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藺靖】〈暗香幽幽〉R18

  原作向延伸,原本是噗浪上踩樓的「年菜注文遊戲」XD,總而言之藺靖被點到的是辦公桌底下的普累www,LOFTER還沒公開過,既然情人節就不能免俗的要來一炮啊。

ーーー

  大梁新帝蕭景琰登基已五年餘,雖四境安平,風調雨順,然天子力求中興,推行新政,日夜思付,未敢有怠。

  今年冬日金陵特別酷寒,靜太妃命人在養居殿的書案上添掛了擋風的帳子,武人出身的蕭景琰雖沒感到特別寒涼,但他也總是習慣在書案前琢磨到亥時才就寢,想來母親也是關心,自己也已將屆不惑,確實不比二十來歲,就也不多說什麼了。

  晚近的這幾天,案邊還擱了炭爐,令他憶起了至今仍刻骨銘心的那位故人,蕭景琰淡然地笑了笑,便也同意讓炭爐在身邊安置下來,若覺得炎熱,稍微寬衣便是,今晚他便只在襯衣外頭披上了件保暖的罩袍而已。

  白日與朝臣們為了近日天候,做了不少關於寒害安置、北境邊防等未雨綢繆的儲備及推演,雖不致交瘁俱疲,卻也有多所勞神之處。蕭景琰坐在几前,一手支著額頭,想翻翻清談高士的軼聞古簡,好放鬆入眠,看著看著,竟就這麼打起瞌睡來。

  半夢半醒,時刻未察,恍惚之間,似有冉冉檀香撲鼻而來。蕭景琰勉強地睜開了沉重的眼皮,想確認香氣究竟來自何處,只見案前的燭光似乎弱了幾許,溫暖的房內更多了幾分氤氳,蕭景琰被這舒神的氣息給搞得睡意更濃,正想召高湛前來侍寢,卻發現自己身側似乎坐著一個人。

 

  「醒了?」

  「…藺晨?」

   低沉的聲線還帶著濃濃的鼻音,聽來頗有幾絲魅惑的韻味。

  「累了還不早點睡?」藺晨伸出手指,輕輕撩撥著蕭景琰的臉頰。

  「你才是怎麼來了?」蕭景琰眨了眨如鹿眼般清靈的雙眸,壓低了音量,「擅入養居殿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的陛下,你這裡無論是管禁軍的還是管御林軍的,蒙摯衛崢同我怎麼說也是北征大渝的同袍,當年見了我和長蘇都是要行禮的,我還怕他們不成?」

  「可宮裡有宮裡的規矩,你…」

  話還沒說完,就被藺晨用吻給堵了回去,蕭景琰本就給這檀香給薰得意識迷離,而藺晨的這一吻又格外地溫柔綿長,他也不由得鬆懈了下來,由著藺晨奪去他的呼吸,享受著唇齒之間纏綿翻攪的煽情滋味…

  「唔…嗯…」明潤的鹿眸逐漸染上了情動的迷離,滿意地聽見景琰發出了舒服的嘆息,藺晨這才放了他。

  「我今天是給你送安神香來,從大門入的,你大可放心,不過遺憾的是,今晚自然也就不能在你這兒落腳。」

  邊說著話,藺晨還戀著景琰被自己吻得透紅的嘴唇,吐沒幾個字便要再沾上一下。

  「…誰覺得遺憾了。」

  蕭景琰撇過頭,紅透的頰上透露著他的口是心非。或許是安神香起了作用,藺晨覺得今晚的景琰特別乖巧順從,他得寸進尺地端起大梁皇帝的下顎,將他轉向自己。

  「床是不能上,但沒說做不了。」

  「你說什麼?」

  藺晨曖昧地笑了笑,交代了句「別出聲」,便鑽到了蓋著帳子的書案下。

  「藺晨!」

  「說了別出聲,坐好!你想讓外面的人都聽見嗎?」

  藺晨在案下盤起了腿,倒是一派自在。

  「看你的書,只管享受就是了。」

R18部分請走

PIXIV (登入ID才看得到)

  而第二天一早,蕭景琰便命人將炭爐撤走,雖然他最想撤走的是帳子,但若是母妃問起自己也不好回答只好作罷。原本安置炭爐的位置現在一片空蕩,蕭景琰回想起昨晚的一夜荒唐又不禁紅了耳根…

  

  小殊,對不住了,若要怪,就怪藺晨吧…

ーーー

補充~

  

  設定是林殊離去前托藺晨好好照看景琰,但沒想到最後兩人竟然走到一道。雖然蕭景琰想小殊想了13年都無法忘記他,跟藺晨在一起也不代表自己忘了小殊。他想把炭爐留在房間也是因為梅長蘇的關係,畢竟蕭景琰有林殊迷妹體質,是個妥妥的收集癖(不對)

  只是比起觸景傷情,不像第一回沉冤未雪,第二次的北征大渝,林殊是得償所望,縱使蕭景琰再悲傷,加上年歲已長,我想他應該已經懂得甚麼叫做讓林殊活在他的心中。也因為這樣,他和藺晨才有辦法和對方在一起。這是我對這邊藺靖情境的一點想法。

  還有就是衛崢回來掌管御林軍,藺晨則是定期會從瑯琊閣到蘇宅短居,但之後我想飛流也會被留在宮中,有庭生、鬍子大叔、水牛和他作伴,藺晨偶爾來金陵的時候便會去玩玩他。大概是這樣吧...:D

评论
热度(29)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