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漫畫與漫畫家之於文本的主體性,以及對於文本的主宰權。

  漫畫家究竟是圖像生產者還是文本生產者?漫畫家看似在創造圖像,但實際上是以圖像進行故事的串聯,事實上,漫畫家應該是以圖像創造文本的文本生產者。

  文本有各種介質可以乘載,而漫畫只是一種,既然是文本生產者,那麼在作品在市場上的競爭對手,就並不只是漫畫家而已。
  
  在今日網路的傳播與流通性來說,比起文字的濃縮,比起影像的自動,漫畫可說是非常不利。

  漫畫需要手動,同時需要比文字五到十倍的頁面來表現要傳達的文本,全世界大概只有日本的漫畫文本具有優越性,因為他們的漫畫所搭載的文本是其他媒介所無法取代的。更重要的是,發明右翻漫畫及其表現系統的日本清楚知道,漫畫的重點不在畫,在故事,而他們對於漫畫圖像所需要搭載的文本內涵,所傾注的力量,絕對不是臺灣老在叫漫畫家去學編劇技術而已。(編劇那麼簡單啊你畫畫是靠漫畫技術就可以畫好嗎)
  
  漫畫家的文本要與小說作家競爭,與電影,與電視劇競爭,日本現在電視電影都在翻拍漫畫,那不是因為日本人愛看漫畫,而是日本漫畫的文本勝出了很多電影電視的編劇。

  當然,就算不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文本,小畑健也是非常厲害的漫畫家,他仍擁有自己的詮釋語彙,而井上雄彥也選擇了別人的文本來作為漫畫表現性的實驗(但他也清楚知道,如果是要闡述自己的故事文本,就不能超出漫畫的符號體系),不過,漫畫家如果希望要有自己的文本,該讀的書做的功課就不能少於文學作家,不能少於編劇,如果漫畫家達不到---至少編輯也要達到,不然就永遠只能畫別的載體的改編。
  


评论
热度 ( 1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