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樓誠】苞蘊時光 02

苞蘊時光 01

正體中文請走

==================

  

  明楼一直以为自己待阿诚的好,是基于兄长的责任与亲情,但渐渐地,他发现无法欺再骗自己了。

  阿诚从小跟他亲,什么心里话向来都只对他一个人讲,作为兄长能够被弟弟信任,明楼对阿诚自是多了一份关心。他和大姊从不怕阿诚伸手向他们讨些什么,就怕他什么都不说,但幼时吃的苦,终究让他成了个惜福的孩子,阿诚唯一向他开过口的,也只有书房里的那些书,每当阿诚拿他那圆圆的小鹿眼望着他,说以后要跟大哥念一样的学校,明楼总克制不住心底汩汩涌升的爱怜。

  他喜欢在周末的午后带着阿诚出门,去到大学里树荫下的草地上,吃着点心水果,清净地享受阅读。阿诚总是自告奋勇要帮忙,提着装了水果或吃食的小提篮,在他身边摇摇晃晃,看着那奋力的小小身影,他总会庆幸上天能让他与这个孩子相遇。虽然小孩子的专注力不及成年人是理所当然,可不知究竟是太使力,还是气氛过于悠闲,即便阿诚总会认真看着自个儿的书,但最终仍得靠着树干睡得东倒西歪,明楼摸清了小家伙的这点习性,看阿诚打起瞌睡时,便会将他一把抓过,让他的头搁在自己的腿上睡,时间一久,每当阿诚想睡了,就会像只温顺的小奶猫,悄悄地趴上他的腿,有时自己看得太过专注,回神过来才会发现,阿诚早已在自己的腿上睡熟了。天使般纯净的小小脸蛋,还有额际上细软无比的发丝,明楼抚着幼小的阿诚,总要出了神,时间彷佛也跟着他指尖的眷恋,凝滞在每一个和煦如是的午后。

  岁月奈何如梭,升上中学的阿诚虽还跟着他去看书,但不知从何时起,阿诚已不再靠着他打瞌睡,常常只是目不转睛,熠熠有神地看着手中的书本。

  幼嫩的小芽转瞬便抽成了翠艳的苗,虽还未脱稚气,却已日益茁壮挺拔,那个总是会黏着他睡的小家伙,都已经这么大了…明楼看着欣慰,却也难掩落寞,因为那更意味着自己再也不是他小小世界里的唯一,阿诚的视线,终将会有别人的身影……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阿诚别再长大……

 

  他知道他办不到也不可能办到,但莫名的嫉妒有如恶魔的种子,撒在他的心底,孵出了芽,扎下了根,长成了纠结的藤蔓,随着阿诚的成长,日复一日地更加紧缚,缠得他就快要喘不过气。他以为将更多的心神,花在课业研究,用于瞒着大姊的政治活动上,就能转移他脑子里的疯狂念头,然而这一切不但一厢情愿,更可说是徒劳无功,因他越是疲惫,就越是会浮现阿诚烂漫的笑,想听他喊自己一声「大哥」,捏捏他稚嫩无暇的脸颊。

  那日他回家回得晚,才刚踏进家门,大姊便叫他赶紧进书房,阿诚好像要跟他说些什么要紧事,已经在房里等了他一晚上。他推开房门,没听见预想中的一声「大哥」,便猜测阿诚大概是等他等到睡了。果不其然,阿诚蜷着身子,怀里还抱了本英译的伊索寓言,在他床上睡得正沉。

  明楼放轻了动作,在床沿坐下,凝望着床上的人儿,思绪又飘缈了起来。

  仅仅是听到「阿诚在等他」,便能让他感到无比安心,他终于发现,并不是阿诚需要他,而是自己渴望着被阿诚需要……

  至少现在还能是他眼里的唯一吧?

  明楼吞下这甜蜜的苦楚,还一边嘲笑着自己的无可救药,但等了一晚的少年,只为亲口对他诉说自己的喜悦,想第一个与他分享,他不只为青出于蓝感到骄傲,那份心意是如此地可人,也如此地贵重,令他惊喜得几乎失去了从容。

  明楼不由自主地将阿诚拥入怀中,彷佛这样阿诚就能听见他心里的话──那些不被允许,也说不出口的话。他搂着阿诚,一如往常地问着阿诚想要什么奖赏,却浑然未觉抚摸阿诚脸颊的动作,早已沾着丝丝情意,将他的想望给泄了怀中人,等他发现时,阿诚的脸早已红透,羞怯地握住了他的手……

 

  『想要跟大哥两个人……一起出去玩。』

 

==================

鐵定要出事了啊...............w

评论(9)
热度(66)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