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關於阿誠的巴黎藝文品味(?)

只好先到大稻埕保安星巴克懷想一下三零摩登。

既然最近在樓誠腦洞那就順便來個讀書名單XD

時代背景太政治臭了來點藝術的w

浪蕩子美學與跨文化現代性--一九三○年代上海、東京及巴黎的浪蕩子、漫遊者與譯者

即便他們不是浪蕩子XD

  以阿誠描繪『家園』的表現(偏愛色彩而不追求景深層次),我想阿誠會喜歡的繪畫風格應該像是莫迪里亞尼或藤田嗣治。畫面帶有高度的個人抒情,以及主觀的感性情懷。

Amedeo Modigliani/來源



Leonard Fujita(藤田嗣治,二戰後歸化法籍)

來源


而判斷起來,明樓的品味還是保守一點的喜歡印象派XD 還很可能是早期的畢沙羅、莫內,或更早一點巴比松畫派。

Camille Pissarro /來源

早期印象派還是很講究景深的但是是用顏色來嘗試而不僅只是透視XD


這張很家園(笑)


  31年,巴黎左岸的咖啡店,歐陸文人正群聚。阿誠勤工儉學,又畫過仿畫,難保阿誠不會在左岸的咖啡館裡煮咖啡打工,就遇上了同為東方臉孔的藤田嗣治,而熱絡地交談了起來。阿誠的日文應該就是在巴黎學的吧?畢竟法國人如此哈日...(阿誠是為了特務工作,然後語言天才明小臺本來只是跟來隨便湊個熱鬧,結果就瓜啦瓜啦我超強講得嚇嚇叫w)

  而在這次的設定上,樓誠預計是1947年會來到巴黎(戴笠倒台,軍統縮編,國共內戰國民黨內正焦頭爛額一片混亂的時候。),那時藤田嗣治應該也已經又重回巴黎了。(要查一下)

  雖然MIYAKO要讓他們去Grasse安度餘生。但我想屆時的阿誠,應該是會三不五時去拍場和畫廊買畫,畢竟藝術收藏是法國中產階級生活的一部分。(美國名流就很俗氣了啊買遊艇豪宅炫富甚麼的...)

  對了,除了藤田嗣治,我想他應該也會喜歡林風眠,加上林風眠曾在文革期間毀掉自己3000張作品,那個真的會令所有藝術愛好者心疼到不行。

  而且林風眠還是早他10年的一批勤工儉學留法生啊。(笑)

  另外樓誠本的書名訂了。叫做




  一是因為內容就像是在描寫樓誠日日月月的隨筆或記錄,第二,日月加起來是明,明不只是他們的姓氏,也是他們未來的想像;三,我覺得阿誠是月亮,明樓就像是阿誠的太陽,沒有太陽,月亮就永遠無法發光。是明樓將光給了阿誠,讓阿誠也散發著溫暖的光。他們一人是日,另一人是月,明樓是明家的日(根正苗紅XD),阿誠因為有日,所以以月一般的姿態成為明家人。

  大哥和阿誠加起來就是一個美麗而完整的「明」。

  大概是這樣的腦洞吧(爆炸)

评论
热度 ( 12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