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庄季】披羊皮的狼(PWP/一发完)

嗷嗚嗚!能作為庄伊森上線的前夜祭真4太好惹!!汐哥也森日快樂!!!就是這臺車!就是這臺車!!!就讓我晚點滑壘滑壘回敬!今年大家都要幸福豐收!!!

奔跑的蓝汐:

* 叨叨庄软汉子就是进可攻退可守,季三哥不吃硬的,来软的准没错!
* 贈橘哥 @阿橘.P 賀文,4/16生日快樂!沒想到有緣的我們同一天生日,小破车一台请笑纳!
----------------------


庄恕和季白还没交往之前,庄恕曾跟季白说过他小时候最怕打雷,每次打雷时他会把房里的灯全都打开,裹紧小被子瑟缩在床角,两眼死盯着窗外疾疾划过的闪电。
季白特别难想象庄恕这么大个儿的家伙怕打雷的模样,他想着想着,竟差点笑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我现在不怕了。」庄恕冷冷静静喝着茶说。
「庄医生你别假镇定,盒盒盒盒盒......」
庄恕解释半天季白就是不信,还说一堆「没事有我在」、「三哥保护你」之类的耍帅话语。
自称什么三哥,你年纪还比我小呢!庄恕翻翻白眼,在心里叨叨着。
庄恕是相当聪明的男人,在外科看诊开刀技术一流,堪称杀伐决断,但下了班回到日常生活中性格就稍嫌温吞了些,说好听点是温文儒雅,说难听点就是弱不禁风,纵然一针见血的怼人,也有一种杀伤力不足之感。
可季白万万没想到,这个让他笑得捧腹弯腰的事居然能将他吃得死死的。
他们俩交往后第一次亲热就在打雷的晚上,庄恕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窗外闪电,季白瞧他样子可怜就跟着钻进棉被里像安慰孩子似的抱着他,结果不知怎么的,抱在一起很快变成亲在一起,随后庄恕不安分的在被子里对他毛手毛脚起来,季白糊里胡涂就被人给吃干抹净了。
要不是庄恕把他伺候得舒服,季白才不肯乖乖当被压的那个,不过如今已是食髓知味,他也没想要压回去,觉得这种苦力活就让庄恕来负责也是挺好,锻炼筋骨嘛!






围观庄医生裹着被子吃三哥


不老歌備用




激烈的情绪一波波趋于平缓,季白涣散的意识逐渐恢复过来,感觉背后贴着庄恕暖人的体温。他无意义嘤咛一声,将自己向后靠紧了些寻求爱人的温柔。
窗外大雨仍不停坠落,雷声轰隆隆震响玻璃窗子,然而这些都影响不了这房里享受亲密的两人。庄恕胸口紧贴着季白的背,一片岁月静好。
「你是假装的吧?」季白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
「一打雷就怕得要躲被子里,是假装的吧?」季三哥洞察世事,凭专业嗅两下就知道身后的人此刻故意收紧手臂是想装傻。「还不说实话。」
「早和你说了我现在不怕,你偏不信,我见你每次打雷都想着要回来陪我,就干脆不辩解了。」
「你......」季白一时语塞,沉吟了半晌只从牙关吐出几个字:「披羊皮的狼。」
「狼披着羊皮只为和那一只羊做好朋友,他也只吃那一只羊。」庄恕亲亲他后脑袋,暧昧道:「最好每天都能吃一、两次。」
「小心吃得牙疼。」季白咕哝完闭上眼睛,他现在只觉得累毙了。
「不洗澡?全身都是汗。」
「困了先睡一会,等等记得叫醒我。」
庄恕微微一笑,把人再抱牢了点。
好吧好吧,那就睡吧,反正大野狼会在旁边守着小绵羊。


说好了一会还帮小羊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呢!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裹着小被子披上羊皮就能把人吃干抹净,这样的庄医生也没谁了~


再次祝贺阿橘!咱们一起庆生啦!


希望你心想事成,咱們未來一年的六部曲计划也能順利完成!

评论 ( 3 )
热度 ( 535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