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樓誠】苞蘊時光 07

24樓X15誠

前一話

更前面回數請愛用tag #琴瑟錄

==================

  刘家的裁缝铺子迄今已传承到第二代,老师傅年轻时便注意到这一帶外商聚集,日后缝补制作西服的需求必定大过传统的马褂棉袍,所以打早便仿欧洲的西服店,把铺子门面改成玻璃橱窗,展示最新款的旗袍或洋裁,加上作工精致,是邻近这几区的名流显贵都要指名的裁缝铺。

  明家大小的正式行头,打父辈便是交给这儿打理,现在的刘老板更是看着明镜明楼从小长大,与明家自是相熟,明楼领着阿诚推门入店,本在柜台看帐的刘老板便热络地迎了上来,似乎正等着他们莅临。

 

  「明少爷,来拿阿诚少爷的衣裤吧。」

  「刘叔,都说多少次,别喊我少爷了,我都多大了,不『少』了。」

  虽是大户人家,但明楼不是很喜欢这些暗示阶级的称呼,尤其在熟识的外人面前。

  「说哪儿的话,不是正值青年才俊吗,要不,您日后要是做了官,我就改口喊声『明大人』。」

  「刘叔您别亏我了……」

  「您看,连阿诚少爷都笑了。」

  阿诚本只是抿了抿嘴,没敢笑出声,没想到却被刘老板发现给点了名,顿时红了耳根。

  「你胳臂还向外弯?」

  见明楼佯怒教训着阿诚,刘老板更是感叹,「阿诚少爷跟了您,还真是有福气,小时候见了我还怕生呢,这会儿不但性子开朗了,个子也长得好,神采啊气质啊也越来越有范儿了。」

  听见刘老板夸奖阿诚,明楼心底的骄傲全写在了脸上,他揽过阿诚的肩膀得意道:「那是,既然阿诚进了明家的门,自然要有我明家风范。」

  「有您明少爷的风范。」

  刘老板这番话说得并不谄媚,更像熟人间的打趣,明楼也乐于收下这亲切的「奉承」,「看来我以后得多让阿诚来跟您学学做生意的待客之道了。」

  「还请您多关照了啊……嗳,我这差点给忘了,您俩进来之前,冯老夫人那边给我来个了电话,喊我赶紧过去一趟,阿诚少爷的衣裤我拿给您,要试装还是换装,尽管自己来,我去去二十分钟就回来,二位要是赶着离开,帮我把店门给锁着带上就行了。」

  「刘叔您忙,我们没什么要紧的。」

  刘老板将改好的货交给明楼,匆匆地出了店门,明楼目送他离开,才又把视线移回阿诚身上。

  「人家夸奖你,开心了吧?」

  「最高兴的明明是大哥呢。」

  「你啊,看破不说破。马靴给我,还不快去换衣服?」

  「知道了!」

  铺里没了人,两人讲话也昵了起来,阿诚拿手中的靴子跟明楼换了衣服,乐呵呵地抱着衣服进了更衣间,明楼拿他的伶牙俐齿没辙,只好苦笑在外候着。

  他想起最近阿诚的胆子似乎大了起来,不但敢拿地上的泥水泼他,有时还会故意轻踩他的痛脚,不过明楼并不为此感到恼怒,因为那些并非肆无忌惮的撒泼,听来反倒像他的小情人黏着他的话,找他拌拌嘴。他乐见阿诚这样的转变,因为这正意味着阿诚不再唯他是从,并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主张;还有刚才下车前令人迷醉的深吻,明明先引诱阿诚的是他,但最后无法自拔的也是他,他的恋人彷佛是天使与恶魔的同体,纯洁却又勾人魂魄,他珍爱他尚且柔弱的稚嫩,更恋着他愈益出色的优雅,他的成长宛如各式各样的惊喜,有时贴心温顺,有时性感诱人,明楼拿拇指拂过自己的下唇,正回味着似有若无的芳醇余韵,阿诚也刚好从更衣间里出来。

  「……大哥,我这样穿对吗?」

  阿诚走到落地的镜子前端详自己的打扮,觉得有些别扭。这套装束虽然并非第一次穿上,但先前在家试着时仅只是试试分别的尺寸,师傅怕他青春期长得快,建议尺寸稍微做得大些好,当时穿起来还略显宽松的裤管,现在则已经十分合身。

  阿诚没穿过如此贴腿的裤子,站在镜前有些扭捏,表情也不甚自在,令明楼忆起阿诚小时候第一次换上西服短裤,还羞得脸都红了的可爱场景。

  「别驼背,腰打直。」他走到阿诚身后,一掌按住他的肩膀,一掌推上他的腰杆。

  阿诚得令立刻挺直了背脊,明楼见了点点头,拿过马靴交给阿诚。

  「会穿吧?」

  「会。」

  但裁缝铺毕竟不是鞋店,没有可让人稍坐换鞋的矮凳,阿诚拎着靴子单脚站立,晃了半天也没能把脚给套进靴子里,明楼觉得可爱隔山观火了一阵,想想自己还是别那么坏心,才走到阿诚身旁,拍了拍自己的腿面:「踩这儿吧,再晃下去太阳都要下山了。」

  他单膝跪了下来,拿过一只靴子,将拉链拉到底,翻下柔软的牛皮,露出了鞋槽。

  「脚放进来。」

  阿诚单手扶着明楼的肩膀,乖乖按着指示动作,明楼浅笑着,把靴筒的皮革沿阿诚的腿肚整理好,才又慢慢将拉链给拉上。

  「……谢谢大哥。」

  阿诚低着头,觉得相当不好意思,自己都那么大了,竟让大哥像小时候一样帮他穿鞋,亏大哥刚才还说他长大了。

  「大哥,这马靴的好奇特呀,和你的不一样呢……」

  「以前的马靴都是绑绳的,穿起来十分麻烦,这款是新式的,想买给你试试看,怎么知道你连鞋都穿不进去。」

  明楼调侃起阿诚,自是激起了他不服输的性格,阿诚照明楼刚才的示范如法炮制,三两下就穿好了马靴,明楼起身拍了拍裤子,看看还鼓着脸的阿诚,只好笑着点点他的鼻子。

 

=========================

下一話

  為了這雙有拉鍊的馬靴竟然大概花了半個多小時在查拉鏈究竟是甚麼時候傳入中國(爆)

不太重要的冷知識w

  拉鍊1930年從日本商行傳入上海,但尚屬輕手工業無法大量製造,必然是很高貴的東西&拉鍊的發明本來就從馬靴開始。本來想說豈不是剛好,但驚覺,若1940的阿誠28歲,1930是18歲,15歲的時候中國根本還沒有拉鍊痾!

  只好擺闊整雙都從外國進口了~(燈愣)


评论 ( 11 )
热度 ( 47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