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程趙】求婚大作戰(試閱)

收錄於《恋爱医生的求婚大作战》CASE 10

►淘宝预售链结点我-熊掌柜铺子 (網購水晶糖名額,還剩下1顆☆彡)

另外only的攤位編號也公布了,就是叫秘書處喔!!很好找很好找!XD

這篇雖然是不公開的一篇,但怎麼說整本書的封面是程趙啊!如果沒有程趙的部分釋出,未免也太像詐欺了哈啊!!所以這邊就作局部的公開~

天啊死線好逼人喔喔!要好好把窗戶關上才行OQ

有關程趙一切的嗯嗯啊啊恩恩愛愛,都是因為有著又酸又甜的大學時期!我心目中的程趙青春都在這裡了!不嫌棄的話請大家收下這枚蘇蘇的程師兄u////u


------


──不早不晚的重逢,只為與更好的你再次相遇。


  趙啟平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有些說大不大,卻也說小不小的問題。

  他想穩定下來,卻遇不上能讓他想與之一同定下的對象,儘管他的交友十分廣闊。

  上週末他一如既往跟幾個熟識的友人到夜店放飛自我,友人還說要介紹幾個玩得起的朋友給大夥認識認識。雖然他是個男同志,但相較於泡在同志酒吧裡物色對象,趙啟平倒更喜歡男男女女共處一室。

  他對女人沒有慾望,卻喜愛她們相處,與女性交談總令他十分放鬆,以及,骨子裡天生的菁英傲氣,教他即便喜歡男人,也無法苟同時下的同志文化,更不認為「對方也喜歡男的」,就能等於雙方擁有共通語言,畢竟比起性傾向,能夠「喜歡上對方」,不是才更重要嗎?

  友人聽聞他此番高見,紛紛損他根本就是「異男忘」,但他也毫不客氣地回敬,若他真能把異男彎成「前異男」,不也是他趙啟平有本事?

  可理論若無臨床證明終究也只是空談,趙啟平其實從未向直男出手過,甚至雙性戀都被他排除目標之外。不知該說悲觀還是豁達,反正像他們這樣的人,橫豎無法擁有婚姻,一旦走到生命盡頭,就算是靈魂伴侶,領不了證還不同樣被當作單身,還不如利用社經地位作為保護傘,趁著還有本錢,好好過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既然不是一路人,就別花時間消磨自己的青春了。

  過去他也是有過天真爛漫的時期,大學時的初戀對象,曾經就是他所憧憬的理想伴侶。

  那人是他的師兄,他們在一起了好些年,幾乎整段大學生活都有他的身影。然而隨著年紀漸長,半大不小的年紀,值不了幾分錢的自尊也慢慢冒了出來,任憑戀人百般承諾,也無法說服他繼續下去,只因為對方是個雙。

  因為雙性戀能選擇,有得選擇,在不久的將來,他必定會迫於環境現實,作出與女性步入婚姻的決定,到時什麼山盟海誓都是狗屁,與其抱著天長地久的期盼最後只剩曾經擁有,不如在最好的時候就此別過,至少還能在彼此的記憶裡,留下最美與最值得懷念的身影。

  雖然那時口頭上都是好聚好散,但主動割捨還是令他消極了許久,甚至到了今天,他仍會有意無意地將眼前的對象逕自與那人比較,導致他始終無法維持一段穩定的關係超過一年,時間一久,原本的性格問題,也都昇華為習性了。

  趙啟平也曾想,要是哪天與他重逢,或許自己就不會再端著些無謂的堅持了吧?他會與那麼契合的人一起盡情享受當下,畢竟世事難料,還真不必現在就開始操心。

  然而,臨床實驗證明,他錯得簡直不能再離譜。

 

「來啦,程皓!」

「你的場子當然來。」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也是大夫,六院骨科主任......」

「.....趙啟平。」

「喲!小趙你真是大名鼎鼎啊,這位是程皓,他............牙醫......網紅..........」  

 

  不是他大名鼎鼎,根本是山水有相逢。

  趙啟平現在腦子一片嗡嗡亂響,完全無暇注意別人說了什麼,他兩眼發直盯著別人口中的網紅牙醫,卻發現對方也毫不避諱地看著他。

  情場上,從來沒有他趙啟平做不了主的對象,如果有,那就是他--程皓,他的師兄。

  他的初戀情人。

 

  剛上大學的趙啟平還是個小宅男,平常的興趣不超過看漫畫和聽古典樂,偶爾拿起筆來畫畫簡單的素描,總之都是窩在家裡,一個人就能找樂子的那種。

  剛進學校他就像個獨行俠,並非他故意不與人交往,只是個性慢熱,無法人來瘋自來熟,再加上他是跳級生,班上不但沒把他當同學看,倒老是把他當成小師弟。他不喜歡這種若有似無的階級感,畢竟他就是能力所及所以才在這裡的,為什麼不能理所當然地與大家平起平坐呢?

  不過他的獨行俠人生並未持續太久。

  有日他在圖書館撿到一本筆記本,一翻開,裡頭一頁一頁,都是畫得十足細緻的植物速寫,每張下頭還都做了時間紀錄,幾乎都是生長在校園裡的花草樹木。趙啟平看得入迷,指尖輕撫著栩栩如生的畫面,絲毫沒注意筆記本的主人早就已經站在他的面前。

  那些植物速寫正是程皓畫的,牙科生要雕齒模,多少都必須懂素描,只不過程皓反倒是因為喜歡這些手藝活兒,才選擇念牙醫。

「你看完了嗎?」

「……?!對、對不起!我只是剛好撿到翻了一下……」趙啟平連忙闔上筆記本,「這是你的東西嗎?」

「是,是我的。」

「你畫得真好!我喜歡你的畫,尤其是光線的部分……」

「謝謝,能被你喜歡,我也很開心,你是新生嗎?我好像沒見過你?」

「我叫趙啟平,醫學系本科生一年級。」

「我是程皓,牙醫系四年級。」

  窗外斜陽照進屋內,兩人的周圍漾起晶晶亮亮的溫柔餘暉,趙啟平一時間不知哪來的勇氣,向這位才初次見面的師兄問道:「你願意教我畫畫嗎?」

 

  他從來不會因為膚淺的好聽話就動心,唯有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才能吸引他的目光,程皓一眼就看穿了這點,並總是知道如何打動他最不為人知的軟處,就像他當初追求他一樣。

  程皓知道趙啟平的優秀全然不亞於許多學長姊,所以他從不喊趙啟平學弟,也不讓他喊自己師兄。能被自己欽賴的對象如此看重,也必定是因為對方擁有同樣的自信,不畏懼對方的鋒芒蓋過自己,才能懂得彼此欣賞,惺惺相惜。無怪乎他們兩人會越走越近,從形單影隻,漸漸成了出雙入對。

  當初他倆交往的消息一傳開,在同儕間可說是條超火的大新聞,女同學們固然有些遺憾,但男同學們幾乎拍手叫好。

  趙啟平本就是家學淵源的醫科跳級生,程皓雖然讀的是牙醫,但當初的入學成績其實比醫科狀元還高,兩人頭腦聰明,顏值身高都是能當男模的料,情場上少了兩名魔王級的競爭對手,男同學哪還有不祝福的道理?

  兩個天賦異稟的腦子湊到了一塊兒,自然是會幹些瘋狂的趣事,例如把嘉林醫大周遭賣生煎的都吃上一輪;或是大考結束後的週末,一起窩在程皓外頭租的房子,馬拉松式地看完整齣的當季日劇。

  他們不只在畫畫這一點興趣上共通,趙啟平熱愛漫畫,程皓則追日劇成痴;一個喜歡古典樂,另一個則沉迷爵士樂。因為與彼此的相遇,使他們活得更加精彩與美好了。

  趙啟平滿二十歲生日那年,程皓還陪著他去東京玩了一星期當做慶生,他們看了隅田川人擠人的花火大會、搭上了摩天輪,朝聖彩虹橋與台場的百萬夜景;還有在秋葉原和中野百老匯,淘到好多早已絕版的二手寶貝,以及每天晚上,無可與人言之的兩人世界。

 

  回憶裡和他一起的一切,依舊還是那麼美。

 

  重逢的那晚他們就滾了床單,重點是,還是他自己投懷送抱。

  彷彿就像是說好似的,夜店裡,兩人少有什麼互動,直到大夥兒醉得差不多要散了,程皓才悄聲邀他,說家裡有好喝的紅酒,要不要去他家邊喝邊敘舊。

  他知道這個邀約意味著什麼。

  他最初還有些猶豫,但這麼多年過去,他也早已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年輕,不過就是跟初戀情人敘個舊,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然而當他踏進程皓的地盤,便開始有點後悔了。

  程皓遊戲人間,卻沒染上花花公子的流裡流氣,更將年輕時的帥氣銳意,琢磨成紳士的瀟灑倜儻。就算酒後吐真言,他也絕口不提「失去你我有多悲傷」,而是只問趙啟平這些年來,是否過得好。

  趙啟平心底怦然,感嘆這就是程皓與凡夫俗子何以有別。

  他醉了,醉於甘美的酒香,更醉在程皓的溫柔鄉裡。

  他依稀記得他靠在程皓的肩上,眼眶泛著疲憊的紅,說他自己其實不大好,程皓沒開口問為什麼,只是輕輕撫著他的背,像是生命裡的摯友,安靜傾聽。

  程皓凝望他的眼神有如海般沉靜,看似波瀾不驚,卻能包容他所有的一切,任性的、驕傲的、慌亂的、失措的,總令趙啟平奮不顧身地躍入,這片名為程皓的碧藍。

  撒嬌似的,趙啟平吻了吻程皓的嘴唇,程皓沒多加回應,卻由著他作亂。

  他端起趙啟平的下顎說:「啟平,你別撩我。」

  趙啟平曖昧一笑:「我就撩你,你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曠男與怨男,當然是乾柴烈火。

  酒醒之後,程皓認真地向他宣告:「我要重新追求你,啟平,不管花多久的時間。」

 

  然而這卻是趙啟平最不願面對的局面。

  醫療職場的圈子本就不大,嘉林醫科生更是天之驕子,各大醫院搶著要,哪個人畢業後去了哪,隨便打聽一下都會知道,這麼多年都見不上一面,自是趙啟平刻意疏遠有關程皓的一切。

  他不想更不能再一次愛上程皓。

  他冷靜地對程皓說,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男孩兒,隨便被人哄哄就開心得要命,要程皓還是先好好了解現在的他再做決定。

  程皓聞言莞爾一笑,單刀直入地戳破這粗糙的藉口:「你要是真能隨便哄哄,你就不會是趙啟平,而我也就不是程皓了。」

 

  於是,程皓式的熱烈追求就這麼展開了。

  而此番「熱烈」,卻常把趙啟平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程皓其實很少約他出來碰面,也沒想藉由肉體關係來拉近距離,就只是,時常用微信傳些無厘頭的訊息給他。

  像是問他要是自己去把前髮理了怎麼樣、在診所工作的小姑娘要生日了該送些什麼好,雖然他回的都是些潑冷水的話,但程皓卻依然樂此不疲,他也只好想些更刻薄的話來回以顏色。

  有如小學生的幼稚鬥嘴持續了一陣,趙啟平回過神來才發現有點不妙,那字裡行間不但完全沒有拒絕與冷淡的氛圍,簡直就像歡喜冤家,越吵感情越是要好,更甚是,他還會開始期待著程皓接著會傳些什麼過來,而他又該怎麼懟回去。

  當初程皓追他沒使什麼手段,雙方本就互有好感,兩相傾慕,把話說開後你情我願,自然而然就你儂我儂了。

  趙啟平承認他現在的八面玲瓏,半數以上都是在跟程皓交往時學會的,但他萬萬沒料到,原來程皓追人的手段之高明,不禁暗自猜想,這些年來程皓到底都跟些什麼人在交往啊?

  他上網找了一下程皓所執筆的博客,他化身為「戀愛醫生」,在網上為網友們解答關於愛情的疑難雜症,頗有名氣。

  難道……他也跟自己一樣,經歷過很多段短暫的愛情嗎?

  不看還好,一看倒是更加介意了,趙啟平心裡懸得慌,雖然是下下之策,但他還是拿起手機,聯絡了那個人。

 

  「喂……師兄嗎?我趙啟平,不好意思打擾你了,現在方便講話嗎?」

 

 

  仁和醫院,急診室。

  趙啟平拎著豐盛的外賣,敲了敲主任辦公室的門。

  「嗨~小平平,好久不見啊,怎麼突然想起哥哥啦?」

  仁和醫院急診科主任,陳紹聰。

  什麼秘密只要傳到了他這兒,第二天就會變成眾所周知的新聞,故曰找此人商量乃下下之策。但一時間趙啟平也想不到有誰能比陳紹聰還要熟知程皓了,就算是下下之策,總也還是一策吧。

  「我當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趙啟平舉起手裡的塑料袋,肥滋滋熱騰騰的烤鴨,「這些您看還行嗎?」

  「行行行,你這吃貨評定過的還有我說話的份兒?」

  「我哪裡吃貨了?我那是鑑賞。」

  「是,是!您老饕,我跟著吃準沒錯!」


(待續)

-----

繼續關窗去OQ

►《恋爱医生的求婚大作战》

CASE 1【凌李】难得友情人(一发完/污)by阿橘
CASE 2【谭陈】月之恋人(暂无公开)
CASE 3【洪周】长  假(一发完/小污)by蓝汐
CASE 4【樓誠】一個屋簷下(暖甜/一发完)by阿橘
CASE 5【杜方】他日再相逢(暂无公开)
CASE 6【蔺靖】思君不见倍思君(一发完/高污)by蓝汐
CASE 7【胡石】给我们爱吧(暂无公开)
CASE 8【黄曲】爱在圣诞节(暖甜/一发完)by蓝汐
CASE 9【庄季】HERO(污污污/一發完)by阿橘
CASE 10【程赵】求婚大作战(暂无公开)


评论(11)
热度(59)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