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楼诚衍生/凌李】小祖宗

你以為愚人節玩笑可以亂開嗎?w
重點在愚人節的第二天!!!!!!小祖宗,是真的!!!

強摘的果實不甜●●:

关於【楼诚衍生/凌李】小祖宗4/1首波宣传……


今天凌晨我打开我的PS时,凌李本真的只是一个玩笑话。


没想到这才不过是过了十几个小时……它竟然就不再是个笑话了!!!


我要@你们这群落井下石的小坏蛋!!!!!


 @阿橘.P  @良 | 失蹤人口  @因為是王可愛啊  @miyako  @ARES 


说好的一起玩耍骗人呢嘤嘤嘤QQQQQQ


我要退出那个万恶的【删除线】说不交出本子就不能吃明家尾牙的【删除线】群组呜呜呜呜!!!


所以,那本凌李《小祖宗》确定7月ICE会出。


但工商宣传图上的一切内容除了刊名外都是假的。




我大概要成为史上第一个愚人节开玩笑结果整到自己的人了。




为表我的真心不骗,下收正文↓




01




清晨的鸟鸣声透过玻璃窗清脆的在室内响起,慵懒的周末上午,凌远很难得的睡到了自然醒,他隐约感到一只手臂压在自己胸膛上让他透不过气,睁开眼後发现……噢丶那是李熏然的一条腿。


他坐起身子看着连睡觉也不安分,睡得头下脚上的人,有些啼笑皆非。


李熏然似乎是感受到了原本枕得好好的靠枕在移动,乾脆俐落地转了个身子,一把就抱住了凌远的大腿,还磨蹭了两下。


……这小子。凌远饶是有再多不满都被他小动物般的行为给收拾得一乾二净。


他轻手轻脚的想将李熏然的手拿开,偏偏熟睡的人一点也不配合,他搬开右手,左手就卷了上来,挣脱右脚的魔爪,左脚随後就上身,移了整整五分钟李熏然整个人还是维持半赖在他身上的姿势,而且还没醒。


凌远几乎都想要放弃了,想着乾脆再睡个回笼觉睡到李熏然醒来为止。但是不行,因为人总是有三急,有些大事小事非立刻解决不可。於是他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抽出了自己的手脚,然後将皱成一团的棉被推向李熏然,加减代替一下他这个靠枕,一溜烟就出了房间。


他没有看见在他闪出门後,李熏然埋在棉被推里的半张脸悄悄地弯了嘴角。




02




凌远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闹完人结果又不小心睡着的李熏然慢吞吞地走出卧室,立刻就闻到了香喷喷的奶油味,他一脸睡眼惺忪的走到厨房门口,趴在门框上喊了声凌远。


被喊的人一回头就看见李熏然一脸馋猫样,嘴角淌着的口水痕不知道是睡出来的还是饿出来的。


「去洗脸刷牙。」凌远看他顶着一头乱发,板起脸说。


「你煮了什麽?」李熏然嘿嘿地笑了两声却也没打算转身就走,他不依不饶的赖在门边,硬是要填了自己的好奇心才甘愿。


……小吃货。凌远诽腹,唇边勾起了无奈的笑意,一脸拿他没辄的表情摇了摇头。


「法式吐司,快煎好了。你要是还没洗漱完,我可不等你。」凌远转回头翻着锅,一面侧耳倾听,果不其然李熏然一听见早餐快好了就立刻迈开脚步。




食物的面子都还比我大。凌远不禁轻笑出声,他在盘子上挖了一陀奶油,想了想,又多淋了些蜂蜜。


等到李熏然磨磨蹭蹭的从浴室走出来时,凌远已经把刀叉都摆好了,就只差没在桌上点个烛光蜡烛——大白天的点了也没情调乾脆就留下次。


李熏然压着自己仍有点翘的头发,绕过了自己的位子,凑到了凌远身边笑得一脸灿烂,他微微仰起的脸蛋就像是冬日的阳光。


「?」凌远挑起眉,无声询问。


「早晨例行事项啊。」李熏然噘起嘴有些不满。


你不来就我来好了。他咕哝着,往前在凌远的嘴角偷了个香。然後被一把压住了後脑杓,浅吻变成深吻。


那味道比桌上融化的蜂蜜来得香甜。




03




早餐过後,一向尽忠职守的李熏然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彷佛上头有嫌疑犯的指纹似的瞪着手机萤幕。凌远洗完碗盘出来还以为会听见什麽游戏机的打斗声音,没想到却是一片安静。他一边走向客厅一边心想,这小子又在做什麽妖蛾子?


突然手机响起了讯息的提示声,李熏然飞快地一把抄起,扫了几眼後又颓然的丢至一旁。凌远就着还亮着的萤幕望了几眼,上头是稀松平常的垃圾广告。


「什麽深仇大恨?」


「老凌你说,我不过就是被划了道小伤口,怎麽就跟重伤一样要被勒令休养?」李熏然抱着松软的抱枕,一脸被抛弃似的埋怨。


他一边说着警局不通人情,一边又说着自己不在底下的小李小刘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好胜任,活像个操碎了心的褓母……噢,操碎心的人民褓母。


凌远什麽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抬起李熏然的右手,手臂上有着一处新刀伤,不深但就是长了点,上头还包裹着层层的纱布。凌远用拇指细细地滑过,那粗糙的布料底下新的肌肉组织正在愈合丶结疤。


虽然作为一个刑警受点小伤几乎是家常便饭,但每当李熏然挂着彩却笑得一脸讨饶时,凌远都还是会忍不住地心疼生气。




他拿他的正义凛然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一遍又一遍徒劳无功的叮嘱着他要保护自己。


「老凌?」李熏然抱怨了老半天猛然回神发现凌远根本没在听,他转头就看见凌远的视线落在自己的伤口上,眼神中有什麽一闪而过。


「小伤而已,你别一脸担心。」


「不想让我担心就别伤着。」凌远说。


「我又不是故意的。」李熏然摸摸鼻子,「要是可以我也不想受伤啊。」


他说着想把手给缩回去,没想到凌远却跩紧了不放。李熏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俯下身在那纱布上落下轻吻,彷佛虔诚的信仰。




04




被不着痕迹的调戏了一回,李熏然再也没空管手机了。难得自己和凌远都放假,他开始天花乱坠的提议着要去踏青,什麽大桥丶什麽河滨丶什麽公园,什麽山的,将一轮知名景点全念了遍。


凌远点着头,说这个好,说那个也好。李熏然鼓起腮帮子就像只生气的松鼠,说凌远不是优柔寡断就是在敷衍。凌远立刻表示,我是觉得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儿都好。李熏然立马就消了气。


但结果他们最後哪也没去成,第一医院一个电话就把凌远叫回去上手术台了。李熏然站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家中,想着刚才凌远充满歉意的笑容,心里怎麽都不是滋味。


都怪他俩的职业,忙起来简直不分白天黑夜平日假日的。但谁又能怪谁呢?计画赶不上变化,临时生变这出戏李熏然自己以前也没少演过。


他在家里百般无聊的转了一圈电视台,少了凌远他连没破关的游戏都不想动,他发了一会儿呆,最後乾脆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换上外出服,套上外套,拿好钱包和车钥匙,出门。


谁说踏青一定要去郊外的,他这就去踏踏第一医院的地板!



评论(3)
热度(342)
  1. 爱围观的ssica强摘的果实不甜 转载了此文字
  2. 洛烟殇_Sweet强摘的果实不甜 转载了此文字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