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我眼裡的「嫌疑人X的獻身」


  這不是一部電影,而是一個日本社會最深沉的縮影。

  堤真一是我最喜歡的日本演員沒有之一,嫌犯X的獻身是我最喜歡的堤真一電影也沒有之一。

  所以想當初知道凱開要出演這部作品時自然是很興奮,以及聽到共演者是張魯一大大,心中立刻安了心也皺了眉,唉,凱開大概是演湯川學吧(不然是能演鄰居太太嗎),但豈不是割雞用牛刀?囧

  看到這裡,應該就知道我個人對於湯川學一貫的印象了,但選角確實也得找個像福山雅治一般的國民老公才有辦法說服人就是。(爆)

  我個人並不是很喜歡連續劇「破案天才伽利略」裡的湯川學,那是個非常日式主角的演出方式,符號化的行動,標籤化的台詞,誇張的性格,解謎時一定要在黑板上亂畫,不動的凡心被觸動了便要傲嬌來句実に面白い,完全不管周圍的人怎麼想,只對自己有興趣的物理感興趣。

  這種輕微亞斯伯格症的天才是日本連續劇頗受歡迎的喜劇角色,因為一季日劇通常是10集,且每週才播一次,能快節奏演出,並讓人印象深刻,自然是十分理想的表現方式,例如堺雅人飾演的古美門(但我喜歡古美門因為他扮醜搞笑而不是耍帥哈哈),他們作為主角,總會在庸庸碌碌的配角之間鶴立雞群,彷彿不屬於這個凡間,是上天派來世上的救世主,是一個有著人類外貌,卻掛著「神」的符碼的角色,這種對比也是時常為人津津樂道,因為他們能解決一切問題。

  但,如果回到一般做為「人」的思維,這般演出的湯川學為什麼可以是人生勝組,而石神哲哉卻是魯到不行的魯蛇(loser)?難道4因為他長得比較帥嗎?我不服喔對我來說堤真一比較帥!XD

  直到看完容疑者X的獻身,我才覺得,因為有了石神的存在,這裡頭的湯川學才開始有了血淚有了溫度,成為了一個「人」——即便他的戲份相較於連續劇而言,只能算得上是配角的程度,但卻能讓我回去把伽利略的連續劇給看完,這部電影反過來讓我能認同湯川學這個角色。

  所以,即便從「容疑者Xの献身」,來到「嫌疑人X的獻身」,這個文本我個人還是想從石神哲哉這個角色開始談起。

  首次翻拍的電影,第一個詮釋的演員就會成為比較的範本,而堤真一確實讓石神這角色達到了一個很高的高度。石神哲哉是一個太能表現的角色了,甚至能說,誰能演到他,都會成為那人的代表作之一。

  不管是陳婧還是石泓,與其說原作還原度高,不如說詮釋方式不會太出人意料之外,並不是張魯一演得不好,其實他演得非常好,在二刷和三刷時我仍因他的諸多台詞而為了石神/石泓這個角色痛哭不已,但我以為是我太喜歡堤真一的石神,所以對石泓有種距離感,但看完後才發現可能並不是演員的問題,而是一直在思考,中國社會裡,會出現石神這種狀態的人嗎?

  在中國的舞台,石泓悲劇的發生是否有些格格不入?  

  回到開頭的第一句話,我始終認為容疑者Xの献身不單是一部日本電影,而是一個唯有在日本社會才會出現的悲劇,要談這部電影的悲劇美學,就完全不能迴避日本社會對於「人」的要求,雖然文本當然誇張化了一些,但只要看到是枝裕和也拍出了「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誰も知らない),就會知道石神哲哉這個角色,究竟會有多麼令日本人(或熟稔其社會文化者)共鳴到它的悲傷。

  中國版的電影對於原作的還原度非常高,不只是情節與演員的演出,甚至空景的美感也細膩到令人非常驚豔的地步,包括倒在殺人現場地上的節拍器無情滴答,或是困在水流裡打轉的落葉,隨著唐川與石泓的對話,而「走了下去」,但越是如此,便越是令我感到這部改編的深層危機(雖然大概是我個人雞蛋裡挑骨頭),即,它仍挪用了大和的審美品味和價值,而並未完全順暢地將其轉換為一部發生在漢人社會的文本,即便舞台與對白有著細膩的斟酌安排,卻無法消除石泓的一舉一動,仍舊是個日本人的行為邏輯。

  最粗淺的來說,石神哲哉的悲劇乃是在於,即便他是個那麼優秀的天才,卻只能「淪為」高中教師,在日本社會中,高中教師是個不上不下的職業,他的才能絕對不只如此而已,但要是在中國社會,隔壁的大媽大概就會幫他介紹老婆了吧,「穩妥吃一輩子,已經很不錯啦!」,老師這職業在婚姻市場上一直都是很熱門的啊!(笑)

  而石神與湯川仍是未婚,也是因為,日本女性並不會想嫁給這樣的男性。即便他的臉是福山雅治。因為他們都是社會化不完全的人,對於日本人來說,這樣便是沒有責任感,是不值得信任以及可以考慮的對象。

  而石神又比湯川更落魄一些,便是他無法像別人一樣「正常」,這裡所謂的正常,便是與社會產生連結,他不與他人互動,只關心他的數學,其他怎樣都無所謂,但一旦在數學上,或是自己關注的事情上,遭到自己都無法容忍的挫折,那麼他便會立刻崩潰。例如,解不出答案他會覺得自己很無用,無用到想自殺;他精心安排的頂罪在被湯川揭開後,會天崩地裂的嘶吼。他完全無法容忍在自己關注的事情上出現不完美。

  若不熟悉日本社會與日本文化,大概便不能體會這個「正常」帶給人的壓力有多大。石泓反覆唸著,這些人就像是無用的齒輪,日復一日做著一樣的事情,他具有天才的高傲,內心不屑與一般人為伍,他就像是個完美個圓,沒有任何的齒溝,靜止在自己的世界。然而另一方,整個日本社會卻也沒有要幫他鑿出溝來的意思,讓他加入這個社會的意思,你沒有溝,是你自己不好,你應該自己想辦法融入我們,跟我們一樣,自己動不了要別人幫你,就是「給別人添麻煩」,而日本社會的高度自律,便是來自這個「不能給人添麻煩」的思維。每天像齒輪一樣轉著,才是「正常」,不管你多聰明多優秀,你依然不能特立獨行,要順應大家的規律,不一樣的人,便等於間接被隔離在社會與人際關係之外,石神便是這樣的一個人。

  石神/石泓自知自己無法成為能和一般人交流的「正常人」,雖然不屑,但被整個社會排斥也確實造成了他的陰影與不自信,他始終無法如湯川/唐川一樣,直視著交談對象的眼睛。平常獨居倒也相安無事,然而因為靖子與女兒的出現,他試圖讓自己能圍著他們轉——即便他仍然只能也只願自轉。

  湯川因為與他有著同樣的天才,所以是唯一能與石神交流的人,但若是他仍舊像連續劇裡一樣高冷,便無法合理解釋為何石神會如此悲涼。比起石神,湯川的社會化程度仍是高的,他會注重外表,而日本人會以外表作為社會化的評判標準;比起埋首在純粹的數學,他選擇了應用型的物理。他自負,但他仍是齒輪,只是他是片巨大的齒輪,帶著大家轉動,或是讓大家圍著他轉動,這便是石神與湯川最大的差異。

  所以比起石泓,我更驚艷唐川的改動。

  日本版電影有「破案天才伽利略」在前,但我們並沒有破案天才唐川,這個唐川只活在這個電影劇本裡,獨一無二。別人說他是天才,他卻說魔鬼只是藏在細節裡,只要心細,人人都看得到。他始終有著人的溫度,而得以凸顯出石泓在與外界溝通上的無能為力。雖然這個角色對王凱來說並不算困難,加上選角配合人的成分也很高,但你能徹底感受到,唐川真的不是湯川學,他有很多福山雅治湯川學所沒有的特質。

  回到石神,對於他安排的頂罪,何以能稱之為「獻身」,並從中感覺到哀戚與美感,(聽說有很多觀眾看到結尾是笑出來了,大概也就更加證明這部作品仍有著濃烈的大和美學,不熟悉的人便無法get到這個點吧),也是因為石神知道,自己對於一般人的價值觀而言,是個不容於社會的「無用之人」,但陳婧/靖子不同,他希望她們能永遠在這個系統裡好好的生活,她們轉動的身影便是石神所認定的信仰與寄託,所以要他跟其他壞掉廢棄的齒輪(罪犯)一同被隔絕在社會系統之外,對他而言,其實跟現在並沒有甚麼不同,而留給她們母女一個「平凡的生活」,便是石神對於靖子最深刻的愛情,並且只要他付出就好,她們可以不必回應,完全不求回報的付出,正因為他覺得自己要不起這份正常與平凡。

  「正常」與「平凡」這麼微不足道的事情,石神卻一輩子無法擁有,出現在石神身上的荒謬,反應的便是日本社會的荒謬。

  接近片尾時,陳婧帶著女兒按了石泓的門鈴,而解救了本欲自殺的石泓,日本版的這段當中,原是表示日本人在搬新家時,會帶著自己準備的小東西分送給左右鄰居,是一項基本的社會禮儀,是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也更突顯了這對母女的「尋常」,偶然之間拯救了石神,不過換作是石泓的場合,募書看似尋常合理,但畢竟不是一起帶有尋常性的偶然事件,自是比日本少了那麼點味道。

  總體而言,這部改編是非常成功的,但因為我個人生活經驗的緣故,所以會察覺並在意這些非常細小的細節。

  說說幾個我個人非常喜歡的處理與拍攝,陳婧和曉欣殺死富奸傅堅的這一大段,我想無論在日本社會還是漢人社會都是一樣的,是一幕父權對於女性壓迫的反身性思考,殺了壓迫的根源並不是罪惡,她們而言反而是種解脫;描述石泓劇情所帶到的欣欣小吃招牌是這一面,而唐川來到欣欣小吃欲向陳婧說明的劇情,這裡帶到的欣欣小吃則是另外一面。

  至於吐槽嘛,唐川與石泓是念可以穿便服的貴族中學嘛?XD

  關於觀影體驗,這次去上海最主要的目的自然是看電影,本來想說大概看兩次就OK的,沒想到,喲,竟然提檔到抵達日啦?YO,破六億解碼九宮格啊?本著迷妹愛炫耀(?)的本能,當然是3/31能先看就先看,於是,一刷便訂在飛機從浦東機場落地後的2個小時。(笑)

  比起一刷接收情節訊息,隔日的二刷沒有那麼疲倦,開始享受劇情,相較於菅野祐悟的配樂,中國版是邀請到大島ミチル擔綱,查了一下資料,她曾經製作過《風聲》的配樂。大島著實作出了與這部電影的節奏非常融為一體的旋律,尤其從下著大雨的窗外拍向石泓的一景,從悲愴磅礡轉向潺潺婉轉進而導向下一段劇情,又或者是唐川回頭,跳接他與石泓的兒時回憶,我個人都非常非常喜歡。

  三刷是與陸續抵滬的臺灣小夥伴一起看,終於能開始分享心得,並且一致收穫了因石泓而哭花眼線的妝感。(不)

  四刷也非常有趣,這場從台灣來看電影的親友包含眷屬(笑)有12名,而我們找到了一間大概20人出頭的影廳,加上大陸這邊同好的參戰加入,於是就很豪邁的,包成場了!!!算是補了鐵道飛虎在臺灣沒能自己包成的遺憾~哈哈

  能夠跟有同樣共識的捧由們一起觀影還是最開心的~不管大哭還是大笑都可以盡情當個投入劇中的瘋子!

  最後,請影迷捧由們持續解碼九宮格啊!霸脫大家惹!!!!!!XD

评论 ( 18 )
热度 ( 57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