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求婚大作戰

──不早不晚的重逢,只為與更好的你再次相遇。

プロポーズ大作戦(2007)/阿橘


CP是戀愛大情聖與夜店小王子。

 收錄在戀愛醫生中的最後一篇。

同樣是不要小藍手,其他隨意。感謝感激。

 

------ 

  趙啟平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有些說大不大,卻也說小不小的問題。

  他想穩定下來,卻遇不上能讓他想與之一同定下的對象,儘管他的交友十分廣闊。

  上週末他一如既往跟幾個熟識的友人到夜店放飛自我,友人還說要介紹幾個玩得起的朋友給大夥認識認識。雖然他是個男同志,但相較於泡在同志酒吧裡物色對象,趙啟平倒更喜歡男男女女共處一室。

  他對女人沒有慾望,卻喜愛與她們相處,與女性交談總令他十分放鬆,以及,骨子裡天生的菁英傲氣,教他即便喜歡男人,也無法苟同時下的同志文化,更不認為「對方也喜歡男的」,就能等於雙方擁有共通語言,畢竟比起性傾向,能夠「喜歡上對方」,不是才更重要嗎?

  友人聽聞他此番高見,紛紛損他根本就是「異男忘」,但他也毫不客氣地回敬,若他真能把異男彎成「前異男」,不也是他趙啟平有本事?

  可理論若無臨床證明終究也只是空談,趙啟平其實從未向直男出手過,甚至雙性戀都被他排除目標之外。不知該說悲觀還是豁達,反正像他們這樣的人,橫豎無法擁有婚姻,一旦走到生命盡頭,就算是靈魂伴侶,領不了證還不同樣被當作單身,還不如利用社經地位作為保護傘,趁著還有本錢,好好過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既然不是一路人,就別花時間消磨自己的青春了。

  過去他也是有過天真爛漫的時期,大學時的初戀對象,曾經就是他所憧憬的理想伴侶。

  那人是他的師兄,他們在一起了好些年,幾乎整段大學生活都有他的身影。然而隨著年紀漸長,半大不小的年紀,值不了幾分錢的自尊也慢慢冒了出來,任憑戀人百般承諾,也無法說服他繼續下去,只因為對方是個雙。

  因為雙性戀能選擇,有得選擇,在不久的將來,他必定會迫於環境現實,作出與女性步入婚姻的決定,到時什麼山盟海誓都是狗屁,與其抱著天長地久的期盼最後只剩曾經擁有,不如在最好的時候就此別過,至少還能在彼此的記憶裡,留下最美與最值得懷念的身影。

  雖然那時口頭上都是好聚好散,但主動割捨還是令他消極了許久,甚至到了今天,他仍會有意無意地將眼前的對象逕自與那人比較,導致他始終無法維持一段穩定的關係超過一年,時間一久,原本的性格問題,也都昇華為習性了。

  趙啟平也曾想,要是哪天與他重逢,或許自己就不會再端著些無謂的堅持了吧?他會與那麼契合的人一起盡情享受當下,畢竟世事難料,還真不必現在就開始操心。

  然而,臨床實驗證明,他錯得簡直不能再離譜。

 

  「來啦,程皓!」

  「你的場子當然來。」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也是大夫,六院骨科主任……」

  「……趙啟平。」

  「喲!小趙你真是大名鼎鼎啊,這位是程皓,他……牙醫……網紅……」  

 

  不是他大名鼎鼎,根本是山水有相逢。

  趙啟平現在腦子一片嗡嗡亂響,完全無暇注意別人說了什麼,他兩眼發直盯著別人口中的網紅牙醫,卻發現對方也毫不避諱地看著他。

  情場上,從來沒有他趙啟平做不了主的對象,如果有,那就是他--程皓,他的師兄。

  他的初戀情人。

 

  剛上大學的趙啟平還是個小宅男,平常的興趣不超過看漫畫和聽古典樂,偶爾拿起筆來畫畫簡單的素描,總之都是窩在家裡,一個人就能找樂子的那種。

  剛進學校他就像個獨行俠,並非他故意不與人交往,只是個性慢熱,無法人來瘋自來熟,再加上他是跳級生,班上不但沒把他當同學看,倒老是把他當成小師弟。他不喜歡這種若有似無的階級感,畢竟他就是能力所及所以才在這裡的,為什麼不能理所當然地與大家平起平坐呢?

  不過他的獨行俠人生並未持續太久。

  有日他在圖書館撿到一本筆記本,一翻開,裡頭一頁一頁,都是畫得十足細緻的植物速寫,每張下頭還都做了時間紀錄,幾乎都是生長在校園裡的花草樹木。趙啟平看得入迷,指尖輕撫著栩栩如生的畫面,絲毫沒注意筆記本的主人早就已經站在他的面前。

  那些植物速寫正是程皓畫的,牙科生要雕齒模,多少都必須懂素描,只不過程皓反倒是因為喜歡這些手藝活兒,才選擇念牙醫。

  「你看完了嗎?」

  「……?!對、對不起!我只是剛好撿到翻了一下……」趙啟平連忙闔上筆記本,「這是你的東西嗎?」

  「是,是我的。」

  「你畫得真好!我喜歡你的畫,尤其是光線的部分……」

  「謝謝,能被你喜歡,我也很開心,你是新生嗎?我好像沒見過你?」

  「我叫趙啟平,醫學系本科生一年級。」

  「我是程皓,牙醫系四年級。」

  窗外斜陽照進屋內,兩人的周圍漾起晶晶亮亮的溫柔餘暉,趙啟平一時間不知哪來的勇氣,向這位才初次見面的師兄問道:「你願意教我畫畫嗎?」

 

  他從來不會因為膚淺的好聽話就動心,唯有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才能吸引他的目光,程皓一眼就看穿了這點,並總是知道如何打動他最不為人知的軟處,就像他當初追求他一樣。

  程皓知道趙啟平的優秀全然不亞於許多學長姊,所以他從不喊趙啟平學弟,也不讓他喊自己師兄。能被自己欽賴的對象如此看重,也必定是因為對方擁有同樣的自信,不畏懼對方的鋒芒蓋過自己,才能懂得彼此欣賞,惺惺相惜。無怪乎他們兩人會越走越近,從形單影隻,漸漸成了出雙入對。

  當初他倆交往的消息一傳開,在同儕間可說是條超火的大新聞,女同學們固然有些遺憾,但男同學們幾乎拍手叫好。

  趙啟平本就是家學淵源的醫科跳級生,程皓雖然讀的是牙醫,但當初的入學成績其實比醫科狀元還高,兩人頭腦聰明,顏值身高都是能當男模的料,情場上少了兩名魔王級的競爭對手,男同學哪還有不祝福的道理?

  兩個天賦異稟的腦子湊到了一塊兒,自然是會幹些瘋狂的趣事,例如把嘉林醫大周遭賣生煎的都吃上一輪;或是大考結束後的週末,一起窩在程皓外頭租的房子,馬拉松式地看完整齣的當季日劇。

  他們不只在畫畫這一點興趣上共通,趙啟平熱愛漫畫,程皓則追日劇成痴;一個喜歡古典樂,另一個則沉迷爵士樂。因為與彼此的相遇,使他們活得更加精彩與美好了。

  趙啟平滿二十歲生日那年,程皓還陪著他去東京玩了一星期當做慶生,他們看了隅田川人擠人的花火大會、搭上了摩天輪,朝聖彩虹橋與台場的百萬夜景;還有在秋葉原和中野百老匯,淘到好多早已絕版的二手寶貝,以及每天晚上,無可與人言之的兩人世界。

 

  回憶裡和他一起的一切,依舊還是那麼美。

 

  重逢的那晚他們就滾了床單,重點是,還是他自己投懷送抱。

  彷彿就像是說好似的,夜店裡,兩人少有什麼互動,直到大夥兒醉得差不多要散了,程皓才悄聲邀他,說家裡有好喝的紅酒,要不要去他家邊喝邊敘舊。

  他知道這個邀約意味著什麼。

  他最初還有些猶豫,但這麼多年過去,他也早已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年輕,不過就是跟初戀情人敘個舊,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然而當他踏進程皓的地盤,便開始有點後悔了。

  程皓遊戲人間,卻沒染上花花公子的流裡流氣,更將年輕時的帥氣銳意,琢磨成紳士的瀟灑倜儻。就算酒後吐真言,他也絕口不提「失去你我有多悲傷」,而是只問趙啟平這些年來,是否過得好。

  趙啟平心底怦然,感嘆這就是程皓與凡夫俗子何以有別。

  他醉了,醉於甘美的酒香,更醉在程皓的溫柔鄉裡。

他依稀記得他靠在程皓的肩上,眼眶泛著疲憊的紅,說他自己其實不大好,程皓沒開口問為什麼,只是輕輕撫著他的背,像是生命裡的摯友,安靜傾聽。

  程皓凝望他的眼神有如海般沉靜,看似波瀾不驚,卻能包容他所有的一切,任性的、驕傲的、慌亂的、失措的,總令趙啟平奮不顧身地躍入,這片名為程皓的碧藍。

  撒嬌似的,趙啟平吻了吻程皓的嘴唇,程皓沒多加回應,卻由著他作亂。

  他端起趙啟平的下顎說:「啟平,你別撩我。」

  趙啟平曖昧一笑:「我就撩你,你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曠男與怨男,當然是乾柴烈火。

  酒醒之後,程皓認真地向他宣告:「我要重新追求你,啟平,不管花多久的時間。」

 

  然而這卻是趙啟平最不願面對的局面。

  醫療職場的圈子本就不大,嘉林醫科生更是天之驕子,各大醫院搶著要,哪個人畢業後去了哪,隨便打聽一下都會知道,這麼多年都見不上一面,自是趙啟平刻意疏遠有關程皓的一切。

  他不想更不能再一次愛上程皓。

  他冷靜地對程皓說,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男孩兒,隨便被人哄哄就開心得要命,要程皓還是先好好了解現在的他再做決定。

  程皓聞言莞爾一笑,單刀直入地戳破這粗糙的藉口:「你要是真能隨便哄哄,你就不會是趙啟平,而我也就不是程皓了。」

 

  於是,程皓式的熱烈追求就這麼展開了。

  而此番「熱烈」,卻常把趙啟平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程皓其實很少約他出來碰面,也沒想藉由肉體關係來拉近距離,就只是,時常用微信傳些無厘頭的訊息給他。

  像是問他要是自己去把前髮理了怎麼樣、在診所工作的小姑娘要生日了該送些什麼好,雖然他回的都是些潑冷水的話,但程皓卻依然樂此不疲,他也只好想些更刻薄的話來回以顏色。

  有如小學生的幼稚鬥嘴持續了一陣,趙啟平回過神來才發現有點不妙,那字裡行間不但完全沒有拒絕與冷淡的氛圍,簡直就像歡喜冤家,越吵感情越是要好,更甚是,他還會開始期待著程皓接著會傳些什麼過來,而他又該怎麼懟回去。

  當初程皓追他沒使什麼手段,雙方本就互有好感,兩相傾慕,把話說開後你情我願,自然而然就你儂我儂了。

  趙啟平承認他現在的八面玲瓏,半數以上都是在跟程皓交往時學會的,但他萬萬沒料到,原來程皓追人的手段之高明,不禁暗自猜想,這些年來程皓到底都跟些什麼人在交往啊?

  他上網找了一下程皓所執筆的博客,他化身為「戀愛醫生」,在網上為網友們解答關於愛情的疑難雜症,頗有名氣。

  難道……他也跟自己一樣,經歷過很多段短暫的愛情嗎?

  不看還好,一看倒是更加介意了,趙啟平心裡懸得慌,雖然是下下之策,但他還是拿起手機,聯絡了那個人。

 

  「喂……師兄嗎?我趙啟平,不好意思打擾你了,現在方便講話嗎?」

  

  仁和醫院,急診室。

  趙啟平拎著豐盛的外賣,敲了敲主任辦公室的門。

  「嗨~小平平,好久不見啊,怎麼突然想起哥哥啦?」

  仁和醫院急診科主任,陳紹聰。

  什麼秘密只要傳到了他這兒,第二天就會變成眾所周知的新聞,故曰找此人商量乃下下之策。但一時間趙啟平也想不到有誰能比陳紹聰還要熟知程皓了,就算是下下之策,總也還是一策吧。

  「我當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趙啟平舉起手裡的塑料袋,肥滋滋熱騰騰的烤鴨,「這些您看還行嗎?」

  「行行行,你這吃貨評定過的還有我說話的份兒?」

  「我哪裡吃貨了?我那是鑑賞。」

  「是,是!您老饕,我跟著吃準沒錯!」

  陳紹聰早趙啟平兩級,晚程皓一級,還在當學生時,是跟著程皓一同征戰各個聯誼場合的盟友,親身見證一介堂堂大情聖,是如何栽在高嶺之草的手上。

  「說吧,找我什麼事?」要不是今晚值班不能喝酒,吃烤鴨不配幾瓶冰啤還真是少了點什麼似的。

  陳紹聰啃著鴨腿配涼茶,朝趙啟平問道。

  「……嗯……就是想跟你打聽一下程皓的事……」

  「喔,他混得不錯啊,在高檔小區附近開了間診所,閒來無事還在網上當匿名網紅,叫什麼戀愛醫生的,你沒事問起他幹啥?……」趙啟平還沒來得及回話,陳紹聰就像是明白了什麼,擠眉弄眼地嗔道:「喲~該不會我們小平平要吃回頭草,想和大情聖死灰復燃、破鏡重圓?」

  「你別瞎說,我可還沒應。」趙啟平自個兒開車來,同樣喝不了酒,只能開瓶可樂來配。

  「呵!還真有譜啊?來來來跟哥哥說說,這回程大情聖支了些什麼招,竟然能讓夜店小王子來找我掛急診?」

  「……我們分手,他什麼都沒跟你講?」

  「小平平,你可太看得起你程哥哥囉,跟你分手的那陣子他真是心如刀割呀,喝醉的時候老哭說『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但叫他去留你,你也知道他好面子又要強,都這種時候了還自命瀟灑的說『既然啟平堅持,那我尊重他……』,半點兒口風都不透漏,直到現在我結了婚生了兒子評上副高還升了主任,都還沒聽他講過半句。」陳紹聰說得比唱得還好聽,最後還求知若渴地眨眨眼,「所以,你們到底是為哪樁?」

  趙啟平含了口可樂,覺得已經事過境遷,講講應該也是無妨。

  「因為我只愛男人,他男女通吃。」

  「……就這樣?」

  「就這樣。」

  「哎呦我的祖宗啊,你是不是學醫學傻了啊?這算個什麼事兒啊要搞到分手!」

  「師兄,我認真的,那時我們還小,一旦到了適婚年齡,我是沒得選了,但程皓他可以,如果他最後要和女性走入婚姻,我無權阻止他,但那時候豈不是更痛苦?」

  「這算什麼招啊?預防勝於治療?他可以,但不代表他一定就這麼選啊,你都不知道他這些年都交了些什麼對象!」

  趙啟平心顫了一下。他最想弄明白的問題,謎底就要揭曉了。

  「他的對象各個都是大美女,但都是大他快十歲的鑽石女郎。他壓根兒就是不想結婚才都找也不想結婚的對象。你知道他還說什麼嗎?他說,他沒法和比他年紀小的人交往,因為要是不小心把人家當成你代替品,對人家不公平。」

  陳紹聰烤鴨吃得告一段落,端起炒麵,再度簌簌簌地吸了起來。

  「你們這次要是能成啊,唔、就別再瞎琢磨啦,反正現在國外男同志能領證的地方多得是,你要不清楚,我介紹庄恕給你安排一下?」

 

  ……難道基於現實考量的未雨綢繆錯了嗎?

  趙啟平捏捏空了一半的可樂罐,覺得自己的心也被掏空了一半。

  把程皓傷成這樣的他,簡直就是殘忍。

  剛分手不久,程皓也曾試圖挽留,畢竟兩人都已經相處好些年了,為什麼還要執著他過去交往的對象都是女性?

  拿天生的性傾向作為分手藉口是有點無理取鬧,但當時他還是很自私地這麼做了。

  他記得他一邊哭,一邊朝著手機的那端大吼:「因為那意味著我隨時都有可能會失去你!你有選擇,可我沒有!」

  那是他跟程皓最後一次通的電話。

  但還有一句話他只能留給自己,因為他知道程皓要是聽了,就絕對不可能放手。

  謝過了陳紹聰,趙啟平坐回駕駛座上,掏出手機細細翻看,這陣子程皓發給他的每條信息。

  程皓在打字的時候,都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是挑釁?還是溫柔?有沒有啞吧吃黃蓮?還是無言以對?

  趙啟平無法察覺自己笑有多甜,那是只有想起程皓,才會出現的幸福笑意。

  他想跟程皓在一起過一輩子,一直都想,但現在他得先好好跟程皓道歉才行。

  正想著該如何開口,「戀愛醫生」的博客,突然浮現在他腦海裡。

 

 

 

戀愛醫生您好。

  十年前,我和我的初戀情人分手了,我們分開的理由並不是因為不再相愛,而是我只能愛上與我同樣性別的人,他卻能選擇與同性或異性相愛。

  出於現實環境的考量,和理性的判斷,當時的我相信,分開是對彼此最好的選擇。然而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其實他從未離開過我,而我也深深傷害了他。

  他的風趣使我憧憬,更嚮往他的魅力與神采,少時的我,漸漸染上了他的形影,連我自己都沒察覺,直到他再次出現在我眼前。

  現在的他已成了更好的人,也再一次地開始追求我,當初分開的時候我曾對他說,他可以選擇,而我不行,年歲漸長,我越是害怕失去他。雖然我現在還是有些徬徨,但這一次我想試著相信,也許我們真能克服現實的困境。

  請問戀愛醫生……他還會再接受這樣的我嗎?


  「啟平,你在哪兒?」

  不意外地,趙啟平在幾分鐘後便接到了程皓的來電,他揚了揚嘴角,有些靦腆地說:「我就在……你家門口。」

  接著就是一陣乒零乓啷,向著門口急奔而來的腳步聲。

   「啟平!」

  程皓開門見到人,二話不說就把趙啟平緊緊地圈在懷中。

  「程皓……對不起,不好的人是我,你從來就沒有做錯過什麼。」

  「不,你沒有錯,是當時的我還不足以被你信任,是我沒能站在你的立場想……但我可以等,我願意等。」程皓的擁抱令人生疼,他害怕要是鬆手,趙啟平會再度從他身邊溜走,「可你也聽好了,能和女性交往不是我的選擇……跟你在一起,才是我的選擇。」

  趙啟平靠近程皓的耳畔,他也終於有機會,將那句話說給他聽。


  我還是沒有選擇,因為我能選的,就只有你。


  門前昏黃的燈下,程皓凝望懷裡鼻頭酸紅的可愛戀人,那是他等了許久許久,終於盼回的Mr.Right。時光褪去了趙啟平的青澀,使他蛻變得更為迷人優雅,不但令他怦然依舊,更想用一輩子好好珍藏。

  羽毛似地,程皓的拇指輕掃過趙啟平的下唇,回憶裡,他們總是吻得那麼美那麼甜,然而夢醒後,往往只剩下無限的清冷,程皓不禁眨了眨眼,再三確認眼前的人兒不會一秒消散。

  趙啟平明白他在想些什麼。

  他捏捏程皓的臉,告訴他這不是夢,然後笑著吻上,這個將與他共度下半生的男人。

  猶如交換永恆的誓言,愛在愈益滾燙的吻裡,無盡綿延。

 



  程皓與趙啟平復合的事,沒兩天就在兩人的周圍傳了個徹底。

  這回還真不是陳紹聰消息靈通,而是程皓一早在門口送趙啟平出門,吻別吻到情深意濃,又難分難捨時,就被準備出門的陳紹聰,及楊羽,還有剛上幼兒園的陳好帥,妥妥的一家三口,給撞了個正著。

  「喲!是大情聖與小王子在放閃啊,難怪我老感覺今早的太陽特別特別亮!」

 

  原來陳紹聰根本就住在程皓家隔壁!

 

  失算的趙啟平本還想轉身閃躲,但一轉就又撞進了程皓的懷中。

  「有我在,還怕他不成?」

  趙啟平尷尬一笑,他本來還計畫著要搬來與程皓同住,現在看來只好改勸程皓搬去他家。

  兩人的生活甜蜜得宛如新婚,程皓簡直恨不得每天跟趙啟平膩在一塊,好把十年來的空缺全都給填滿。

  趙啟平每天照樣都會收到程皓的小短信,而一日午休,他手機竟跳出了這樣的信息。

 

“啟平,我們結婚吧”

 

  趙啟平飯吃到一半擱下筷子。

  這傢伙,是談戀愛談傻了嗎?他們是能上哪兒去結婚啊?

 

  “洛杉磯,機票酒店和教堂我都已經訂好了。”

 

  不會吧,程皓認真的嗎?

  雖然他現在也明白結婚不過就是個儀式,能不能結婚也影響不了他與程皓的感情,但要是真能和程皓結婚,說實話,他還是有那麼點……不,是很期待。

  但也正因為如此,他希望能聽見程皓親口對他說。

  

  “有種你到我面前再說一次!”

  “好啊,幫我開個門”

 

  趙啟平提著電話,半信半疑地走到門邊,一開門,就見一身西裝畢挺的程皓,煞有其事地正在調整領帶。

  「請問趙主任,我能進去嗎?」

  趙啟平掩不住笑意,側了側身子,讓程皓進入辦公室內。

  「你準備好了嗎?我要再說一次囉。」

  「嗯,我準備好了。」

  程皓掏出準備已久的錦盒,在趙啟平眼前慢慢掀開。

  裡頭裝的不是戒指,是顆印有紅玫瑰的水晶糖。

  「True love never runs smooth. 」程皓說。

  那是「戀愛世代」的經典標語,當初去日本時,程皓還肉麻兮兮地買了顆水晶蘋果送他。

  「啟平,我們結婚吧。」

  趙啟平抱胸挑眉,「你怎麼不先問我願不願意?」

  「我當然知道你願意。」

  程皓咬住水晶糖的一端,喜上眉梢地將另一端遞至趙啟平的唇邊。

  趙啟平淺笑張開了口,接下從今以後,程皓要與他分享的所有甜蜜。

  熱吻之中,水晶糖融成了化不開的濃情蜜意,絲絲繚繞,懸墜在纏綿的唇舌之間。

  趙啟平將剩下的糖果,從程皓的嘴裡奪了過來,纖長指節已不著痕跡地,悄悄扯鬆了禁慾的領帶:「門我已經鎖好了。」

  誘惑唇語貼著敏感的耳側曖昧廝磨,禁錮於體內深處的官能慾望正蠢蠢欲動……

  「還有一個小時……」

 

  你可以為 所 欲 為 。


-END-


沒走,但無法像以前那樣還是覺得有點寂寞。(笑)

另外最近寫了一些前世今生的樓誠和譚度,

汐哥的穿越時空愛上你有空也要慢慢來補。

還是很喜歡把喜歡的角色們放在喜歡的世界觀裡讓他們彼此喜歡。

樓誠 杜方 凌李 庄季 程趙 譚度 許唐 我的彩虹們。

评论(2)
热度(19)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