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樓誠】苞蘊時光 06

24樓X15誠

前面回數請愛用tag #琴瑟錄

05最後一段加了一小段,可以點回去補看一下(還有這樣的喔w)

為了講究蘇度(?)在用字遣詞上龜速的我.........

還有七天要送印=皿=!!

=========================

  在春天进入尾声之前,明楼请了裁缝师傅来家里,为阿诚量身订做整身马术使用的装束,当明台知道阿诚是要跟大哥去学骑马,自然也嚷着想去,但明镜知道马场的规矩,这回儿也没答应,哄着明台说他年纪还太小,大哥教阿诚,他在旁边会很无聊,等大姊下回有空,再带他一道去。

  阿诚张开了臂膀由师傅丈量,听见明镜要再去马场,忍不住朝明楼递了个笑,这一切彷佛还是昨日的光景,转眼间,阿诚便已毕了业,捧着他送给他的毕业花束,坐在自己的副驾驶座上,准备迎向他们的马术课。

  他预计先带阿诚到裁缝铺子里取修改的马裤,当初已经稍微做长的裤管,不到两个月竟被阿诚长高的速度给赶上,暂时收折的裤脚也提早恢复了原来的长度,预言似地算准了阿诚身高。

  阿诚的举止素日里依然是一贯地稳重,但他不是没有发现少年急于想长大的那一面,除了没事便找他打羽毛球,即便早点吃的是清粥小菜,阿诚也会跑去厨房冲一杯牛奶喝了才上学。以往阿诚站直了身子,明楼的下巴还没能顶到他的发旋,不过只是秋天到初夏的时间,他现在只要微微倾身,便能吻到阿诚的额头。

  大概亲亲吻吻的遣词还是太露骨,所以俩人便约定以「吃糖」作为亲吻的暗号,有回他在后院里帮园子浇水,大姊让阿诚来喊他吃午饭,见他带着笑意奔向自己,难得地,他对阿诚说突然好想吃糖呀,少年红着脸犹豫了一阵,大概觉得日正当中又毫无遮掩所以才踌躇不决,但阿诚最后还是靠近了他,踮起脚尖便啄上了他的唇,明楼这才惊觉,原来阿诚长高了这么多。

  以往被吻便已十分害羞的阿诚,这会儿竟然成了吻人的那一个,他满脸通红,只想赶紧逃回屋里,不料明楼却一把拉住了他,说要是这么快就进屋,脸这么红该怎么解释好?阿诚还正在思索借口时,明楼便拿着水管喷了他一身湿,阿诚觉得自己根本被大哥给戏弄了哪能服气,就着地上的积水想也没想就向明楼拨去,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笑闹了一阵才又被大姊吼进屋。

  明镜一见到两人沾满泥巴又湿淋淋的衣裤,自是把明楼给数落得狗血淋头,年纪这么大了也没当哥哥的样子,净知道带坏阿诚,野得脸都红了,诸如此类;阿诚瞄见明台在餐桌上苦着脸,显然是肚子已经饿扁却还不能开饭的委屈,他细声开口帮明楼向大姊求情,说先让明台开动吧,小孩子忍不了饿,明镜指了指明楼,阿诚都比你懂事,便去照顾明台吃饭了。

  他拉过阿诚的手进屋,拍拍他的肩,推他上二楼回房更衣,明楼站在自己的房门边望着他上楼的背影,顿时觉得这顿骂挨得还真值,不但讨到了糖吃,以往总是被他护着的小家伙,这下竟然也会护着他了……

  他的阿诚真的长大了。

  明楼驾着方向盘,回忆这半年来的种种变化,幸福的笑意在不知不觉间便攀上了嘴角,身边的阿诚似乎也察觉了他的余光,想看他又不敢看他,只好盯着花瓣低头不发一语,任由双颊渗出羞涩的红。

  这段时间里,他不只注视着阿诚的蜕变,也细心呵护这份含苞待放的爱,暧昧的恋心随时光流转悄然绽放,明楼纵有为人兄长的从容,每每当他意识到,当他想着阿诚时,阿诚的心里也正装着他,世上还有什么事物,要比这心意相通的俩俩思慕,还要令人心动呢?

  不一会儿,车子驶向路边的树荫缓缓停下,似乎已经到了目的地,待车停稳熄了火,阿诚便搭上了门把准备开门,但明楼却按住了他的手,还取走他身上的花束放去了后座。

  恋爱的花香在夏日微热的空气里轻轻荡漾,少了花束的阻隔,两人的物理距离更近得只剩咫尺,明楼突如其来的靠近不只令阿诚心跳加速,如炬的深情目光,更将他锁在座椅与恋人之间动弹不得。

  「……大哥?」

  阿诚怯怯地唤了一声,但明楼的注视依旧,少年纵然害羞却不闪躲,坦然迎向视线里的灼热,他回望明楼的眼瞳,并在深处看到了自己,眼中的迷惘渐渐褪去,将欲开口的千言万语,都化进这纠缠的眼波之中……

  明楼浅浅地笑了,拿自己的鼻尖蹭了蹭阿诚的,隔着仅仅一张纸的距离,向着他的嘴唇低语,「我的阿诚……真的长大了。」

  大哥一直都将自己的努力都看在眼里。

  「长大」正意味着自己不再是被小心翼翼,呵护在怀中的幼雏,他放开了羽翼未丰,却努力成长的自己,并伸手邀请他站在他的身边,在未来里一起携手同行……

  大哥正在等着他。

  他们不再使用可爱的暗号来开启仪式,阿诚垂下眼帘,径自便向明楼吻去,他在明楼的唇上轻啄了一下,停顿着等待回应,明楼探出舌尖,浅浅勾着他上前,少年的手臂环上了恋人的颈项毫不犹豫,毫无保留地对他释出自己。

  两人节制的欲望在这一刻爆发开来,吻得近乎无法遏制口涎的流淌,舌尖还在忙着将嘴角的蜜津刮入口中,唇瓣吸吮擦出的惹火煽情更如鸦片一般,随血液迅速窜遍全身,任由快感侵噬躯体、麻醉心神。

  就在理智彻底撤出之际,阿诚向后退了一些,火热的喘息尚在起伏,还不忘安抚扑空的明楼,「大哥……我们还得…去铺子啊……」

  「……是,还得去铺子。」

  虽然对彼此还想要更多,但只能先苦笑踩下剎车,见大哥的表情遗憾又无奈,阿诚就算抿起嘴,也管不住笑容里溢出的蜜与糖。

 

================

大哥好像有什麼開關被打開了......

下一話

评论(13)
热度(103)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