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樓誠ABO】《天國之門》(全) R18

參見 @ARES 墟哥的巨汙圖 而洞出的ABO(因為覺得根本是A跟O在辦公室發情...),這體勢叫做「天國之門」,雖然是個很爽很肉的POSE但好像被我寫成洞房花燭夜(爆)

ABO神中譯同樣出自一握灰大大~

嗯,沒想到我也寫了ABO了...(驚)

=================

  真他妈的该死。

  阿诚强装镇定地将私家车停妥,一路上绷着脸见人招呼也不打,办公厅里见明秘书长如此气急败坏的样子还是头一遭,见他步子赶得急,一股脑朝明长官的办公室奔去,也没人敢上前关切,总之下班时间也快到了,还是装作没看到,准点离开得好。

  阿诚风风火火地开了门,眼睛扫过四周确定办公室里除了明楼以外没其他人,门便碰地一声被丢上。

  办公时间的尾声,明楼没怪阿诚莽撞,但这么着急却在桌前没等到人过来,喊了声阿诚没人应更觉不对劲。他摘了眼镜准备起身,一阵逐渐浓郁的紫檀香便扑鼻而来,怀念,又甜美得令他晕眩……那是阿诚的味道,他似乎就要收不住了。

  明楼赶紧移步,也将自己的红桧气息释放开来,掩盖从阿诚身上泌出的紫檀气味,他还刻意掺入了几许暴躁而愤怒的情绪扰动,要人以为他一如既往地拿阿诚在撒气。

  在市府办公厅里,阿诚一直都是保持着中庸的伪装,一来避免麻烦,二来也易使人放松警戒,然而阿诚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坤泽,除了得靠着药物将坤泽的气味给完全压制,同时又必须使用针剂来抑制情动。军统局从不收坤泽,阿诚乃是在巴黎由明楼破格任用的副官,原因也是鉴于明楼主张阿诚在未知的状态下长期与共党相处,因共党对阿诚并无防备之心,故可从阿诚的经验里探查出匪方习性,而这次破格唯一的交换条件,便是要阿诚需对外声称,自己是以中庸的身分进入军统。

  明楼本来不同意,但王天风要他别再不识相,何况戴副更放话抗战胜利之前所有军统特务皆不可论儿女私情,军统要是收了个坤泽,岂不是掌嘴还兼自肥,何以立军威。

  说得很容易,但苦的是阿诚。阿诚虽然一直都有服用抑情激素,但既不能释放气息也不能纵情,违背自然的双重负担,必定会让尚未标记的坤泽身体剧烈反弹,虽然他俩早就预期到这天终将到来,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办公厅一发不可收拾。

  明楼蹲下身,赶紧将倚坐在门边的阿诚拥入怀,阿诚还在用仅存的意志力想收紧气息,但那瑟缩的闸口几乎檔不住洪水般的涌流,无能为力得让明楼心口直发疼。

  「阿诚,放松,别再用力了,你受不住的。」

  「大哥……」阿诚眼眶泛红地瞅着明楼,还想推开他,虽然那挺拔的红桧气息有如他现下唯一的救赎,但再这么下去,会连明楼也被他勾得情动。

 

  「阿诚,让我标记你。」

  「不…不行…」阿诚觉得这一定是明楼乾元本能受到吸引,虽然他会为明楼分担他情动时的宣泄,但阿诚在平日里都让自己过着如中庸般的日子,被标记便意味着他的伪装将有缺损,而他的中庸身分也已是许多棋局当中不可或缺的关键。

  「让我标记你,让后收掉气息,才能继续以一个中庸的样子待在我身边,这不是建议,是命令,这是在解决问题。」

  明楼的遣词虽然官腔,但语气却温柔得令阿诚心慌。他曾想过如此游说阿诚,但这不仅是策略,也必须顾及阿诚作为坤泽的意愿,他从来就不想勉强阿诚为了他而改变。

  ──纵使他们早就认定对方是自己的伴侣。

  阿诚一直感激明楼的等待,任凭明长官平日霸道果决,但此刻的明楼仍旧没拿乾元的气息迫他就范,只是如湍湍溪水般泌流,急于浸润几近干枯的坤泽身心。从明楼身上得到了绝对的安全感,阿诚本以为气息就能这样渐渐地被收敛起来,怎知他越是攫取明楼的味道,身子不但益发瘫软,檀香流动的姿态也更是旖旎。

 

  「哥…」

 

  明楼心头一颤,蹙紧了眉头,他向来从不在人前露出任何破绽,更遑论别有所图的坤泽能够接近他、吸引他,可阿诚甜腻的气息与轻唤,却诱得明楼快要失控,只因他过去拥抱的一直都是阿诚的中庸伪装;他俩的情事虽有欢快,但终究是情意更浓,阿诚的紫檀香气几乎快成了他青春时光的回忆,差点就要忘了他第一次吻阿诚时,紫檀赖着红桧撒娇的心动与醉人。

  但明楼仍克制地让嘴唇只靠上阿诚的眼睫,只为等着肯定的答案。

 

  「…答应我,阿诚…」

 

  阿诚终于不再抗拒,握紧了明楼的手含首,「但咱们、动作得快……」

 

  彷佛已在脑中作足了推演,明楼动作流畅地松开了阿诚的领带与衣扣,拉下衣襟,露出了精实而美丽的肩线,他先在阿诚干渴的唇上,落下一个湿润的深吻作为安抚。

 

上車請走(PLURK PASTE

袖底全文

 

  同床共枕对于两人而言虽然早已寻常,但今晚却多了份欣喜,不过这份欣喜,却还是有些遗憾。

  明楼从背后环抱住阿诚,掌心隔着衣料,不舍地抚着他的下腹。成结标记本已让坤泽有些昏昏欲睡,但明楼的举动却令阿诚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这动作意味着什么。刚才他吞下酮素药丸时,明楼为难与惋惜的表情还甚是鲜明,这会儿又搔着他的肚子,如此温柔的大哥……他的乾元,又怎能令他不心折呢?

 

  「大哥……来日方长。」阿诚覆上明楼的手背,温柔安抚着。

  「没想到……让你给笑话了。」可舍不得也是真,那是他和阿诚……可能会到来的孩子。

  「虽然来日方长,可到时你可别先不行了啊。」

  「……我行不行?你还不清楚?」这小子,就知道仗着得宠拿翘。

  阿诚衔着笑意,翻身面向明楼,一如儿时般的淘气。

 

  「那就别担心了。我等着。」

 

  对上枕边人真挚又纯净的眼神,明楼这才宽了心,伸手将那沁入红桧的紫檀香气尽拥入怀,感受这短暂却又真实的幸福。

=FIN=

评论 ( 20 )
热度 ( 217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