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樓誠ABO】淡之頌(全)

  誰說ABO就要肉?ABO也是可以很純情的哼哼。

  對我來說ABO從來就不只是肉的附屬設定,它更有鬆動「強制異性戀」此種意識形態的積極性。

  我始終覺得ABO是一種非常有趣的女性書寫(雖然BL本身即是),越是接觸越覺得有味。

  怎麼評價ABO文本,亦是端看閱聽者如何思考與攫取。這樣說有沒有很自以為高文化水平?XD當然有肉的話也是要吃好吃滿啦w

  與天國之門 和 默然偷心同一個時間線,寫寫阿誠剛分化,明樓還年輕的時光。

---

  阿誠分化了,約莫在他十六歲時的春天。

  傍晚一到,明樓便匆匆自學校趕回家,一路上,內心莫名浮動。

 

  「大姊。」

  「回來啦?」明鏡坐在沙發上,擱下翻著的雜誌。

  「阿誠呢?還好嗎?」

  「吃了抑制劑,在房裡睡著。」

  「我進去看看他。」

  「急什麼急呢?人又不會跑。」

  「大姊……我……」

  明鏡指了指他,這些年來,他又怎麼不懂這親弟的心思?

  阿誠自從來了明家,乖巧聽話不說,聰明又肯上進,很是討明鏡喜歡,明樓這個做哥哥的,更是對阿誠寵愛有加,而隨著年齡增長,阿誠不但沒青少年的叛逆疏離,倒是更加黏著明樓。

  明樓一介乾元之身,人中龍鳳,然而明鏡卻有些苦惱。

  古來所謂中庸乃凡俗之輩的八股思維,早隨新生活運動破了個乾淨,身為中庸的她不僅在商場上馳騁立足,沒有情動困擾,更不易讓人抓住弱點。但明樓可就不同了,服藥抑制不說,有多少想與明家攀親帶故的人家,就有多少坤澤兒女被利用來接近明樓,成天就想把生米搞成熟飯,明鏡每每想到就要糟心。

  明鏡看阿誠生得日益俊秀,又與明樓走得近,無論阿誠分化成中庸還是坤澤,心中早已打定要把兩人湊一對,但就怕分化成乾元,落得一場空。

  不過坊間的說法還是準的,說尚未分化的坤澤,要是生活周遭有乾元在,也會自然而然地與坤澤特別親暱;而要是會分化為乾元的孩子,則是特別會與乾元鬧脾氣,傳聞古代皇室就是按這樣的說法,先挑選出將會分化成坤澤的少男少女入宮。

  明鏡不只看明樓和阿誠,也觀察過明臺和他們相處的狀況。雖然明臺又比阿誠要再小上五歲,但比起明樓,亦是黏阿誠黏得多,而明樓和明臺就算差這麼多歲數,兩人要是吵起來也還是不可開交,所以明鏡也更加篤定,阿誠將會是坤澤,明臺未來將會是乾元的結果。

  「我還不知道你就盼著阿誠分化成坤澤?但你啊,做大哥的,不要耽誤阿誠讀書上進,阿誠年紀還輕,也都是家裡人,不急著把事辦完。」

  明樓什麼都還沒說,就被明鏡安了個別操之過急的大帽子。

  「大姊,我真的只是想去看看阿誠……」

  「好啦,去吧,你們的事兒我就當作是同意啦。」

  「是,謝謝大姊……」

  一下子被塞了滿口黃蓮,明樓也只好大口嚥下,扯開嘴角陪了個笑臉,順著明鏡的話來回。

  他心底的忐忑倒不因大姊的贊同與否,而是他一直知道,阿誠一心想分化為乾元。他想做為他的左膀右臂,想報答明家的養育之恩,但明樓卻一直沒告訴阿誠,他極有可能會分化為坤澤,只因他捨不得見到阿誠失望難過的表情。

  明樓走上二樓,輕手輕腳轉開房門,一步入房內,便察覺有裊裊檀香盤據,這大概便是阿誠信息素的味道──是一股令人心軟又愛憐的味道。

  他在阿誠的床沿坐了下來,看見人兒的臉龐瀰漫著粉嫩的潮紅,他慶幸自己並非處在情動期中,否則該服藥的大概就要換成他了。

  不過明樓還是沒能忍住湧流的悸動,仍在阿誠額上,輕輕印下一吻。

 

  「大哥……」大概察覺到明樓的氣息,本就沒有熟睡的阿誠也甦醒過來。

  「……身子……還好嗎?」

  興許是因著坤澤的信息素,悄悄煽起了乾元天生的保護欲,明樓比平常更為溫柔地,輕撫過阿誠有些滾燙的臉頰。

  「我沒有……分化成像大哥一樣的乾元。」

  對於明樓的親暱彷彿早已熟悉,阿誠沒犯窘,倒是把被子拉到了鼻樑高,聲線也悶悶不樂。

  「但阿誠還是阿誠呀,看看大姊不也是中庸,整個上海商界有誰不服她?」明樓俯下身,在阿誠耳邊細聲道:「連我都怕大姊呢。」

  聽見被窩下傳出咯咯的笑聲,明樓這才稍微安了心,並釋放了些自己的信息素。

  「這是……大哥的味道嗎?」

  阿誠覺得有些新鮮,便從棉被後頭探出臉來。那不是單靠嗅覺,而是要用身體去一併感受的味道。

  「說說看,你聞到了什麼?」

  「有點像是……森林……」阿誠一時也說不上來,不過比起自己有些塞鼻子的味道,他反而喜歡大哥這樣的,清清爽爽的氣息。

  「是紅檜,大哥的信息素是紅檜味兒,而阿誠的是檀香呢。」

  「但是我有點兒……不喜歡。塞鼻子。」

  「還塞鼻子呢。」明樓拿食指輕掃他的鼻尖,「那大哥的味道……阿誠喜歡嗎?」

  阿誠沒出聲,只是靦腆地點點頭。

  尚是年輕的信息素一點也沒有剛分化的躍躍活力,只是環繞在主人的身邊靜靜陪伴。飛揚的紅檜輕輕撥動著瑟縮的檀香,既是寬慰,也開導著他,無論分化為什麼,自己要活成什麼模樣,惟有自己才能決定。

  「阿誠的味道,大哥也很喜歡。」

  紅檜緩緩將紫檀給包裹起來,明明他們並未擁抱,但阿誠卻覺得像是被大哥抱了個滿懷,令人無比安心。

  坤澤乖巧地浸淫在乾元的安撫裡,阿誠彷彿化身為愛撒嬌的幼獸,溫順地瞇起了眼,原本低潮的檀香,也不自覺地捲上了紅檜,簡直讓明樓的佔有欲,獲得了無比的滿足。

 

  「乾元喜歡坤澤的信息素是天生的……大哥你別安慰我。」

 

  都不知道這小孩兒是嘴硬還是遲鈍,明明紫檀和紅檜都已纏纏綿綿得一道去了,阿誠卻還沒意識到這意味著什麼。

  乾元坤澤若非兩情相悅,又豈能與之翩翩繚繞?該不會還以為這是在跟哥哥撒嬌吧?明樓苦笑,既然暗示未果,也只好自己來捅破這層紙了。

  他再度俯身,同樣在阿誠的耳邊低語:「阿誠……」

 

  你可願意,作大哥的坤澤?

 

  阿誠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只是對著天花板眨了眨眼,直到對上明樓的深情目光,才驚覺對方身上已全是自己的味道。

  阿誠羞得直接把被子蓋過頭頂,原來信息素……早就把自己對於大哥的傾慕都給出賣光了!雖然還不能控制得很好,但阿誠趕緊試著把放肆作亂的信息素給收回來,可紫檀才一動作,紅檜便不捨地頻頻挽留。

  「阿誠,還沒回答大哥呢?」

  感覺自己連同棉被一塊被抱進了大哥的懷裡,阿誠翻過身掀開被子,整個人便落進了明樓的胸前。

  「大哥真的要選我嗎……?明明外頭有那麼多比我更有魅力的坤澤……」

  他想一輩子跟著大哥,但以坤澤之身相伴,卻是他未曾想過,也不敢設想的,他覺得自己一定贏不了其他艷麗的坤澤,惟有自己作為乾元,才能常伴大哥左右……

  「外頭哪有每天只想當乾元的坤澤?大哥就是喜歡老想當乾元的坤澤。」

  「大哥你別取笑我了……」阿誠推推明樓的胸板,越說頭也越低。

  「怎麼?不相信大哥說的是真心話?大哥什麼時候騙過你?」

  「不是……我只是……」

  知道小孩兒還是對自己沒自信,明樓也只好在心底說聲大姊對不起,拎過阿誠的下顎,便直白地吻了上去。

  阿誠驚訝得一動也不敢動,並覺得這簡、簡直熱得快要燒壞腦子了!

  不過明樓也不敢太縱情,只是輕柔地啄了幾口,要是不慎把抑制住的情動熱度又給提上來,那會兒可就不是大姊對不起而已了。

  雖然只是個淺嚐輒止的吻,但阿誠水潤的眸子裡,已盡是醉人的旖旎,明樓見了心軟成一片,暗自喟嘆,他的坤澤怎會如此撩人而不自知呢?

 

  「大姊說,不能耽誤你讀書上進,所以結縭標記這事咱們得緩緩,但大哥何嘗不擔心,你會選了別的乾元?」

  「不會的!這輩子除了大哥,我誰也不選!」

  一吻催化,阿誠也不再口是心非,明樓終於逮著了阿誠的真心話,總算滿意地點點頭,阿誠這才發現,原來自己著了大哥的道了。

  「大哥選你,你也選大哥。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大哥這就當你是應了。」

  「大哥、你好壞啊!怎麼這樣拐人的……」

  「啊?你該不會真要選別的乾元吧?」

  明樓食髓知味,忍不住又擺出了委屈的姿態逗弄阿誠;而見到明樓垂下的眉眼,阿誠果不其然又心急了起來。

  「不選不選!就選大哥。」

  明樓伸出指尖,揉散阿誠糾結的眉心,「你有多心疼大哥,大哥就有多心疼你,所以別再說自己不夠好,嗯?」

  儘管阿誠的應聲仍舊細小,還抿緊了唇,但怎麼樣也攔不住淨想上鈎的嘴角。

  窗外的光線隨日落漸漸黯淡,再度喚起了阿誠的睡意,明樓點上床邊的暖燈,正想把人塞回被窩裡,但檀香卻軟綿綿地賴著紅檜,把明樓黏得也捨不得放手,只好連人帶香,一口氣盡擁入懷。

 

  明鏡本想把明樓喊下樓吃飯,正巧從門縫裡窺見這兩小無猜、歲月靜好的模樣,內心欣喜之餘,更開始盤算起大概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抱小姪兒小姪女,怎知這兩個弟弟日後胸懷天下,她的這個姑姑夢,可整整推遲了二十年才實現呢。

 

 

 

 

 

评论 ( 20 )
热度 ( 230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