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某個進行中的文章段落。完整的只能慢慢琢磨。

畢竟寫文是為了讓自己滿意。

看完貴婉日記,腦子裡樓與誠的模樣又鮮活了起來。

------

  剛從冬季的尾聲中甦醒,惺忪的睡眼裡還氤氳著朦朧的濕潤。

  巴黎的四月天。

  他與大哥昨日造訪了莎士比亞書店,店前的一株櫻花開得正盛,教阿誠看得都快出了神,明樓點了點他的鼻頭,說待今天的入學面試結束,明天就帶他去Parc de Sceaux賞花,那裡會有成片如瀑的美麗櫻花林。

  眼前攤著巴黎大學的入學模擬卷,然而此刻的阿誠卻難得無法專注於學習,他腦裡正盤算著等會兒要去市集採購些什麼,好作為明日賞花時的吃食,又想著要是飄雨了,該提前做些甚麼準備好?

  飄向遠方的思緒,早與窗外的和煦縈繞一起,沐浴在午後的陽光下,十七歲的男孩銜著淡淡笑意,不經意地便走進了白日夢裡。

  

  明樓再度回到圖書館已近傍晚,儘管這時節巴黎的日照長達近十三小時,但接近晚飯時間,偌大的圖書館,也只剩寥寥數人。

  明樓在熟悉的窗邊發現了阿誠,興許是口試的過程頗為順利,數日來隱約的緊繃感,也就此鬆了個徹底,他悄聲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單手托腮,就這麼凝望著阿誠打瞌睡。

  他還記得小孩兒以前練鋼筆字時,不小心把自己的臉頰睡成了小花臉,轉眼間這株純淨的小苗已愈益優雅挺拔,想看見他迷迷糊糊的可愛模樣已是不大容易。明明桌上的卷子是他最擅長的哲學論證,這小腦袋究竟是為了什麼,竟能分神分得夢蝶去了?

  明樓探頭看了眼卷子,瞥見了鉛筆留下的字句,便了然於心地笑了。

  上頭的一字一句,寫的全是他們兩人愛吃的點心。

  原來是為了明天的賞花啊,光是得知阿誠這小小的期待,瞬間就能把明樓的心熨得與心上人貼在了一塊兒,於是他心頭一熱,便伸手撓了撓阿誠的鼻尖。

  『嗯……大哥……』

  小孩緩緩睜開眼,見到熟悉的身影本還想撒嬌,然而一聽見袖口與卷子磨擦出的聲響,阿誠瞬間便驚醒過來。

  『……大哥!』

  『我不在,打瞌睡呢?』

  『對、對不起…….』

  還迷糊著,就先忙著道歉,都不知道是自己真那麼疾言厲色,還是這孩子還未能從幼時的陰影完全走出?

  他沒生氣,但這畏縮成性的積習還是得治。

  明樓勾了勾食指,示意阿誠附耳。

  阿誠順從地傾身,就在他側耳靠近明樓之際,明樓突然面露狡黠,順手抓起卷子,將兩人的面龐隔絕在旁人的視線之外,接著便措手不及地端過他的下顎,在未闔攏的唇上,惡作劇似地,點上一記如雲朵般輕柔的吻。

  『你打瞌睡,我偷親你,咱們扯平,誰也別說對不起。』

  待阿誠回神過來,明樓早已心滿意足地,將他驚訝又羞赧的表情給收了個徹底。

  隔天阿誠依然氣不過,只因大哥措手不及地就奪走了他的初吻,明樓知道是自己理虧,只好大方表示,任憑阿誠處置。

  相較於日本人賞櫻的寧靜寂寥,法國人與櫻花的相處則是別有一番熱鬧與浪漫的風情,於是他們在繁茂的櫻花樹下,用書本再度與世隔絕,在重重書頁後,以吻寫下青澀,卻又無比動人的初心。

  至死不渝。


评论(1)
热度(16)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