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樓誠】苞蘊時光 05

24樓X15誠

前一話

前面回數請愛用tag #琴瑟錄

=========================

  虽然没能骑上若水,但能坐上大哥的马也十分令人兴奋。

  这是他第一次骑上真正的马……不过应该只能算坐在马上,被大哥牵着散步吧?

  秋日总令人多愁善感,置身天地之间似乎更是如此。少年的视线投向不定的远方,尚未退却稚嫩的脸庞,已悄然换上为情迷网的愁思。

  曾经他的世界就只是一方小小弄堂,因为有了大哥,他终于看见了那外头的新奇与美好,然而当他的世界日益开阔,却也害怕着有朝一日,那世界里再也见不着明楼。

  如果大哥不再站在他的身旁,那些景色是否依旧美丽?

  

  『怎么啦?闷闷不乐。』

  明楼在马前牵着乐山,侧着头看着似乎有些发愁的阿诚。

  『没、没有啊。』

  大哥的问题,他无法答出口。

  因为今天过后,他已经做好了与大哥分道扬镳的觉悟,他不能也不会再赖着明楼惯他宠他。卷在一起的绳将松开成两条线,虽然不再交集,但至少还能并肩同行吧?一想到这里,阿诚的心里便酸得怎么也笑不出来,但要是被大哥发现,坏了出游的兴致可就不好了。

 

  『还在想若水?』

  『啊,是……是的。』这个借口倒是不错,阿诚赶紧顺着应了答。

  『……小傻蛋。』明楼停下马,看着他笑瞇了眼,『你往前坐一点。』

  『大哥?』阿诚移动了一下位置,却摸不清明楼的意图。

  『等着啊。』

  明楼松开了缰绳走到马侧,踩着马蹬一跃便利落地坐上了马鞍,阿诚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是,整个人就被明楼给裹在了怀里。

 

  『大、大哥?!』

  『只能坐在马上被人牵着很无聊吧,我以前也这么觉得。』

 

  双手越过阿诚的腰际拉起缰绳,再抱住了他的腰际往自己拢,明楼调整确认好位置,双腿一夹,马儿便慢慢地跑了起来。

 

  『若水是匹好强的马,虽然觉得寂寞,但并没有沮丧,他只是一直在等,等着他的伯乐再次出现,如果你想成为他的伯乐,就得和若水一般坚强,牠才会认同你。』

 

  低沉的嗓音和着风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明楼的一席话虽没看着阿诚说,但每一句都如雷贯耳,直接撞进了他的心底,胸口和耳根都为此热了起来。

 

  『抓紧,要跑起来了!』

  『!!』

 

  马蹄起落的声响渐渐加快,秋日的凉意也化为疾风,呼啸划过了阿诚的面颊耳畔,他双手抓牢了马鞍,有些紧张但并不害怕,因为大哥就在身后带领着他。耳边便是大哥急促的吐息与号令,背脊几乎能感觉到他胸口的热度与心跳,他们的距离是如此地贴近……

  虽然他只能抓着调整平衡的空隙抬眼偷望,但自己还是为那英气勃发的表情而悸动不已。当他听见大哥愿意教他马术,他简直克制不住自己的欣喜与开心,他不只想让若水能再度体会与主人一起奔跑的快乐,他更希望自己是跑在大哥的身边,与他并驾齐驱的那个人。大哥给了他这个机会,他也相信自己一定做得到!

  共享着明楼给予他的速度与刺激,迎面而来的强风吹得他眼睛就快要睁不开,无论呼吸还是心跳,他们起伏的节奏是那么的一致,好几个瞬间,他觉得自己彷佛就要和大哥融为一体了!

  理智上他不觉得他们跑了很久,但阿诚心里却觉得每一秒都有如四季一般长,身边过眼的景色彷佛成了跑马灯,映着大哥带他来到明家、第一次坐在明家的桌上吃饭、牵着他的手去上学、第一次握着他的手教他写字,写自己的名字,和大哥的名字,一幕一幕,至今仍鲜活不已。他生命里的每个转折都有大哥的身影,他的眼里怎么能不看他,心里怎么能不装着他?就算身躯已是如此地亲密,但心底对于大哥的爱慕却还是管也管不住,满得就快要溢了出来。他慌张得红了眼眶,但这回,大哥却帮不了他。

  将阿诚护在怀中奔驰,明楼其实还是动了点私心,他得以拥抱这柔软的身躯,因为他还享有兄长的特权。阿诚神色里的忧郁他无法不在意,也担心阿诚不再与他知无不言,所以才想以这野性直白的速度感,试着让他卸下心防,但这急骤的血脉喷张有着太过亲昵的碰触与独处,阿诚抓着马鞍的手不知何时攀上了他的手臂,这份信任与依赖反倒让他的占有欲更深了。明楼逐渐缓下马速,他克制着喘息,也听见阿诚的呼吸,他摸摸他的头并要他转向自己,想问问他,是否喜欢马上奔跑的感觉,却在他仰起脸庞时发现了泛红而浮肿的眼皮,明楼顿时紧张了起来。

  『怎么哭了?是不是伤到哪了?』

  『大哥……』

 

  一旦对上明楼的眼睛,阿诚便知道自己再也忍不住了。他想把这些日子来的心情全部说出来,就算会被大哥责骂会被处罚他都要说,他不奢求大哥接受,就像以前一样,是他向大哥的例行报告……

  阿诚的心中一片慌乱,他只能不断地这么说服自己……

  

 『就算会长大,但我可以永远作你的弟弟吗……?』

 『……阿诚?』

 『因为长大以后就再也不能做了吧……只有当个弟弟,大哥才会一直牵着我抱着我。』

  乍听阿诚的告白,明楼还以为自己的鲁莽带给阿诚困扰,心先凉了大半,岂料,阿诚竟与他有着同样的迷惘。他的声线有些颤抖,眸子里蓄满泪光,用尽全力倾诉,却不敢有任何的想望与奢求,这份纯真的爱几乎甜得教人心痛,明楼收紧了臂膀,只想将阿诚搂得更深。 

 

  『阿诚,你该做你自己,不能永远当个弟弟……』

  

  他话还未说完,阿诚便以为自己的心意被拒绝而落下了泪,委屈的模样让他的心也都要揪成了一团……

  『大哥还没说完呢。』

  他一边捻去阿诚颊上的泪珠,继续柔声补充。

  他要阿诚成为独立又出色的人,是有着思想与主见的个体,可是他也会永远地爱他,这份爱不会因为他长大了而停止,他会一直将他抱在怀里,牵着他的手,无论经过多久。

  『大哥还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没能早些发现,所以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大哥……』

  明楼的歉声让阿诚赶忙摇头,或许是预期之外的欣喜,剧烈的情绪转换反倒让眼泪掉得更凶,试探性地,明楼吻上他发红的眼角,但少年依旧不敢索求,于是他化被动为主动,他要少年知道,他完全值得拥有自己全部的爱。

  他沿着泪痕细细宽慰,从脸颊来到嘴角,来到下颚,最后便是令他时时思暮遐想的唇……吻去那些带着苦味的咸涩,将蜜也比不上的甜,一缕一缕地抹上他的唇瓣,递入他的口中。

  他勾着阿诚的嫩舌进入自己的口腔,少年的响应羞涩,却仍有着不甘示弱的倔强,那交缠的节奏如方才合而为一的奔驰,澎湃了他们的血液,催化了他们的情愫,而吐息与亲吻的角度更是深深契合。阿诚渐渐地凝住了呼吸,揪起了他的前襟,明楼这才察觉,他要是再不赶快放开阿诚,小家伙就要晕在他的怀里了。他们不舍地停下了吻,但蜜津的丝线仍在红肿的唇间藕断丝连,明楼与阿诚抵着对方的鼻尖轻轻喘息,不时地还要噘起嘴汲取对方的温度才觉得安稳。

 

  在那之后,阿诚总算知道如何讨赏,但明楼却说这不是讨,而是阿诚赏给他的糖。他的小情人时常趁着两人独处时,红着脸向他要一个吻。他总会阖起眼,微微地翘起粉润的嫩唇,等待他的到来。

  少年偏爱偷尝禁果,但他可不能不知节制,毕竟阿诚还小,他想等他再长大一些。轻啄着这份含苞待放的酸甜滋味,明楼总是如此告诫自己,但阿诚的响应却屡屡魅惑着他,无论是结束亲密时的恋恋不舍,或是沉醉其中的迷蒙眼神,阿诚虽然从不敢多要,但明楼读得出他眼里的期待,彷佛这才是魅惑他的果,小巧可人却又鲜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咬破,任由甘美的汁液浸润他的舌,他的喉……


=============

下一話

评论 ( 15 )
热度 ( 56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