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人生八件事——
看看戲
逛逛展
打打字
爆爆肝
追追星
讀讀書
解解饞
開開小花

【杜方】雪霽天晴(下)

前一話 雪霽天晴(上)

 @强摘的果实不甜  強摘太太!我終於!寫完了!

請笑納!

---

  

  一道白光趁縫溜進屋內,惡作劇似地,筆直盤踞上閉闔的眼睫,擾得熟睡的人兒非得要醒。
  方孟韋皺皺眉,緩緩睜眼。
  懸浮的微塵被光線給照得晶亮,牆角的炭盆燒得只剩餘燼,看來杜見鋒也剛起沒多久,還沒給添炭,房裡的溫度自是要比夜裡還低了些,方孟韋拉緊被褥,將自己埋進枕邊杜見鋒殘留的氣息裡......

  ......如果每個早晨都能如此靜謐就好了。
  但眼窩的腫脹此刻卻提醒著他,只要起身跨出這道門,這一切的溫存都將化為風煙一抹,消散於微塵之間。  
  就算什麼也留不住,但至少別讓自己抱憾而去--縱使與杜見鋒分別便是最大的遺憾,他也想為他、為自己再反抗一次,他要家裡人知道,他愛過,且深愛著,一個叫做杜見鋒的男人,難道他們彼此傾心,會比那些權貴的一攤爛帳還要來得不堪嗎?
  他們從相遇到相知,再從相知到相惜,前前後後不出兩年,但方孟韋卻覺得,杜見鋒彷彿已陪伴了他好長的歲月,也或許他總會在見不到面的那些日子裡,不斷在腦海重溫著與他的一點一滴,好像只要這樣,杜見鋒便無時無刻不在他身旁,直到再次相見。
  此次一別,他知道已難再見,雖然很傻,但他也只能把握這段最後的日子,使勁在心上刻下,足夠令他懷念一生的念想......
  他想著他自己使勁扭著輪椅,在醫院長廊上扯開嗓門,中氣十足地朝他大喊方副局長,聲音大得還以為是衝他吵架來著,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而第二次,則是不經意撞見他被護士罵得狗血淋頭的委屈模樣。明明走不動,卻拉不下臉喊人幫忙,硬想憑一己之力前去小解。儘管是沒幾步路的距離,但逞強的下場便是跌撞得慘,碰倒一串設備不說,最後還是被護士安在輪椅上推去。

  但孟韋清楚那是一介軍人不願為病痛折辱的自尊,他欽佩他,也心疼他。於是他走進他的病房,想給予他一些微不足道的打氣與寬慰,而杜見鋒收了他的攙扶與陪伴,即便緩慢,也一步一步地,邁進了他的心房。
  他託崔叔給杜見鋒找了這間房,並在帶他來看房的這一天互許了心意。那天他抓著自己的手,既笨拙卻又真心,他說,孟韋,你對老子的好,咱得用整後半輩子才還得起,接著便結結巴巴,扭扭捏捏,再也吐不出完整的一句話,方孟韋見了覺得好笑,趕緊在杜見鋒要開不開的嘴上親了一下,杜見鋒一愣,這下可連半句話都講不出來了,但前線軍人終歸有著動物般的野性,腦門一熱,就把人給撈進懷裡親了個夠本。
  儘管方孟韋根本不敢奢求真能跟杜見鋒過一輩子,但吻裡的疼惜與深情,就是止不住地沁入他的心,燻紅了他的眼;而情不自禁溢出的淚光,更讓杜見鋒一時間手忙腳亂起來,又是拿袖口幫他擦臉,又是撫著他背脊把他當孩子哄。
  眼裡還映著杜見鋒的忙亂,方孟韋抿起唇,笑出了小小的梨窩,心想,為什麼這人的一切一切,總會甜得令他忘卻煩憂呢?

  『你啊,又哭又笑的,簡直毛孩子!』
  『還不都是、讓杜大哥給寵壞的......』
  『是,老子寵壞的,老子負責到底!』


     

  『杜將軍,雖然這是個不情之請,但這是我們現在唯一能為孟韋做的了......』

  送走了一早來訪的貴客,杜見鋒上好門栓卻沒趕著進屋,倒是在大門前陷入沉思。
  程小雲的婉轉細語尚在耳邊喃喃低迴,但話語裡的信息卻是將他的心給撞得近乎翻騰。

  『......他說,除了木蘭......他不可能再喜歡上別的女孩兒。』程小雲嘆道。
  因為他別無選擇,也不可能再選。

  只因自己的大哥是飛行員,半條命都交在老天爺手裡,哪怕自己並非長子,孟韋也默默在心底,隨時備著替方孟敖扛下這份義務的自覺--縱使他愛得牽強,即便木蘭的眼中無他,更甚是,他心裡早已裝著杜見鋒。
  他必須喜歡上木蘭。只要方孟敖一天未從前線退下,他便會繼續這麼說服自己。

  『如今木蘭走了,大家都以為孟韋是因木蘭而失魂落魄......』
  若非她偶然經過孟韋的門前,見到他望著木蘭的照片悵然若失,想試著寬慰寬慰,程小雲也不會親耳聽見孟韋親口向她吐露,心底深藏已久的秘密。

  他當然為木蘭的離去而悲傷,卻也深陷於自我厭惡的罪惡感中。

  他說他現在竟感到無比輕鬆,只因他不必再被束縛於木蘭愛上別人的焦慮裡;而大哥也將娶何孝鈺為妻,並與父親一同生活,是不是只要這樣,他就可以義無反顧地作回一個任性的么兒,作回愛著杜見鋒的方孟韋呢?

        他盼望,卻也困惑也自責。

  『說起來本是家醜不該外揚,但今天母親與我一同前來,便是把您當作自己人,這些年家父與我關係不好,多半都是孟韋擔著在打點盡孝,就算偶爾鬧了脾氣,最後也還是順著家裡的安排走。這次要他帶著崔嬸跟兩個孩子去香港,他也是吭沒吭地就應了......』

  「杜大哥?」
  孟韋的呼喚,讓杜見鋒從思緒裡回神。

  一抬頭,就見到孟韋從門邊探出半張小臉。他腦子沒來由的浮現出一隻躲在雪堆後頭的白色小兔。

  「有客人?」

  「已經回去了。」

  確定整個院落只有他們倆,方孟韋才放心從房裡出來。

  「那麼一大早的,是舊識?」

  「是丈母娘跟大舅子。」

  「......啊?」方孟韋一時沒聽明白,腳步一停,愣在院中央。

  「你過來,站近點,不是有膽給保密局下馬威,還怕我?」

  雖然覺得有些不大對勁,但方孟韋仍順從地向杜見鋒靠近,只是人才一步入杜見鋒的勢力範圍,就被他緊緊地圈進了懷抱裡......

  --然後迎來一頓連珠炮似的破口大罵。
  他今天可要好好教訓這隻披著兔皮的小狼!
  「老子這輩子射過的槍子兒打過的炮都比你吃過的飯要多,我他媽的要是不發威就真讓你把老子給當成廢人是吧?你說,究竟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

  「杜大哥......?」

  「你以為老子真捨得放你去娶媳婦兒?放屁!你是老子的媳婦兒!」
  杜大哥他......知道了木蘭的事?
  「所以......剛才是大哥和小媽來了?」

  「丈母娘跟大舅子,當老子說假的啊?」

  「那我爹......不生氣了?」

  「老丈人不氣,我氣!這崔副主任是幫過咱們的,你帶崔嬸一家去香港過日子,把老子扔在北平,人家聽了還要說我忘恩負義!是嫌我累贅?」 

  「不是的!咱們家已經發生太多事了,我、我不能再把您捲進來,您在北平還有房子積蓄,但到了香港就什麼都沒了,加上您的腿不好,不能再那麼辛苦了.......」

   杜見鋒理解他不想再給家裡添亂,向父親坦承兩人的關係,便是盡他所能的最大反抗,但他仍氣惱方孟韋太護著他,難道他真有那麼病弱?

  ......明明在床上他都英雄得很啊!

  「哼,自作聰明,就你腦子好使啊?少廢話,咱就問你一句,一起走,想,還是不想?」

  「.......想。」才說了聲想,方孟韋的眼眶立刻又要紅。

  他想,他怎能不想,可是他沒有辦法。要是他私下為杜見鋒做了安排,兩人的關係八成要曝光,不但會讓父兄的立場更加為難,杜大哥平靜的生活也會被打亂......

  『不知道您願意......和孟韋一同去香港嗎?』

  「既然想,那咱們就一起去!」

  杜見鋒從大衣的內袋裡,拿出了剛才方孟敖給他的,他與孟韋的機票。接著才把剛才與方家的談話內容,一五一十地告訴方孟韋。

  大概是沒料到父兄竟已為他考慮了那麼多,想起前晚跟父親鬧僵的場景,自己簡直就是個沉不住氣的小毛孩兒。一家人都快要分開了,不能和和氣氣珍惜最後團聚的時間,他當然也是內疚極了。

  『我這個弟弟,聰明,正直又心軟,但有時脾氣還是犟得很,吃軟不吃硬,往後......還要請您多擔待些了。』

  「你爹只是氣你,那麼大的事兒,他竟是最後一個才知道的,我要是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被男人給拐了,還不打斷他的腿?反正、老子這腿也不是沒斷過,不怕。要打,咱給頂著!」

  小孩兒忍著要自己別哭,但總歸是柔軟心腸的主,管不住眼淚鼻涕,杜見鋒退開身子,捏捏方孟韋酸紅的鼻子,再拿袖子沾去畫在頰畔上的淚痕。然而這些的動作不但沒能止住方孟韋的淚腺,反倒像是開了閘,越擦還越濕。

  「唉呦我的祖宗,你可別再哭啦!哭得老子心肝都疼死了!」

  杜見鋒慌得連忙收手,這小傢伙是水做的嗎?咋碰一下就滴水呢...... 

  「快,快幫我看看等會兒穿什麼好?等等大舅子等等還要派車來接咱們回家吃飯呢......」

  方孟韋抹抹臉,見杜見鋒笑得憨直,自己彷彿也感染了他的真摯與純粹。他環抱上他的頸項,將臉埋進他的頸窩,覺得這輩子能伴他左右,自己已別無所求。

  摟著方孟韋,杜見鋒也跟著浸淫在這無聲的喜悅裡。人說美人一笑傾城,對他杜見鋒而言,只要孟韋開心,他心頭千百個堡壘塌成壕溝都不成問題。

  「咱們要是到了香港,你在港大,好好念書,我呢,腳不好使,但手還是行的吧,老子學些菜譜,曬點香腸臘肉,開間湘菜館或麵點鋪也能過日子是吧......哎不對!你說,在香港作生意,是不是得講洋文啊?」

  聽著杜見鋒描繪起香港的生活,想到那是他們共同的未來,方孟韋的心頭便像是纏上了細密的糖絲,又癢又甜。

  「不講洋文,講廣東話呢。」方孟韋吸了吸鼻子應道。

  「啊?廣東話.....這、老子也不會啊......孟韋你會嗎?」

  方孟韋抿抿嘴,一本正經地說:「我,鍾意你。」

  「你還真會啊?啥意思啊?」

  「這是買東西時,問人家多少錢的意思。」

  「是,那挺實用!你再說一次,老子學起來!」
  直到日後他被賣腸粉的大嬸紅著臉大罵「我啋过你!」,杜見鋒瞥見笑得肚疼的方孟韋,才終於發現自己上當了。

  兩人就這麼傻楞楞地踩在雪裡,你一言我一語,練習著辭不達意的「我喜歡你」,好像忘了寒冷,也忘了時間。

  冬日斜陽散發淡淡暖意,瓦上冰雪幾許消融,為原本焦涸的黑裡,綴上幾筆柔潤的詩意清墨。

  朔風漸消,臘盡春回;雲開日現,雪霽天晴。

------

為免重蹈覆轍,於是方把拔毅然決然地,開通了他個人的逼哩逼哩帳號,好掌握自家兒子戀情發展各項先機。

评论(13)
热度(65)
©阿橘.P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