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凌李】Lalala Love song--趕走愛的寂寞

有事就要吃糖!吃糖就會好!

給 @強摘的果實不甜●● 小祖宗的GUEST文,雖然一直說不再更新但不知道為了什麼,憂愁圍繞著大家,所以只好以樓誠大法祈禱一下,快趕走愛的寂寞吧。(這麼矯情都是林宥嘉那首歌的錯w)

====================

  爱人者之所以幸福,是因为有了被爱者的慷慨接收。没有收件人的爱,只会是寂寞。

 

  与大陆性的气候相比,年末的东京应可说是带着舒爽的沁凉,凌远与李熏然走在华灯初上的表参道,除了应景的圣诞灯饰之外,一路上明治神宫的大红灯笼,更为这摩登的光影交错,添上了几许古典的日式风情。

  常说日本是全亚洲最有耶诞气息的地方,倒不如说,日本是亚洲最会利用圣诞节来促销爱情消费的地方。成双的特惠精品,情侣的浪漫住房,两人份大小的耶诞蛋糕…话说回来为什么圣诞节要吃蛋糕呢?每次经过烘焙或卖甜点的大小店铺,看到强力主打的商品是「耶诞蛋糕」,凌远总是想不透,虽然都做得很别致精巧,当耶诞礼物送也十分体面就是了。

  说到耶诞礼物,就算美式生活如何入侵全球,凌远过去向来也没怎么意识到圣诞节的存在,过了也就过了,毕竟西方人的节庆,自己又不信教,耶稣诞辰自然也没什么好纪念的,不过日本的新年假期便是自「圣诞节」开始,大街小巷都弥漫着节庆与休沐的氛围,加上商人所卖弄的耶诞小心机无所不在,实在令人很难不注意。

  大概是因为两个大男人吧,本来就不太有心思记得什么纪念日,顶多生日时一起特别吃顿饭,然后好好地陪着对方,便已觉得心满意足。虽然他与李熏然在物欲上向来没什么特别的执着,但或许就是被这圣诞节的气氛所感染,想起自己似乎也没送过熏然什么,所以便带着他去了Burberry,想挑件适合的风衣作为圣诞礼物。

 

  「这件好看,你穿穿看。」

  李熏然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凌远挑中的款式却要自己去试穿?当他站在镜子前一面整理领子,边称赞款式和剪裁时,凌远便拿出了信用卡,用英文交代服务员去结账,李熏然突然慌了起来,连忙质问他这是干什么?

  「圣诞礼物。」

  「这可不成。」就算语言不通,在人家店里也不好张扬,李熏然压低了音量说,「圣诞礼物意思一下就可以了,为了我花这么多钱…」

  「这可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

  「为了你?」

  「你穿着这身好看啊,我想每天看。」他笑着将李熏然的身子扳回面向镜子,毫不掩饰地从镜中凝视他高挑又俊朗的身影。凌远轻揽过李熏然的腰际,摆明向外人昭告彼此的伴侣关系,或许正因为身在异乡,人便没有了那些莫名的包袱,他就是想做些什么,来证明李熏然乃是为他所爱的这件事情,何况熏然的姣好身形,彷佛就是为了穿上这经典驼色风衣而塑,连他也只能看得入迷。

  「人、人还在外头呢,明目张胆的…」

  「这店里谁听得懂中文?」

  李熏然虽然庆幸这间精品店没雇用懂中文的店员,但他终究没法掩饰自己害羞时耳根泛红的本能反应,加上这与凌远性格不太相衬的浪漫举动,实在惊喜得过分,光是在镜中与他的四目交会,那灼热却又温柔的眼神,便已让自己的心跳不知道漏了多少拍。

 

  「那我也得回送你些什么。」

  李熏然应了凌远的要求,就这么穿着「圣诞礼物」出了店门。既然收了份大礼,自己也不能小气,精明的眼睛机灵地转了转,李熏然似乎决定好了礼物,对着凌远一笑,便拉着他移步到了另一间的精品店。

  刚进入店内的李熏然显得有些拘谨,他向来都是在平价时尚的连锁店内置办全身的行头,不是很能习惯这些奢侈品的展示空间。店内的男性店员优雅地迎了上来,发现他们不是日本人,便改以英语作为应对。

  『二位实在不好意思,敝社今日的中文接待人员刚好因年假而返乡了,所以还请容我以英文为二位服务。』

  眉宇修整得精致,下颚的短须也整洁有型,梳着英式西装头的帅气店员不仅充满魅力,流利的英语更丝毫未有日本口音,这反倒让李熏然更加紧张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笑得有些坏心,「要送我什么?人家问你呢。」

  李熏然鼻子喷了气,腹诽着刚才的柔情暖男是去哪啦?就因为有凌远在旁边,爱面子的狮子座才不愿意讲出蹩脚的英文让他笑话,李熏然只能嘴巴要张不张的,为难地盯着凌远。

  「…领带。」虽然他知道领带叫做necktie,但他现在就是不想说。

  如愿见到了熏然委屈的表情,凌远心里乐,便直接开了口。

  『我们想看看领带,麻烦你。』

  『好的,那么两位这边请。』

 

  凌远至今仍忘不了李熏然为他挑选领带时的模样有多可爱。

  因为不想和店员交谈,所以李熏然只拿眼珠子,在领带和他之间,来来回回地以视线逡巡。

  『如果您想尝试搭配,我们可以为您准备衬衫。』

  型男店员的声音是好听的男中音,他客气地询问李熏然,并将眼神投向凌远。這時李熏然突然抬起頭,緩緩地回應道:『お願いします。』

  听见李熏然以日文响应,对方的微笑更显亲切,用日语说了声『您请稍等』,便转身准备去取提供客人搭配参考的衬衫,凌远赶忙补充『不好意思,请准备我的尺寸。』

  見服務員走遠,凌遠走到李熏然身側挑眉,「お願いします?還挺會說的啊。」

  「谁叫你刚才挖坑给我跳啊。」店员离开了视线,李熏然也松懈下来,拿起一条粉红色的领带,一边对着凌远的脖子比划,一边犯嘀咕。

  凌远总不能说,就是想看你生气啊,只好陪笑脸。

  

  李熏然挑了两条粉红色的领带准备让凌远试试,想着平常的他总朴素惯了,这亚曼尼的粉色明亮却又不招摇,垂在胸前应该与白袍很搭吧?凌远此时也换好了衬衫从更衣间出来,店员随侍在侧,两人回到他的眼前,只见眼前的洒落男子拎起领带便向凌远的脖子套上,利落地打出了漂亮的结,然后前前后后地为凌远调整位子,而他竟然只能毫无作用地被晾在一旁干瞪眼。

  李熏然半点不想承认自己有点吃味儿,可他本以为是由自己来为凌远调整领带,虽然他打领带的技术好像真的也不怎么样,但再怎么说,也轮不到别人来动手吧?而凌远竟然一副享受着被服侍的模样,还让对方为自己换上第二条领带,李熏然不甘示弱地挨近了两人,眼睛直盯着店员的手指…

  「靠着么近,不嫌挤?」

  「……我这是学习。」

  「知道自己不会打领带了?」平常若有什么正式场合,李熏然的领带还都是凌远帮他打的。早就料到这家伙不会打领带,才直接麻烦服务员,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闹小脾气了? 

  凌远和男店员两人笑着交换了个眼色,『谢谢你,就先别调整了,我让他帮我比较一下。』

  『是,若您有需要再交代我们。』

 

  「如何?哪一条好?」凌远站在镜子前,看着镜里身后的李熏然问道。

  「都很好。」

  听见他这般消沉的语气,凌远彷佛看到一条尾巴垂在地上扫来扫去。

  「那我可以两条都要吗?」

  「…啊?」

  「两条都是你选的,少一条都舍不得。」

  小家伙不搭话,这下又是害羞了。

  「还是你再帮我换一次看看?刚看着人家示范,应该学会了吧?」

  凌远一摊手,等着让李熏然帮他换领带。

  「别了吧,哪那么麻烦呀…」知道凌远正在搭台阶给自己下,再闹下就不识相了,毕竟他也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只是他也想象凌远那样,为另一半帅气地掏卡买礼物嘛。

  他将凌远面向镜子的身体转向自己,这才认真地看着领带与人,凌远见他一下严肃一下又是抿嘴笑的各种表情,差点想把人一捞就这么给吻上。

  李熏然恐怕还不知道,凌远就这么一路忍到了回房。当李熏然才刚把房卡插在开关上,凌远便迫不急待地将他压上了墙。

  那并不是一个施展情欲的吻,而是充满疼爱与怜惜的親暱。他知道眼前这人的心里装着满满的自己,所以才会随着他的心情起伏而波动,露出千百种的可爱表情。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拥有这样的爱,一份名为李熏然的爱。

  两人沉浸在相互给予的温柔之中,即便唇齿之间的品尝缓慢而细腻,但浓情蜜意究燃起了欲望的情愫...

 

  「真想让你怀个宝宝……」

  「……不如我喊你声爹还比较快?」

 

=============

豆知識:聽說日本秋天生日的人特別多。

因為從聖誕節到元旦年假,

閒著沒事外頭又太冷,所以只能在家裡啪啪啪。

评论(8)
热度(51)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