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我喝酒ㄌ想碎覺就隨便講講。
賀涵手頭上最大的客戶是DU老總陳亦度。
他之所以拿得下陳亦度,正是因為他眼裡除了數字以外還是數字,沒有那種巴著人只想搶知名度的矯情謙遜,他的姿態和陳亦度同樣驕傲,同樣有著勃勃的野心,即便隔行如隔山,但他們知道彼此是同類人。
賀涵不但是陳亦度的財富經理人,實際上陳亦度更是把名下的所有資產,盡數交給賀涵打理,賀涵一開始還打趣說,連老本都在他手上,這根本已經不是財富管理,簡直像被陳總給包養。
陳亦度露出冷淡的笑容說,以你的品味,恐怕還不夠格。
賀涵聽了也不惱火,反問陳亦度:『那我倒想見識見識陳總的包養品味。』
不問還好,一問倒動真格了起來。
某日賀涵被陳亦度一個電話叫去他的工作室,然後便是輪番的試裝大會。賀涵每換上一套,便要讓陳亦度從頭打量到腳,直到他點頭說ok,賀涵才能把衣服換下。
賀涵沒想到自己竟然耗了一整天,就只是讓陳亦度玩娃娃換衣服的遊戲,但形式比人強,他也只能按著心裡的惱怒,但令賀涵驚訝的不僅止於此。
『你家在哪?這些衣服我叫人給你送過去。』
『......陳總這是?』
『既然賀先生想見識我包養品味的標準,那就如你所願。』

賀涵以往並未特別在意穿著打扮,畢竟符合高階白領消費的品牌質感也差不到哪去,陳亦度此番作為,意在削去他的銳氣,但他賀涵也不是玩不起的人,更故意在每次與陳亦度碰面時,穿著他送的各式男性精品。

他選擇親身下海陪他玩一場真槍實彈的包養遊戲,並要讓陳亦度知道,沒有他賀涵掌握不了的局。




『你今天穿那麼醜,離我遠一點。』
『那我要是脫光了就能靠近嗎?』
『我、我才不是那個意思!』

我就是說說而已。

评论 ( 6 )
热度 ( 48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