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樓誠】勝負之間/明樓勝的場合(R18)

  「我赌明台一定会回来。」

  后座上,明楼端着准备好给小少爷的礼物盒,自信满满。

  「是,明台最好就是会回来当面聆听你的教诲。」

  阿诚驾着车往家里驶去,语气却对明楼的判断感到不以为然。

  他倒不是觉得明台不会在过年期间回家,只是除夕夜里才杀了汪芙渠,回来还得装得什么都没发生,未免也太累人了。

  「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赌明台回不回来吃年夜饭,要是明台没回来,我就听你的,要是我赢…」


  个性激不得的阿诚,毫不犹豫地就下了注,而就在明台的身影映入他两眼中时,阿诚方才的笃定瞬间便成了负气,明楼望着他笑,眉宇之间过分的喜出望外,让阿诚只能皮笑肉不笑地,使唤明楼把明台的箱子给拎进来。


  『要是你赢,我就任你宰割。』



  好一句任人宰割,阿诚恨不得摀住自己那时的嘴。

  他被大哥叫去洗澡,出来时,发现自己搁在更衣间的换洗衣裤全不见踪影,只留着一件绀青色的西式睡袍。阿诚一看就知道是明楼搞的鬼,但今晚他已是大哥刀殂下的鱼肉,也只能无奈地拿袍子来蔽体,还特地把腰间的系带给绑实了才走出门。

  虽然大哥没个正经,不过袍子穿起来倒是松软舒适,十分合身,想必是按着自己的尺寸买的,质料也保暖细致,还多亏了他底下什么都没得穿,全身上下,才能无一处不能直接感觉到料子的优劣。

  阿诚安静地进了房,见明楼没在书桌前,便往卧室小间走去。只见明楼正在床上铺着大毛巾,明台刚才的闹腾似乎没影响到他的心情。

  「大哥,我洗好啦…」

  听见阿诚的轻唤,明楼抬起头。

  刚出浴的阿诚发丝半干,沐浴后的温热红晕也尚未退去,在颈畔与锁骨之间,若隐若现,比平常添上了几丝慵懒而柔软的气息;白皙而骨感的脚踝裸露在深色的袍沿之外,正暗示着那袍下便是毫无防备的赤裸,教人迫不及待地想一亲芳泽。

  见到阿诚这副风情万种的模样,明楼更是毫不掩饰地,将阿诚从头到脚给打量了一番。

  这袍子还真是买对了。在心底下了这么个结论之后,明楼满意一笑。

  「你笑什么呢。」感受到明楼过于滚烫的视线,令阿诚忍不住嗔道。

  「怎么?还怕我看?」见到阿诚满脸困窘,反倒令他想欺负人了。

  「要做甚么就赶紧做,别磨蹭…」

  「好,就依你。自个儿躺上去,把腿扳开。」

  「啊?」

  「不是催我吗?还不快自己动作?」

  见明楼故意端出明长官的架子,阿诚不服输的性子也冒了出来。

  「……干什么呢这是!」

  不过这埋怨的柔软嗓音,在明楼的耳里听来,只觉得分外的惹人疼,明楼从容地在床边坐了下来,拍了拍床…

  「过来我这儿。」

  虽然还有些不情愿,不过阿诚还是顺从地坐进了明楼的势力范围。刚出浴的清爽皂香娓娓地窜入感官,再对上那副疑惑的水润鹿眸,就连明楼也情难自禁。他低头含住了阿诚的唇,阿诚的舌尖便亲昵地攀了上来。明楼享受着阿诚对他的渴求与依赖,唤作明诚的这张温柔情网,总能将他紧紧包围,深陷其中。


R18請走

plurk paste

袖底


  那时的小家伙还青涩得很,十六七岁的年纪便将整个人许给了自己,明楼那时觉得既惊喜又心疼,忆起了阿诚情窦初开的模样,想来又是一笑。

  「说什么呢你!」阿诚一阵脑羞,这时他哪还顾得了长幼伦理,抓起身旁的枕头就向明楼砸去,虽然他也舍不得出多大的力,可还是被明楼给避了开来。



------TBC------


本文又是肇因於 @良 | 失蹤人口 良哥XDDDD

說打賭賭輸了就要被刮毛wwwww

雖然TBC但是接下來不會再公開囉~

後面最後一點點,會製作成小料,於樓誠only限量發賣,

會收入阿良畫的春宮圖(不!)

詳細場前宣傳請等星期二晚上!!!///

至於阿誠勝的場合~目前就給大家看個開頭吧嘿嘿!


=======================

〈阿诚胜的场合〉

  下了车门,阿诚在明楼手里塞了个礼物盒。

…阿诚…竟然帮他买了新年礼物?

「帮明台准备的,记得拿给他。」

才正准备开心,明楼便迅雷不及地被泼了盆大冷水。

  「明台?」

  这小子没帮眼前的人准备,却帮眼皮外的家伙买好了礼物?明楼心里的老大不高兴,藏也没藏地写在了脸上,就写给阿诚看。

  「你怎么知道明台一定回来?」

  「今天除夕夜,咱们小少爷还不回来吃饭吗?小家伙肯定想家的啊。」

  「刚刚才干完了活儿,还有兴致赶年夜饭?」明楼冲阿诚摇了摇手,「我看是没可能。」

  两人漫步聊着,来到草地边,阿诚回身,又走离了明楼几步远,才将买来的烟花盒搁在地上,拿出打火机点燃引信。

  

  『砰!』

 

  火树银华瞬间绽放,将明公馆的庭院照得明艳热闹,阿诚回到明楼身边与他并肩,看着花火,露出了浅笑。

  「亏你还是大哥,也太不了解明台了吧。」

「我不了解明台?」讲到当哥哥,他岂会输给阿诚?

明楼表情明显的不服气,阿诚见了反倒更乐,只好拿拳眼掩笑。

「不然,我们就赌一把,看明台回不回来吃饭,反正过年,小赌怡情。」

「赌甚么?」明楼平常不爱赌,这下倒是被阿诚激起了斗志。

  「谁要赢了,今晚就听谁使唤。」

  「愿赌服输。」

 

  明楼应了,赌局也成了,而明镜的声音也从后面传了来。又不一会儿,小少爷更抖擞地拎着箱子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阿诚笑着用肩膀推了推明楼,在他耳边轻轻提醒…

  『愿赌服输啊。』

明楼只得把不甘愿往肚里吞,拿出阿诚准备好的新年礼物,又跟伶牙俐齿的明台过了几招,不管到哪,我都是你大哥,这话现在说来,自己倒显得心虚了。

 

「我送他礼物,还得谢谢他?」

 

  明楼对着阿诚咕哝,可他不只没得到安慰,这帮明台提行李的任务,更硬生生地被阿诚安在了他的头上。

  给阿诚得了便宜,这下他不卖乖都不行了。

  明楼提起箱子,看着阿诚向家门走去的背影,心里一横…

 

  好,就愿赌服输。看你能玩甚么花样。


つづく

评论 ( 28 )
热度 ( 132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