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樓誠】苞蘊時光 03

01 02

24樓X15誠

正體中文請走

==============

  大哥以前总喜欢捏他的脸,虽然是同样的动作,却与那女人揪着他的恶意全然不同。他感觉得出来那是出于大哥疼他,喜欢他,只是最近开始觉得有些别扭。 

  有回阿诚鼓着脸打趣说,要大哥别再把他当孩子宠,大哥听了点头笑了笑,说了声知道了,往后那些捏脸摸头的小动作,便再也不冲着他作。

  他知道大哥虽没完全把他当作成年人,但只要是自己说的话,大哥都会放在心上,受到尊重固然开心,却也令他苦恼了起来……毕竟嚷着要当大人的是自己,可当他看见大哥拍着明台的小脑袋,与他童言童语时,才发现自己还是想作回大哥掌心下的孩子。

  某个晴朗的周末午后,他与大哥一如往昔,在树荫下阅读共享闲静,以往他总是很能专注于书本的,可这天却有些分神。阿诚想着,如果他像小时候一样打瞌睡,大哥会不会再拍拍他、摸摸他,让他枕在大哥的膝上睡呢?

  但阿诚终究脸皮薄,没敢付诸实行,只能隔着书本,悄悄地偷看明楼。

  高挺的鼻梁架着眼镜,金色细框更显得他英气睿智;视线投向书本之故,垂下的眼帘彷若半阖,眨眼时睫毛的闪动也格外清晰;还有大哥的眼折子深邃又漂亮,底下的眸子更是炯炯有神,熠熠有彩,大哥看书的表情,还是那么好看呀……

 

  『不看书,光看我?』

 

  明楼的声音着实令他吓了一大跳,阿诚本想装作没事回到书本上,却因为心虚而更显慌乱,明楼阖上书,抿起嘴笑了开来。

 

  『怎么啦?』

  『……我、我想吃点心。』

  这是他能想出最合理的借口了,总不能说,他正在看大哥看书的样子,这多难为情呀!

  于是明楼掀开了提篮,将三明治递了过来,阿诚正准备要拿,却被明楼一个抽手扑了个空。

  大哥!

  阿诚红着脸,虽没把不满给喊出来,但不知所措的困惑表情全写了在脸上,明楼见状,自然地伸出了手,笑着捏了捏那气鼓鼓的脸蛋,作为安抚。

 

  『小孩子……』

  『…我才不是!』

  『好好好,不是就不是,来,快吃吧。』

  口中说着不是,可大哥还是揉了他的头发,看起来还很开心的样子。作回大哥眼里的孩子,以及这久违的碰触,确实都是他期盼已久的,但他不明白的是,自己为何仍为大哥当他是孩子而感到有些失落?

 

  这些日子以来,阿诚一直都没能厘清自己的心思,但美丽的意外却已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心间。

 

  他以为自己早已熟悉明楼的拥抱,为何那总会带给他无限安稳的怀里,此刻却令他难受得喘不过气?为什么越是贴近大哥,他的心脏越是跳得飞快,快到他觉得大哥一定能听见他的心跳声……

  可是,这份难受他不但不讨厌,还有点喜欢。

  大哥的指尖轻轻划着他的脸,力道虽和过去同样温柔,感受却有些不太一样;他倚靠在大哥的胸前,听着他有些急促的呼吸,整个人都变得热烘烘的……

 

  大哥问他想要什么奖赏,但他依然觉得,自己若是再要些什么,便会再也承受不起了。他的愿望,大概就是能一直待在明家,早日成为明家的臂膀,明家的羽翼,希望大哥大姐能以他为荣吧。不过大哥好像早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在他开口前便安了个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

 

  『上了高中就真的是大孩子了,要对自己负责,所以这是最后一次跟大哥讨赏的机会喽,可不许说不要。』

 

  他回想起这段时间以来,只能看着大哥却无法向他撒娇的寂寞,他终于发现那异样的恋栈,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大哥只会对还是孩子的他这么作,那么最后就请容许他任性一回,用弟弟的身分,索求他想要的温存吧。

  怯生生地,还有些紧张,阿诚握住明楼的手,说出了自己的想望。这是他第一次顺着自己的所欲所求,而向明楼开的口,而他也准备将那荒谬的不堪包藏其中,待愿望实现之后一并埋葬。

 

  因为他发现……自己怕是喜欢上大哥了。

 

=================

下一回

  哎呀我要向歲月之聲太太獻上我的膝蓋OQ

  因為下一回就是要寫大哥帶著阿誠去騎馬呀...........

  預告一下設定XD,明家有兩匹馬養在馬場,是明把拔當初送給明鏡和明樓的馬。黑馬的名字取自厚德載物,叫「載德」,是明樓的馬;白馬名字叫「若水」,取自上善若水,是明鏡的馬。明樓因為還是學生,所以偶爾還會去騎騎馬,但因為大姊很早就接手家業,而沒能繼續學習馬術,所以若水有點寂寞。(笑)

  歲月之聲太太完全畫出了我想像中的樣子,可能因為是鉛筆稿所以沒有上色,但我真的也是想讓他們騎白馬!嗚嗚覺得好幸福啊啊啊啊!

 

评论(8)
热度(44)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