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譚度/樓誠】〈穿越時空愛上你〉vol.1

滑壘失敗嗚嗚!

但還是獻上賀文

 @奔跑的蓝汐  回敬譚陳!森日塊熱!雖然它是一篇中篇的開頭w

看了戀愛陰謀論的特典吼吼,對譚度滿腔熱血O///Q

篇名是休傑克曼當年和梅格萊恩的一部可愛的電影~

所以就使用了!之後會慢慢更完這篇~祝大家天天都相愛噢!

既然是賀文就要從車開始(嗯?XD)

==========

先上後下

 

  最後陳亦度還是耐不住癢了,只好拿五指扣緊了在胸前作亂的手。

  交疊的兩只無名指,繫著一對雅致的鉑金男戒,金屬碰撞產生的輕微震動,自指根開始淡淡蔓延。這一碰倒是讓譚宗明不再搗蛋,只是虔誠又溫柔地,拿拇指輕蹭著陳亦度的戒指。

 

  「……阿度,謝謝你。」

 

  即便早已熟悉譚宗明嗓音的磁性與魅惑,但陳亦度偶爾還是要因著聲線裡化不開的濃烈愛意,漏掉幾拍心跳。

  「嗯……又謝什麼?」

 

  感謝上天讓他們相遇,感謝上天讓他們相愛,自從他們一個多月前在國外完婚,譚宗明近來的謝天謝地可多著了,陳亦度心底雖然總是暗笑,手一招便能呼風喚雨的譚宗明,還想多卑微?但他仍是由著他瞎說,畢竟是專屬於自己的甜言蜜語,誰會不愛?

 

  「感謝你願意讓我走進你的生命裡。」

  陳亦度背對著他,終究是忍不住笑意,盒盒盒地笑了出聲。

  「我說,你是不是結個婚就傻了啊,跟你求婚的人是我,再怎麼樣這話也是我來說吧?」

  陳亦度翻了個身,趁機把譚宗明的傢伙給卸了出去,要是還被他佔著便宜,這互懟是還能懟贏嗎?

  「連戒指都沒準備,有人像你這樣求婚的嗎?」

  「那你說,日落之前在聖心堂前接吻,有幾個人求婚能像我這麼浪漫的?」

  陳亦度聽聞忍不住要反駁,正因為他希望他們的愛情能得到永恆的祝福,所以他才慎重其事地把人帶到巴黎帶到聖心堂前,在夕陽餘暉裡,與他盡訴衷情。

  不過譚宗明也不是省油的燈,陳亦度千方百計想瞞也沒能瞞住他,當譚宗明淡然吐露「我願意」的同時,他慢慢揭開掌中的錦盒......甜美熟透的夕陽色澤,緩緩罩染上裡頭成雙的男性婚戒,動人的驚喜躍躍閃耀,而這副對戒,現在已牢牢地圈在他倆各自的無名指上。

  大概是一道回想起了那日的光景,譚宗明又是止不住地欣喜,唇邊還銜著笑,便又吻上陳亦度得瑟彎起的嘴角。

  當熱情的付出得到的是同樣熱烈的回應,欲望強烈的男人們,終究又是陷了下去。

  若說譚宗明是霸氣的王者,那麼陳亦度便是優雅的王者。他們總愛這樣,誰也不讓誰,熱愛相互征服,享受勢均力敵,但他們並不愛勝負,也從不強迫對方臣服,只因競爭帶給他們的並不是你死我活,而是無人能取代的激情與快感--這是惟有王者與王者才能品味的遊戲。

  熱吻漸歇,陳亦度輕啄著譚宗明安撫,「可以放我去沖澡了嗎,老譚?」

  「喊誰呢?」

  「宗明。」

  「嗯?」

  「哥~」

  惟有在年齡這件事上陳亦度爭不過,也樂得不爭,譚宗明愛聽,他多喊幾聲也無妨。

  「嗯,去吧。」

  放人下床前,譚宗明硬是在陳亦度的臀肉上拍了一下,果不其然,收到愛人一記不甘被占便宜的眼刀,即便那眼色裡盡是流轉的秋波。

  譚宗明倚著床頭坐起身,毫不掩飾地欣賞陳亦度的舉手投足。看那睡袍自漂亮的腰窩翻上肩胛,淨白的肌膚瞬間便被靛青給包裹起來,然後就這麼赤著腳,步入淋浴間。

  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美好的人?而他竟然還能擁有他。

  譚宗明不只一次在心底後悔,後悔沒能再早一些認識陳亦度。

  他常常想著他兒時會有多麼可愛,然後從青澀的少年蛻變為俊美的青年,並在歲月的歷練裡,漸漸散發耀眼而迷人的光芒,他想見證他人生的每一個轉折。

  有回他西裝的袖扣鬆了,他穿著外套伸出手,讓亦度順手幫他縫緊,閒著也是閒著,一時興起便把這心事講給亦度聽,陳亦度領是領情了,但就是憋不住想笑,笑他不知是戀童還是純情,還笑得差點把指尖給扎了個洞。

  亦度還打趣說:『那這樣吃虧的可是我啊,等我有記憶的時候,你都已經長大了!』,還問他是不是想要孩子了?要不要去認養?

  『我要的可不是孩子,是小時候的你。』

  陳亦度邊收拾針線,丟了句冷淡的「肉麻」,走到譚宗明跟前,又給了記炙熱的吻。

 

 

 

 

  門後的水流聲開始潺潺響起。

  明樓披上浴袍下床,收拾著被他們……被他搞得有些狼藉的房間。

  鋪著厚實毛毯的地板,他彎下腰,拾起散落其上──其實是被他扔下床的睡衣……阿誠的睡衣。

  那是身乳白色的絲質睡衣,是他買來送給阿誠的。

  說起來自己也是別有用心。

  他趁著大姊要他來巴黎處理家中房產,好不容易才有名義帶上阿誠單獨出門。該認真的部分他自是不會耽誤,但他們都知道這趟旅行意味著什麼。

  十八歲的男孩終究是藏不住心事,飛機上,阿誠僅僅是坐在他身邊都紅了一張臉,教明樓忍不住伸手,暗暗牽緊了他。

  阿誠現在已不再只是他的弟弟,更是他的情人,這是他們最隱晦,也最甜蜜的秘密,儘管他們無法昭告世人,但在巴黎的房子裡,他們可以享受短暫的肆無忌憚,可以同床共枕,擁抱著彼此入眠,並在清晨的陽光裡,以親吻代替早安。

  昨晚兩人大概還在調整時差,加上外頭天氣又冷,兩人裹緊了棉被,笑著幫對方搓了搓手,沒過多久便睡沉了。而今天午後明樓代明鏡去簽了份合同,餘下的時間便都是他們的。

又上又下

  他突然極為慶幸自己那天能將阿誠帶回明家,因為他是他要疼一輩子的人。他要看著他長大,看著他出類拔萃,看著他青出於藍,而他的眼底也始終有他……

 

  

  陳亦度迅速地清理了身體內外,畢竟情事又消耗了不少體力,一想到明天起他又有新的企劃要開始忙,此刻他只想趕快回到有老譚的棉被堆裡睡上一覺。

  他擦乾了身上的水珠,再度披上浴袍,轉開門把,卻倏地被屋內的寒涼給凍得哆嗦。

  「老譚,你把暖氣給關了嗎?」

  但就算給關了,也不至於立刻就冷了這麼多吧?陳亦度回神,覺得房間似乎有點不大對勁……

  這格局豈不是……他在巴黎的房子嗎?不過擺設卻有些不大一樣,樣式有些……復古?

  陳亦度甩甩頭,以為自己眼花了,但再睜開眼時,景色仍舊沒變。

  

  「老譚,你變什麼魔術?」

  「……我不是老譚。」

  房內的光線有些昏黃,陳亦度定睛再看,臉是譚宗明,卻又不是譚宗明──應該說,是比現在要年輕了十歲的譚宗明。

  等等,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

  「你不是老譚,那、怎麼會在我房裡?」

  「這裡是我房裡。」

  「你房裡?」

  「阿誠呢?」

  「阿誠?誰是阿誠?」

  「阿誠是我弟弟。」

  「那你又是誰?這裡又是哪?」

  「我是明樓,這裡是我們明家在巴黎的房子。」

  明樓加重了語氣,陳亦度扶了扶額頭,焦燥與不安的氣氛開始在房裡蔓延。

  「你是說,我現在在巴黎?」

  「你到底把阿誠帶去哪兒了?」

  「我、我只是沖個澡出來,根本沒看到什麼阿誠啊?」

  明樓氣急敗壞地奔向洗澡間,裡頭確實沒半個人影,正當他想扭住那與阿誠極為相似的男子時,他看到他拿出了個會發亮的小盒子,拿手指在上頭劃個不停。

 

  “亦度,有个叫做明诚的男孩儿在我们房里,你在哪?”

  “我不知道!但我房里的男人说我在巴黎?”

 

  「你在做什麼?」

  「你別吵!我找到你弟弟了!他在我家!」

  「你家?」

  「對,在上海。」

  就算國際漫遊貴得嚇死人,陳亦度也準備直接打電話給譚宗明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正當他要結束微信的視窗,譚宗明發來了一個令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的信息……

  

  “你在1931年的巴黎。”

 

  陳亦度看著眼前與譚宗明極為相似的男人,心中暗罵了一句……

 

  沃草,現在是在演穿越劇嗎?

 

TBC...

 

 

 

 

评论(18)
热度(98)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