

 

  「…………說、說誰上了年紀?」

 

  凌遠讀到這句倏地鐵了臉,但不出一秒又恢復平靜。雖然房裡沒別人,但他仍儀式性地清了清嗓子,才又把注意力重新拉回屏幕。

 

  『──總是比年輕時要來得含蓄些,年輕的另一半若是不介意主動,也是有不說破的辦法。例如出門前親親對方的臉頰,或者再大膽些,在他唇上落下個輕巧的吻,如微風拂過,又帶點期待,保持自然,再將話題引導至生活的對話上,像是叮囑他早點兒回家,或是晚上會做些什麼好吃的等他。要是一次沒能察覺,可以每隔個一兩日重複幾回,若是對方不排斥,則可進一步增加身體上的接觸,拉拉手撒個嬌,向他透露你喜歡這樣的親密,卻又捨不得他辛苦,營造出甜蜜的氣氛,再慢慢開啟只屬於你們倆的親密話題。不過……』

 

  網紅大夫雖不知何許人也,凌遠竟也就這麼一字一句,看完了「戀愛醫生」的愛情醫囑,雖然文章是流裡流氣了點,但看上去倒也不是全無道理,究竟是自己關心則亂,還是真被早上的吻給動搖了呢?

  他下意識地掏出了手機,滑開與熏然的對話窗後卻對著屏幕發楞。儘管拇指只是在上頭毫無目的地滑動,但竄入眼簾的字字句句,竟像一隻隻小螞蟻似的,爬得他心尖甜甜癢癢不說,熏然說話的聲音彷彿也從字裡行間溢了出來,驚慌的、開心的、失望的、有些壞心眼的,而現在在凌遠的腦裡憶來,全都像極了撒嬌,一時間,竟還有些想他了。

  

  “今天能準點回家嗎?”

 

  他不由自主地給熏然發了條語音,雖然因工作性質之故,彼此都已習慣不等回,但這一秒才想著不知要多久才能收到回音,下一秒竟就傳來了令人雀躍的答覆。

 

  “應該是能吧。”

 

  釋出的想念旋即得到回應,平凡的幸福滋味讓凌遠也嘗出了興,就這麼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膩了起來。

 

  “那……一道吃晚飯?”

  “好啊,回家吃你做的。”

  “中午吃我做的,晚上還吃我做的?”

  “外面哪有你做的好吃啊。”

  “行,都聽你的,下班就去買菜。”

 

  對話結束在熏然發來的表情符號上。小小的笑臉笑得彎起了嘴,兩頰還紅撲撲的,就好像熏然對他笑似的,看得凌遠眼角嘴角都忍不住跟著上揚,想著,在外頭都是獨當一面的領導了,但在他凌遠眼裡,李熏然果然還是他要好好裹在懷裡寵的小孩兒。所幸院長辦公室沒人,這要給韋三牛瞧見了,肯定說他現在笑得簡直比傻子還傻。

 

  駕駛座上,李熏然已經跟晚高峰較勁了一整路的耐心。

  雖然吃貨二字已穩當當地刻進了他的人生,但今晚的歸心似箭,並不全然是因為凌遠下廚,而是因為,「戀愛醫生」的醫囑似乎起效果了。

  一開始他也只是半信半疑,有點心急而亂投醫,尤其上星期他出門前親的那一下,凌遠還一副尋常不過的模樣,不禁令他懷疑究竟是自己想太多,還是他倆日子真過得太卿卿我我,膩得連當事人都渾然不覺?還好,這第二回也算是有點作用了。

  等他總算駛回自家小區,迅速把車給停妥,踏進家門匆匆脫了鞋,瞥了眼牆上的時鐘,指針就快要走到八點了。雖然已經給凌遠發過信要他先吃別等,但撲鼻而來的飯菜香,正透露著凌遠還是算好了他到家的點才開火,就為了能讓他吃到熱騰騰的晚餐。

  一到家便被滿屋子的幸福味包圍,李熏然喜不自勝,把包往沙發上一丟便往飯廳走去,猜想凌遠正在廚房忙著,沒聽見他進了家門。

  既然主廚還沒得空,他還不趁機先視察視察餐桌?

  凌大廚,行啊,起手式就是三道涼菜,看起來清爽又可口;一旁的醋溜魚片似乎才剛登台,蒸騰的熱氣把酸香搧得人哈喇子差點沒滴出來;這還不打緊,看看這什麼?小龍蝦!醬燒的,肯定夠味。

  巡過一圈,李熏然才正想用手指偷點醬汁嘗味道,身著圍裙的凌遠,便手戴布套捧著一大砂鍋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回來了?怎麼不叫我?」

  「我說你……這是請客啊?」李熏然順勢拿指尖對空點了點桌子,好掩蓋自己的偷吃未遂。

  「請誰呢,就咱倆吃。」凌遠將湯品放定,李熏然扯開視線瞄著,喔,是醃篤鮮。

  「那請問大廚……可以開飯了嗎?小弟我要餓扁啦!」

  「來拿碗筷吧,一整桌都你愛吃的,就知道你饞。」

  李熏然喜孜孜地跟在凌遠屁股後頭進了廚房,才想動手拿碗,就又被凌遠塞了個大瓷盤。

  「把這個也端出去。」

  「不是吧凌院長?還有烤串?你是退休後打算開餐館、唔!」

  沒等小傢伙驚訝完,凌遠便塞了塊剛烤好的雞腿肉堵了他的嘴。

  「不打算開餐館,但打算跟你喝兩杯。試著用烤箱烤的,怎麼樣?還行吧?」

  豈止是還行,好吃到他差點都要把舌頭給吞了!厚實的腿肉烤得鮮嫩又彈牙!調味料有哪些他是嘗不出了,簡而言之就是好吃!

  儘管餐桌上只有兩個人,但杯盤碗筷無一不齊,李副座為了體恤凌遠同志今晚的勞動貢獻,特別表示,今晚的小龍蝦就由他負責全權處理。他挽起袖子,把蝦肉一個個剝好後丟進凌遠盤中,但凌遠見他沒手拿筷子,亦是三不五時就要拎幾個蝦仁送到他嘴邊才肯罷休。

  說起大啖小龍蝦,可說是最能展現他愛人體貼的一面,即使這剝蝦的手速以前在隊裡還沒人能贏他,但只要是跟凌遠吃飯,他便沒再動手剝過殼,加上他年紀又比凌遠小得多,凌遠就喜歡拿他當孩子寵,而既然凌遠喜歡,那就由著他寵唄,往後只要管住自己的嘴別太饞就行。

  酒足飯飽,換李熏然掛上圍裙負責善後。

  剛才凌遠還開了瓶白酒,是他之前去加州出差帶回來的Chardonnay,說搭配今晚的菜色正好,兩人興致當頭,不知不覺就喝完了一整瓶,雖然他倆的酒量都不差,但後勁還是令人有些暈陶陶的。李熏然將碗盤的泡沫沖淨,鼻子一邊哼著歌,一邊享受飄飄然的微醺感,平日靈敏的感官也逐一鬆懈,就連凌遠進了廚房也沒發現。

 

  「收拾好了嗎?」

 

  略高的體溫自背脊貼了上來,帶點果香的酒氣在鼻息間淡淡蔓延,李熏然抿嘴輕笑,擦乾手轉過身,任由凌遠將他困在料理台前。

  「收好了。現在主廚還有何吩咐?」

  凌遠眼帶笑意,伸手探向熏然的腰後,摟著他的腰身,將圍裙的結緩緩抽開。

  「沒有吩咐,只想……求個表揚。」

  鬆脫的圍裙被隨手扔到一旁,李熏然為可憐的圍裙默哀了三秒,雙手才搭上凌遠的肩。

  「那你想……怎麼表揚?」

  李熏然抬眼看著凌遠,眼眸秋波靈動,纖長的指節,更在衣領間不安分地作態撩搔。

  過去凌遠從未覺得自家廚房會有什麼接吻的情調,若是有,也一定是他醉了,而現在,他只想醉得更深……

  李熏然垂下眼睫,靜待愛人靠近,不像年輕時吻得直接了當,他們甚至在嘴唇就要接觸前還躊躇了一秒,猶如佳釀甦醒前的凝滯,只為迎來最甜美的芬芳。

  屏息的瞬間,兩人默契地笑了,李熏然主動傾身,在凌遠唇上邀請似地撒嬌輕啄,微啟的唇瓣像是裹了層香軟的蜜,誘得凌遠哪裡還能冷靜,直接咬上不說,恨不得能將上頭的蜜汁全都給吸乾榨盡,吻到情濃之處,胳臂更霸道地直將愛人往懷裡嵌,李熏然也被吻得燥熱難耐,渾身發軟,唇齒無暇反駁,只能從鼻息間溢出貓兒似地細吟聊表抗議,凌遠趁機放小孩兒喘口氣,卻又捨不得離開勾人的小舌,雙手更是毫不節制地撫上他挺翹的臀瓣……

  凌遠清了清被情慾燻啞的嗓子,貼著被自己吻腫的唇問道:「我可以繼續嗎……」

  李熏然憐愛地撫過他眼尾的細紋,然後將自己的答案,一一遞入與凌遠的吻裡。

  

  『──不過,也許情況根本沒有你想得那麼複雜,其實你們都只是在等待彼此,有時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最有效的方法。敞開心胸,大膽示愛吧。』

最後人疊著人歪膩了一陣 (石墨)

不要小瞧你們的院長大人 (噗浪貼)

------

  這是一個與 @奔跑的蓝汐 密謀的連文企劃嘿嘿,第一回其實已經偷偷更新囉,就是黃曲的「愛在聖誕節」!所有篇名都是以經典月9來命名,文中的內容也是對於原月9作品的致敬望文生義,不過這個系列還會有另外一個隱藏版企劃,就等晚一點再公布囉!!下一棒交還給汐哥!

啊,這裡面的李熏然,是季白的領導喔!XD

月9科普

  指的是富士電視台每週一晚間九點的連續劇時段,由於月九連續劇出了許多名作,除了是富士電視台戲劇的招牌時段,也可謂是經典日劇的代稱。雖然近年有點那個(哪個)

「難得友情人」

原名:素顔のままで(保持最真實的面貌」之意)

播出日期:1992年春季檔

劇本:北川悅吏子

演員:安田成美、中森明菜、的場浩司、東幹久、鶴見辰吾、兒玉清等

评论(21)
热度(224)
  1. clm猫猫阿橘.P 转载了此文字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