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奔馳在兩個阿姨腦子裡的那些樓誠

始作俑者通常就是我。

因為牡羊座就是先起了頭再說。

明明樓誠這樣的甜在心饅頭向來不是 @miyako M子的菜,但不小心交了我這個壞朋友所以有花便就一起開,開著開著,竟然長篇大論了起來。

偽裝者的時空對我們來說就很有趣,它是位於中國大陸的民國,而那時的臺灣還是日本的領土;但在現在的我們眼裡,它又是現在進行式的一段過去。(今年是民國105年w)

M子是文學出身之人,而我是美術出身之人,只是同時有編輯病,對考據取材很有興趣。

M子的行文側重在人,舉凡人的情感、眉宇、神態、氛圍,皆在他筆下搖曳生姿,有著散文的韻律,而我自己因為是視覺動物,描寫出來的總是空間、動作、表情、畫面,頗像翻譯小說,照理說實在很難融於一起。

但表現方式的差異卻完全干擾不了我們腦洞上的共識(!)雖然也偶有差異(是好的多元的那種),但不管是對明樓還是明誠,我們共同的想像,就是希望透過這個時空,寫一段帶著我們文化記憶的故事。

好比說,張愛玲,好比說,法國香頌;好比說灣生,好比說橫濱的美軍基地(也許會改成銀座的大使館)。

原作的明樓正氣凜然,為了家國大義奮不顧身地往前衝,但作為神視點的我們,又何嘗不知道紅色資本家的終局,或國民黨軍系倒台、對待特務的下場?

畢竟俗話說,拆我樓誠皆狗帶,然而這個不拆,該怎麼樣從正劇當中理所當然地將他們送抵湖畔旁樹林邊,說簡單簡單,說不易也不易。

亞洲的政治局勢是他們的舞台。

若說莫斯科通往巴黎的鐵路,是讓明樓與阿誠互訴心跡的一段路,

從上海到橫濱,則是他們取得通往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一張船票;從橫濱到巴黎,便是他們的最後一哩路。

明鏡和明臺的離去我們一致認為是造成明樓改變的關鍵,讓他開始權衡「家」與「國」之間的輕重,為了明家,也為了放阿誠重回獨立與自由。明樓在這個時間點上重新定義了自己的吸引力法則(笑),他準備要帶著阿誠找到一個巧妙的位子,然後完整地從這三重無間道裡脫身,卻又能在表面上不負眾人。不用換身分也不用隱姓埋名,可以共做自由鴻鵠的終局。

  我想這句話,大哥還是說了算的吧?

  而文章該要怎麼進行,確實也頭痛了一陣,但最終確定了,各自用各自的視角,去紀錄那段時間的,賦予樓誠的想像,成為篇章集。我負責讓他們脫身,Miyako負責歲月靜好(笑)當然脫衣也會順便。

  BL之神,請保佑我們文思泉湧。


评论 ( 2 )
热度 ( 9 )
  1. miyako阿橘.P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小夥伴。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