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樓誠衍生」作為一種 genre:資料庫消費X關係性消費的成立?

只是簡單先記一下今晚的討論。

   genre原是法文當中用以稱文藝作品之類型,日文中ジャンル則借其原意,現常用於同人的分類,像是JUMP,傑尼斯,歐美影視,諸如此類。但日文中其實也更尋常地使用在藝文分類,如電影小說也會使用。

  資料庫消費的說法緣自於早稻田學者東浩紀,約在日本10年前出版的《動物化的後現代:從御宅族看到的日本社會》一書中所提出,描述當代御宅族是以資料庫的方式在進行消費,只要萌的符碼存在,即便它的組織是神經狀而毫無邏輯的,受眾的接受感覺也是直覺的,更是動物化的,從資料庫當中去提取萌的符碼,進行排列組合,便是當代阿宅的消費模式。但這種消費方式並不能解釋女性向御宅文化--やおい(yaoi),的運作。

  於是2015年,大阪大學的東園子,出版《宝塚・やおい、愛の読み替え--女性とポピュラーカルチャーの社会学》(寶塚、YAOI,愛的閱讀置換--女性與流行文化社會學),終於提出了屬於やおい男男妄想的消費描述,不是資料庫式,而是「關係性」的,腐女子將原始文本中的關係性,以「戀愛關係」進行詮釋取代,使角色以愛情關係來成立之中的連結。(以やおい稱之乃是因為狹義BL指的是商業出版底下的分類,やおい才是二次衍生創作的實踐行為。這也是東園子採行やおい作為命名而不是BL的原因。)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資料庫消費比較接近角色萌,而關係性消費則是接近配對萌。我們不能說女性向當中沒有資料庫消費,如歌之王子殿下角色的走紅便也可被視為資料庫消費的一種,但關係性消費通常與之是物理上的並行,「關係」並不作為資料庫。

  而やおい妄想,通常多建立在單一封閉的敘事體系裡,即便是真人衍生,它的封閉便是在於「現實時空」為依據,而不是複數的時空,但樓誠衍生,卻讓「關係」也成為了資料庫,從單純的一組CP,成了一種「分類」,這個「分類」—也就是ジャンル—的意義,可說是等同於建立起了一個以樓誠命名之的「解釋共同體」。

  這樣的解釋共同體,其成立必然還有一些條件,否則藝能衍生多如繁星,為何只有樓誠會出現這種現象。

一,演員的外貌成為視覺符號。

二,配對的演員過去所演出過的角色,量必須多到可以構成任意的排列組合。

三,藉由受眾對於喜愛演員的強烈移情才能促成。

  第一點其實是三次元衍生最為基礎的,即受眾所凝視的對象必然是符號化的,因為他們所演過的角色無論性格再怎麼迥異,時空再怎麼不同,最終還是得依附在演員外貌的符號之下(直白的說就是王凱的臉和靳東的臉),因為凝視對象並不存在於自己生活當中,受眾所消費的是螢幕上給出的「形象」,而非真實當中的「人」,有距離所以能夠產生想像,形象能夠成功被辨識出,對於想像共同體的機制運作來說其實更為重要。另外,雖然說起來有點害羞,但還是不能迴避的就是...如果演員外形如果沒有強烈的魅力也是不行的XD;;;

  第二點則與趣味性有關,因為每部作品也都是構成每個角色成立的資料庫,角色與角色的建構邏輯,便是從這些角色所屬的作品當中而來,你可以不取它的全面,但仍會接受部分的既有設定,否則便無選定此角色的必要,所以不只角色的本身是樓誠衍生的資料庫,關係的建構邏輯,也來自角色「原始作品」的資料庫。一旦資料庫多元,排列組合豐富,能碰撞出的火花也多。

  而一和二便構成了樓誠解釋共同體的外在條件。

  第三點看似最最沒什麼理論基礎,但其實非常重要。因為如果面對對象物的喜愛情緒不夠強烈,對於既存現狀的不滿足,則無法帶動移情投射,就不會挖掘出演員身後各自所奠基的資料,就不會將不滿足化為創作實踐。

  受眾消費便包括了,一是演員外表的這個符號,二是角色所屬的戲劇時空資料庫,三是關係的建立(通常是愛情的)。

  至於3/8的座談會上,我想主持人大概是想問這種CP現象對於中國去年的戲劇走紅確實產生了影響,所以會提到他們是『受益者』吧,問演員怎麼看,可是演員並不懂媒體研究,而他們是被凝視的對象(是的就是一直被觀眾消費和投射...笑),所以也只能回答自己能回答的部分而已,大概也就是說我們真的沒有那種關係啦大家都只是兄弟之類,但其實這並不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答案應該是,這個種CP語彙對於原始文本的擴散產生了甚麼影響?我想這個大概連很多學院裡的教授都是答不出來的。(這幾天某大報的數位總編輯也找PM編輯來問我(們)關心其中的商業效益...w)

  它在商業面上的可能效益是,受眾自己消費產出的文本,會加深對於原始文本的認同感(即是我看了很多偽裝者的同人誌我會更喜歡偽裝者,我看了一世真我更喜歡蕭景琰<

  女性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千百年來向來都是被男性所凝視的慾望對象,如今由女性反過來凝視男性的時候,確實會開始發生許多奇妙的變化,暫時也無法果斷地結論出甚麼,但只能說我們自己進行這些消費時,應該更能同裡被客體化被詮釋的不適感,更要守好一個與凝視對象的距離底線,只要那個範圍界線是以自己的主體認知來主宰,就不會是自我囚固。

  需要凡事都要這麼認真嗎我?

  總之這就是阿宅力的精髓...當迷妹就得要當得立派才行。

评论(18)
热度(18)
  1. LITOST阿橘.P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不论看上去多么高大上的学术交流,最终还是败给了颜😂😂😂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