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杜方】情人節初體驗(KKW生日联文之6)

這是一個系列聯文,詳見【预告】KKW生日联文12发,一起玩到818!

第六趴94我!本篇主題"情人节晚上/在小溪边"

架空設定,摻雜著當代語言及風俗的80年代(大概)工廠廠長與實習律師的純情羅曼史。(笑)其實還是要晚上比較應景嘿嘿。

---

 

  杜見鋒最近終於脫單了。

  在涼颼颼的天裡過了大半輩子的光棍節,今年總算能在熱情如火的夏日紮紮實實過上一次七夕。

  杜見鋒覺得這輩子的好運大概全都給用上了,才能遇見這麼一個如此完美的愛人,不但生得一副討人喜歡的好皮相,家學淵源又知書達禮,個性剛毅卻也溫柔體貼,就連名字杜見鋒也覺得好聽得不得了。

  他叫方孟韋,是合作律所新來的法律顧問,也是剛步入社會沒多久的新鮮人。

  不像以往派來的律師老端著菁英架子,方孟韋總是謙遜又有禮,雖然是外部合作單位的人員,但很快也與廠裡人打成一片,人人左一句小方右一句小方,喊得可親熱了。

  其實方孟韋的父親是官股銀行的行長,胞兄還是赫赫有名的空軍飛行教練,要不是廠裡的弟兄瞎起鬨盤問他是否有對象,孟韋恐怕也沒想讓大家知道吧。

  杜見鋒特別欣賞他這不靠山不靠爸的骨氣,便邀了方孟韋來參加大夥兒假日前的例行聚會。方孟韋欣然應了約,但前前後後不過才一瓶啤酒,就已經醉得不省人事。既然人是自己邀的,理當就該負責善後,儘管酒量不好卻不想掃大家的興,杜見鋒把這善解人意的小醉鬼扛回家,讓他安安穩穩地睡在床上,自己則是趴在床邊守了一晚。

  酒量這麼差的傢伙不好好看著可不行啊!小兔崽要是哪天在街邊醉倒了,隨便給人撿回去騙財騙色還得了?翌日他叮囑孟韋,往後要是有喝酒的應酬,就儘管找他過去幫忙擋酒,方孟韋不好意思地道了聲謝,雖然並不頻繁,但孟韋也確實來拜託過他幾次,大概是這種天生就喜歡照顧人的性格,讓杜見鋒漸漸對方孟韋上了心。

  他還記得當大家套出了孟韋的話,滿臉羞澀坦誠自己有了心上人時,自己的心就像瞬間被坍方巨石給砸過一般,直接碎成了粉。畢竟都是男人,他本來就也沒敢圖些什麼,然而真的親耳聽見,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我想哭但是哭不出來」,話都沒敢聽完,就沒種地縮回了自個兒的辦公室去。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這些都已經不算什麼了,因為他碎成粉的心,立刻就被接下來的發展給秒治了。

  他還記得孟韋紅著一張臉被外頭的一眾弟兄給推了進來,人才送進房裡,門就被緊緊地關上了。杜見鋒本還在顧影自憐,根本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方孟韋進退維谷,也只好硬著頭皮走到杜見峰的面前……

  『杜大哥……剛才我說的那些您別介意……我、我沒有一定要您接受我的意思,但我是真心喜歡您……您那麼照顧我,但我卻對您有了異想,是我不好……』

 

  等等?這他媽是孟韋也喜歡老子的意思?

  

  沉浸在不久前才收穫的告白喜悅裡,直到握著的獼猴桃從掌中滾落,不偏不倚砸上自己的腳,杜見鋒才從回憶中醒來。

  喝!醒就醒!現實可是比夢境還要美好,他現在可是和孟韋一起在小溪邊搭營野宿,享受完全沒有其他人類打擾的兩人世界!

  杜見鋒年輕時當過幾年軍人,野外求生經驗豐富,孟韋聽見他的過往來歷,興奮得就像個小男孩,說自己從小到大都只管念書,求學階段沒留下什麼深刻的回憶,問他能不能帶他去露營。

  見著孟韋圓圓亮亮的眼裡盈滿了期盼,杜見鋒哪還有說不的道理?於是他倆的第一個情人節紀念,就決定是露營了。

  兩人大清早扛著行囊,花了半天的時間從山口向山裡步行,終於來到杜見鋒壓箱的秘境,一片藏身於樹林中央的清淺溪谷,那是熟悉山性的人才到得了的所在,毫無人煙卻生機盎然,彷彿天地間最燦然的生命力都凝滯於此。抬頭可見湛藍透亮的朗朗晴空,腳下流過的是晶瑩剔透的潺潺涓流,任何文明闖入這原始的領域裡,肯定都將會消融於其中,並願與之徜徉。

  兩人也是營地也還沒找定,就迫不及待擱下行李脫了鞋襪,只想著要把腳泡進透心涼的水裡,扛著重物走了大半天的疲憊,在肌膚接觸到水波的瞬間就被洗滌得一乾二淨。

  他們選在靠近林邊的軟土地上準備紮營,杜見鋒本就手腳麻利,而方孟韋腦袋聰明,只要杜見鋒教過一次,一兩回就能掌握要領,兩人很快地便把落腳處打點得堅固又舒適,並趁著天還亮著的時候起好灶點上營火,杜見鋒拿出了看家本領,準備了各種的烤肉食材,方孟韋雖沒什麼野外煮食的概念,倒也帶了母親作的手工烤麵包,以及解膩的獼猴桃和橙子。

  「杜大哥?你找到袋裡的獼猴桃和橙子了嗎?」

  方孟韋向帳子裡喊著,正準備把獼猴桃切塊,串在烤好的雞肉丁上;橙子則是切成片,可以把橙汁擠在魚蝦上頭。還有麵包,切片夾塊牛排或肉片,大口咬下,真是再滿足不過了。

  「欸!找到了!這就來!」

 

  炭香、肉香、水果香,山中的氣溫涼爽,也不必招呼誰,儘管樂在其中,但兩人仍是忙得滿頭大汗。

  西邊日頭未落,但東方弦月已升,正當方孟韋從溪邊汲水回來,擦澡擦到一半的杜見鋒突然一僵。

 

  「慘啦!咱忘了帶煤油燈啦!」

  「煤油燈?」

  「這樣天一暗就啥也看不到了啊。」

  「不是還有營火嗎?」

  「但營火沒法在帳子裡用啊,我倒還好,就怕你怕黑啊!」

  「我怕黑?我為什麼要怕黑?」

  「你不怕黑啊?」

  「杜見鋒!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兒嘛!」

  方孟韋手上滿滿一桶的溪水就往杜見鋒身上潑去,涼得杜見鋒不只打激靈,連內褲頭都濕透了。

  「沃草!孟韋,你謀殺親夫啊!」

  「還要再一桶嗎?」

  方孟韋簡直哭笑不得,拿他當小孩兒簡直就是欺負人嘛!

  更甚是,連嘴都還沒親過呢,還敢說自己是親夫?

  「沒燈晚上就點火把,再不成呢就看星星,你就這麼想要電燈泡啊?」

  「……好!點火把看星星!不要電燈泡!」

  「快換件乾的衣裳吧,濕的我拿去洗,明天才有乾淨的穿。」

  「可、可你把老子潑得內褲都濕了啊……」

  「那就一起脫下來啊。」

  「啊?」

  儘管天色已經有點暗了,但方孟韋仍能看見杜見鋒從臉一路紅到了脖子。

  「早晚都是要看的,還害羞啊。」

  可說完這句,方孟韋的耳根一時也燒了起來,「要、要不我先轉過去?」

  「那、那你就先轉過去吧……」

 

  這彆扭的場景讓方孟韋忍不住笑了出來,他背對著杜見鋒拎走了濕淋淋的衣物,卻沒料到這天夜裡他們便會裸著身子依偎而眠,還會裹著一條毯子,從帳子的縫隙,等待天外的美麗日出。

  他們搬出了睡袋躺在夜幕之下,望著閃閃發亮的銀河,漫無目的地,找尋傳說中的牛郎星和織女星。

  夜裡的空氣寒涼許多,但兩人的情感卻急速升溫,白日裡還有些瞻前顧後的,星空的催化之下,膽子似乎也漸漸大了起來。

  杜見鋒一把將方孟韋攬進懷中,平日的粗聲粗氣,現在全化成了溫柔的低語,撩得方孟韋耳邊和面頰簡直要發燙。 

  「你今天啊,曬得都要變成小黑炭了。」

  「你嫌棄了?」

  「哪兒的話,像我這樣的人,你才是別嫌棄我。」

  「你只要別再把我當成小孩就行。」

  方孟韋笑著,將頭更靠近了杜見鋒的頸側,而眼角餘光,亦同時瞥見了一道劃過天際的星辰。

 

  ……希望今天能成功接吻呀。

 

 「哇!有流星!」

  「你有許願嗎?」他可是趕在杜見鋒喊出聲前就先遞出願望了。

  「看到就已經來不及了!……唉!又一顆……這裡怎麼又一顆?在放煙火嗎這是!那麼多顆願望都不值錢啦!」

  杜見鋒低下頭,才正想衝方孟韋訴苦,但不偏不倚地,嘴唇剛好就落在了懷中人的軟唇上。

  「唔……?!」杜見鋒心底一驚,難不成、這、這這是跟孟韋親嘴了嗎?「孟、孟韋、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這是流星在實現我剛才許的願望。

 

  聽見孟韋的回答,杜見鋒再也按耐不住滿腔的情意。

  流星般的點點親吻,靜靜灑落在戀人的喘息間。

  今天晚上,你也看見英仙座流星雨了嗎?

---

今天晚上到明天清晨是英仙座流星雨的極大期,大約是每年陽曆的8/12-8/13,今年估計每小時150顆左右,台灣最佳觀賞時間在8月12日或13日晚上22時到隔日凌晨天亮前。

今天住的地方是面向山,希望光害少一點有機會可以看到呀!

已公開文章由此去!

08/07(一) 【蔺靖】喝醉了酒/在浴池 @Snow 
08/08(二)【庄季】失恋了/在公交车上 @强摘的果实不甜 
08/09(三)【黄曲】吃饱以后/在高中教室 @Wuli_明薰 
08/10(四)【秦川】月色皎洁的夜晚/屋顶上 @虎郎 
08/11(五)【楼诚】失眠的夜里/在地毯上 @深海嗚嗚嗚  

评论(16)
热度(104)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