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凌李、譚趙、趙李】《Men’s Talk》(全)R18

原案是 @秋魂  太太隨手來了篇趙李的可口水仙,

又在 @良 | 失蹤人口  良哥的加油添醋下定調為閨蜜談話,

最後演變成『李熏然為了凌遠而求教於趙啟平,但趙啟平卻使用身體力行調教李熏然,還讓譚宗明攔著凌遠別讓他闖進門的...譚趙凌李...和趙李』這樣說明可以理解嗎?XD

請搭配 @ARES  阿墟ㄉㄉ的來享用。

啊無法水仙的真的要小心吶~~w

===========

  赵启平知道许多花样,李熏然是知道的,但他从没想过会用这种方式来得知赵启平与谭宗明的床笫之事。

  赵启平一个口令他一个动作,仰躺着,高举双臂过头,刚才被剃净毛发的腋下便赤裸地揭露在赵启平的眼前。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李熏然的眼底闪烁着些许惊慌,睁大的眼瞳更显无辜,但姿态却可口得诱人。

  「你在床上,都是用这副表情看着凌远吗?」赵启平看着身下的李熏然,觉得这家伙根本是天生尤物,跑来向自己求教,敢情可是挑衅啊?

  「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凌远。」

  「那你就记熟了你现在脸上的肌肉位置吧,被你这样看,没有人不会硬的。」

  赵启平话说得露骨,像是注射进血液里的一把火,将李熏然整个人都煽得发烫,赵启平见他只抿嘴不回话,只好自顾自地继续。

  「这是我跟老谭最近喜欢玩儿的。」


吃肉請走 (plurk paste)

袖底全文請走


  「身子被看光,还这么听人家的吩咐,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凌远打断了。我看你还是跟了他算了?」

  「你跟医院吃什么醋呢。这不还有十分钟给你?」

  就算玩得再疯,也不能要求他违背作为医生的专业,这是赵启平一开始就立下的规矩。常常做到一半,一台急诊手术的电话打来,他也是得放了他。

 

  「下次怎么补偿?」

  「都欠那么多次了,还算得清吗?」

  「那好,就用一辈子来还。」

  「你留得住我一辈子?」

  「留不住,就追着你讨债。」

  

  赵启平笑着俯身,用吻堵住了谭宗明的辩解。

  

=fin=

评论 ( 18 )
热度 ( 207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