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樓誠】我虐我哥千萬遍,我哥待我如初戀<<

愚人節應景小劇場w

===============

  云雨后,阿诚靠在明楼胸前。

  难以启齿的话语总能在此刻坦然而道。
  「大哥……我这辈子,都是明家人吧…」
  「说什么傻话?你这辈子不是明家人,还能是谁家的人?」
  「今天有位在笕桥航校执教,姓方的飞官来认我……说是我的亲哥哥…还说我爹在重庆,是央行的分行长…」
  「………」明楼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阿诚的血亲会找上门,「……那你……你们……他………」

  阿诚会跟他们走吗?眼下暂时应该是不会,但以后呢?

  阿诚认了祖归了宗,就不再是明家人了,阿诚要离开明家吗?

  千头万绪齐上心头,明楼顿时竟忘记核实事情的真伪,脑里尽是慌乱。

        

  「我哥希望我能回去看看我爹,听说他们,找我找了很久……」

  「……是…是该尽尽孝道…」可明楼搂着阿诚的指力,透露着完全相反的心思。

  「大哥……?」

  「我……还能是你的大哥吗?」

        阿诚看着明楼的双眼,眼眶泛着些泪光,明楼抚摸阿诚的脸颊,心疼地吻上。

  那晚的阿诚彷佛知道他心底暗暗生妒,就像是孩子般地黏着他,特别柔软,分外可人。

  然而第二天明楼在床边找不到人,踏进厨房见阿诚神色自若地在准备早餐,他便知道自己昨晚着了这小恶魔的道,还醋意满点的。

  这小子,连他都敢骗了。

  「…你那飞行员哥哥,不认了?」明楼在餐桌前摊开报纸浏览,挑眉问道。

  「认谁啊?」阿诚端出西式早餐,火腿荷包蛋外加两片吐司,搁在明楼眼前。

  「还有个银行分行长的爹。」

  阿诚赔了笑脸,在明楼对面坐下,将餐盘推到他跟前……大哥的刀子嘴豆腐心,跟大姊真是同个模子翻出来的。

  「大哥。」

  「还知道叫我大哥?」

  明楼看着示弱的阿诚,撇了撇嘴角,只能认栽。

  

  『这辈子,就只喊你大哥。』



===================

「我虐我哥千萬遍,我哥待我如初戀」

樓誠也是萬年適用的啊,看來晚上只好整肅整肅家風啦w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