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番番番番外、李熏然的烦恼

別吞文!看起!!

强摘的果实不甜:

×凌李演艺圈AU《小明星大跟班》全文可见目录


×天知道我到底多爱这篇!现写未收入实体又+1,就不要写到最后又多了一本噢



随文捞一发《小明星大跟班》预售 淘宝卖场  湾家google


小明星李然然等你来打赏!


LOFTER真是抽坏了,我怎麽样也救不了刚才那篇,只好重发。





身为当红演员,李熏然理所当然有很多很多的烦恼,上至和各式各样演员之间的演技磨练与火花,下至每天闹闹闹不完恨不得掀翻微博页面的粉丝纠纷,几乎可以说是千变万化又包山包海,然而其中最令他苦恼的一项却是和工作无关的事——不、也不能这么说,大概还是有着一些关系——那便是自家经纪人兼爱人最近实在是太容易吃醋了。


和别的女演员拍吻戏的醋尝起来还算正常,偶尔打情骂俏收获一、两滴醋意也算得上是情有可原,但听见粉丝们一口一句然然好帅、然然老公也能乱吃飞醋那可就算是无理取闹了。


面对凌远这几天那漫到不知哪个天边的醋意,李熏然曾经气得抱着他乱啃一通,每咬一口都要数落上一句「我人都是你的还不放心!」、「连粉丝的醋都要吃你大醋缸啊你!」、「以后你吃醋就好别吃我了!」


凌远一开始还由着人对自己上下其口泄泄愤,听到最后一句不能忍,直接翻身把李熏然压在了身下说:「那可不行,醋要吃,你也得吃。」


李熏然嗷的一声,露着小虎牙咬上了凌远的唇,明明就是生气的,却正中了某人的下怀。




赵启平带着硕大的墨镜闪进知名饭店的包厢,门才刚关上,回头就望见李熏然正一个人埋头吃着满桌的甜点,他无语地站了好一会儿,这才勉勉强强地替自己挪出了一个小阵地来。


「就算你吃不胖,也不是这么个吃法吧?」赵启平撇着嘴,摘下墨镜,有些嫌弃地拿起了个草莓慕斯又放回去。


放眼望去,什么巧克力圣代、抹茶舒芙雷、吉士蛋糕、葡式蛋塔——要不是吃光光只留下残骸就是被咬了一半。


「受了什么打击暴饮暴食还要叫我来旁观?」赵启平墨镜一丢,歪着脑袋用手肘支撑在桌上问。


李熏然抬头看了一眼赵启平,闷闷地说了声你来啦?圆桌上的圆盘一转,把甜点全转到了赵启平面前。


「别别别,我现在在减脂你又不是不知道,叫我来这地方就已经够过分了,还想让我吃?」赵启平面无表情地把圆盘转回去,「说吧,有什么冤情?快快呈上,好让大人替你裁断。」


「远哥吃醋了。」李熏然舔了舔沾到手指上的奶油说。


「……啥?」赵启平帅气的眉毛全挤成了一字眉,「你说什么?」


「我说,」李熏然拎了一颗草莓进嘴里,咬了咬又再说了一遍,「远哥吃醋了。」


「然后呢?你可别跟我说你连这一点儿小事都搞不定,他吃醋你就给人解释解释,撒撒娇,再不济就扑上去亲一口不就得了?」


「我就是解释也解释过了,撒娇也撒过了,扑也扑过了,可是最后——」


「最后怎样?被吃干抹净了?」赵启平心不在焉地挑挑拣拣,从布朗尼上捡了片薄荷叶放进嘴里,原以为至少还会带着点巧克力味,没想到却都是一股呛烈的味道,苦得他呸地吐了出来。


李熏然的脸蓦地爆红,支支吾吾了几句后才说:「总、总之,就是完了之后安生个没几天,然后一切就又会再卷土重来。」


「这不也挺好的吗?不失为一种情趣。」


「不好,一点也不好。」李熏然狰狞地说,「再这么下去,我觉得我就要不能拍戏了。」


「那我告诉你一个办法。」赵启平耐不住甜点的诱惑,眼捷手快地叉了颗樱桃往嘴里塞,然后朝着李熏然勾了勾手指,「我都是这样对付老谭的,下次凌哥再成了醋坛子,你就……」


李熏然伸长着耳朵,一边听着,一边嗯嗯嗯的点着头,宛如一名勤学上进的好学生。




凌远今天觉得有点奇怪,平常只要他一表现出一点点不平衡,小狮子就会自己捧着尾巴来拱他,这么今个儿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彷佛李熏然已经练就了不痛不痒的技能,能够心无旁鹜的待在自己身边看电视里的自己和女主角谈情说爱还游刃有余。


电视中的李熏然每说一句情话,凌远就转头望一眼李熏然,无奈旁边的小孩儿却仍旧自顾自的啃着洋芋片,不论他怎么拐着弯哼唧,不理就是不理。


终于在第三次广告的时候凌远忍不下去,啪地一声就转了台。李熏然喀擦一声咬断洋芋片,茫茫然地转过头来问:「远哥,你不看了吗?」


凌远瞅着他好久,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后说:「你今天怎么回事?」


「没什么呀?不就和平常一样吃饱了饭看看剧嘛?怎么……难道是我演得不好吗?」李熏然扭扭身子,露出一脸委屈问。


「……」凌远没说话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而李熏然也眨巴着眼回望,眼神交流之间峰回路转,全是读不清也看不懂的火花。


「……行了,别装了。」凌远又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过李熏然手中的洋芋片问,「谁教你的法子?」


「什么谁?你在说什么?」李熏然试图装傻,没想到凌远却是抿着笑挑着眉,伸手过来一把捏住了他的脸蛋。


「还不招来?不说我也知道是谁,下午去见小赵了是吧?」


「你怎么知道!」李熏然一惊就忘了装傻,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皮毛全炸得蓬蓬的。


「小赵刷了老谭的卡,我正好在跟老谭商量事情。」凌远一脸猫身莫测的说,他真是爱惨了李熏然刚才那一瞬间的小表情。


然而此时此刻李熏然已经无心管凌远心里在想什么了,他整个人瘫进沙发里,万万没想到百密一疏,居然是疏在信用卡。赵平平,让你当什么豪门!让你刷什么黑卡!


凌远轻笑着把他捞进了自己怀里,像安慰小孩儿似的拍了拍他的背,被李熏然有气无力地挥开。


「怎么,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非要找小赵商量不可吗?」凌远说,「除了工作以外,他支你的招少用,都是些臭招。」


「那还不是你最近老是爱吃些没由来的醋,我实在是没法了才去请教他,平平还说前阵子他家谭总也是这模样,就是被他这几招给治好——」李熏然说着说着,突然刷地从凌远怀中坐了起来,「等等,你怎么知道他支了我什么招!?」


李熏然突然灵光一闪:「最近也没没什么大事,你怎么会跑去找谭总……该不会你这些天的招全都是从谭总那儿学来的吧!?」


凌远但笑不语,摸了摸李熏然的一头小卷毛。答案显而易见。


李熏然吐了一口气,恶狠狠地鸠着凌远的领口质问:「幼不幼稚啊!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学人家玩什么吃醋梗!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


「啥?」


「就想体验看看让你哄我的感受。」凌远握着他的手一根根的十指交扣,「仅此而已。」


「………………」


 


当红演员李熏然,被自家经纪人的演技给骗得团团转,简直羞愧得想当只鸵鸟找洞钻。


 


「下回有什么要求你直说就好,别演戏了。」


「好。」


「还有别再和谭总讨论这些事了,赵平平的情况和我——不适用。」


「好,那你也下次也别再找小赵讨招了。」


「嗯?为什么?」


「他让你别理我,我会伤心的。」


「……这句也是跟谭总学的?」


「……」




大牌经纪人凌远有些委屈,不过演了几天戏,就连情话都成了别人的了。


这样可不行,得证明一下自己才行。




于是李熏然,在腰酸背痛的翌日醒来时又多了个新烦恼——爱人在床上太爱讲黄话怎么办,求解!!!!!




 




 






-




可我觉得挺好的,不用解。


小李演员:……




我要许愿,希望能有天使写爱在床上讲黄话的凌远给我(闪亮亮眼)。



评论(2)
热度(312)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