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樓誠】光陰的故事

這篇是苞蘊時光的結尾~收錄時不會另外命名,

因為剛好很合今天深夜60分的關鍵字就先寫了&取了個名字!

依然是樓誠的小日子,猜猜他們幾歲&住哪裏呢?XD
差點忘記主頁君OQ!!!

@楼诚深夜60分

=============

  巷口的凤凰木花开正盛,红艳如六月的太阳,那是毕业季的温度与颜色。

  明楼与明诚住的地方,附近好几所高等院校,每逢这个时节,总要看到穿着黑色毕业袍的大学生,在那凤凰花开的路口上合影留念。

  他们的宅院离街口有一小段距离,靠近巷底静谧得多,围墙外的樟树栾树庇荫着庭院,带给他们不少绿意与蝉鸣,也为这炎炎夏日添了不少凉意。

  他们在此深居简出,任凭时光荏苒,已不知送走了几个春秋。

  他们的前半辈子虽也不计寒暑,但心情却大不相同,那时得别把日子放在心上,好像时间才能走得快些,但现在却是有如山中岁月,好似寒尽而不知年。

  不过,时间感倒也不完全从他们的生活里退出,每当他们收到明台从香港寄来的信,看到照片里的小侄孙年年长大,便会感到时光真的是过去了。明台刚捎来了小家伙今年也初中毕业的消息,信里也惯例地附上了几张家人的近照。

  「阿诚啊,你来看看……这样子还真像明台小时候啊。」

  明楼坐在缘廊,视线穿过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盯着照片笑瞇了眼。

  那是一张侄孙儿骑在马上的照片。

  少年整身标准的英国骑术服仪,气宇轩昂地安坐在马上,那得意的表情真是像极了明台,不过孩子的气质倒是稳重,不像明台当年聪明绝顶却有些年轻气盛。

  阿诚从厨房里出来,端了一大盘切好的水果,菠萝、木瓜,都是当季正盛,还有才刚出来的小玉西瓜,黄澄澄的,刚才上菜场见了就赶紧买了颗回来,大哥夏天最爱吃。

  明楼的牙齿没从前那么好了,苹果、脆柿这几年都不太能咬,上了年纪甜食也得忌口,总让明楼馋得慌,所幸夏天的水果偏软,选择也多,阿诚只好多准备些甜度高的水果给他解馋。

  他将果盘搁在明楼腿边后也跟着坐下,并在上头插了两根牙签。

  「你看,耀宗学骑马,像不像明台?」

  阿诚接过了明楼递来的信和照片,仔细地看了起来。

  明楼插了块西瓜放进嘴里,顿时觉得心情也凉爽了起来。着实的夏日滋味。

  「还真像呢!在香港学的马术可正统了。以耀宗的资质,往后去剑桥应该也没问题的吧。」

  「他小子还不想去呢,说是非政经学院不读。」这菠萝甜却不咬嘴,品种真是改良得越来越好了。明楼嘴上回着,心里也叹着。

  「那是也不错啊,继承你这左派经济学教授的衣钵。」

  「左什么呢你小声点!还有什么衣钵,索邦大学都裂成十几块了。」今天木瓜肉倒是生了点,没昨天的甜。

  明楼插了块西瓜递给阿诚,要他张嘴。

  「干什么呢?肉麻兮兮的。」

  「你不是看信没手吗。」

  阿诚撇撇嘴角,笑在心里,张嘴咬走了西瓜。

 

  「可惜当年走得太仓促了,以前都照片都没能带出来。」

 

  见阿诚看信看得专心,明楼又插了块菠萝递上,阿诚这回倒没再别扭,直接张口接了过去,明楼觉得满意颔首,然后不着痕迹地,吃完了盘内的木瓜,只留西瓜和菠萝。

  他静静看着专注的阿诚,眼神如初恋时一样温热。就算儿孙可爱,也不及当年马上依偎在他怀里,爱他爱得哭红眼的少年。他穿着自己送给他的马术装,是那样地灿烂,那样地令他心动。就算没能留下一张照片,只要看着阿诚,那些属于他们两人的故事,便会时时在他脑海里搬演,彷如昨日,明媚依旧。

   感受到明楼的视线,阿诚也抬起了头。

  「你在想什么啊……」

  「想你。」

  阿诚笑开,表示接受了明楼的调笑,他放下手中的书信,这才注意到盘子里的水果。

  「今天的西瓜不好吗?是不是刚出来,不甜啊?」

  「好吃,但木瓜得再摆一天。」

  「那你还把木瓜都吃光了?」

  「年轻时,你把最好的都给我了,现在还不把好的都留给你吗。」

  「装模作样。」

  「家里又没别人,我演给谁看?」

  年轻时的甜言蜜语,现在化作了最平凡的感动,阿诚不再为明楼的告白而脸红心跳,却比以往还要常酸了鼻头,湿了眼眶。

  他希望还能再听着这些话很久很久。

  明楼挪开了隔在两人之间的果盘,揽过他的腰,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只要阿诚一泛泪,他便要这么做才能抚去胸口的疼,数十年如一日。

  

  「太阳那么大,不热啊……」

  「还会热,就好。」

  

  他抚上他的手,吻去他眼角的泪花,搂着他,又回到了最美的苞蕴时光。

 

===========

台詞上的裏設定:

1.明樓年紀大概快要70歲~

2.住在日式的木造房(也就是台北的青田街附近),是渡海來臺學者教授常會分配到的宿舍。

3.當時KMT白色恐怖,看馬克吐溫也當作共產黨(因為跟馬克思一樣有馬克w),所以左派不可說。

4.60年代巴黎學運,索邦大學分為13所巴黎大學

5.明臺的孫子姓黎

6.老人家最喜歡拿相片說裡面的小孩長得像誰誰誰的以前(爆)

7.光陰的故事是台灣一部在講眷村的連續劇,描述1960年代至1990年代一個虛構的眷村。

8.倫敦政經學院主張的福利國家與劍橋以凱恩斯為主的自由經濟學派,至今仍相互競爭,並影響著英國的經濟政策。

评论(29)
热度(76)
  1. Loeyce阿橘.P 转载了此文字
    在心底为楼诚想象的未来大概就是这幅景象,有沉李浮瓜冰雪凉的惬意,也有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闲适。挨过半生凶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