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橘.P

本行是美術館人,但亂兼差範圍包括大學講師、評論撰稿、獨立編輯、同人作者,最喜歡做喜歡的書。專業tag為現當代藝術史與相關美學、漫畫及繪畫理論、女性受眾文化。身分認同是腐迷妹,沉迷《偽裝者》沒藥醫,頻頻誘拐喜歡的作者進駐線上常盤莊,跟大家一起過著每天拿糧互砸的日子。
CP傾向/樓誠、杜方、凌李、庄季、譚度、程趙、譚趙、胡靖、洪周、開以

【杜方】四幸 盛世太平弃兵甲

  『涼風--有訊哩--秋月無邊-』

  不知是哪家屋裡的唱盤,播起了白駒榮的客途秋恨,儘管巷弄將旋律聲響搬弄得蜿蜒曲折,但襯著窗外的秋日月色,倒是增添了幾分情趣。

  「虧我思嬌-情啊緒-好比度日如年……」杜見鋒口裡輕輕哼唱,手裡也沒閒著,這會兒正替趴在自己腿上的方孟韋清耳朵。

  兩人剛才正在自家院裡乘涼,怎知被一隻小黑蚊給壞了興致,小蟲猛地就衝進了孟韋的耳裡,嚇得孟韋一把捏緊了耳前耳背的皮肉,看是否能捏住蟲子別再往裡跑,怎知這麼一堵,小蟲就沒再出來,所幸耳朵裡似乎沒什麼動靜,現在正乖乖地讓杜見鋒替自己善後。

  「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會唱廣東大戲?」

  「......以前聽碼頭的幾個老爹哼久了,也就會那麼一點吧,哎!總算沾到了,小蟲在這兒!」

  「找到就好......」方孟韋才正想起身,卻又一把被杜見鋒按下......

  「急什麼,讓我幫你清清不好嗎?」

  「你不是想去院子裡賞月乘涼?」

  「......我......覺得現在這樣也挺好的啊。」

   孟韋抿嘴竊笑,他們確實也有好一陣子沒這般悠哉親暱了,於是方孟韋便順了杜見鋒的意,將全身的重量都安在他腿上,「那就有勞杜將軍,幫小的清清耳朵了。」

  「小兔崽子!」杜見鋒在方孟韋的腦門上輕拍了一下,不過他也沒敢太用力,要是真的下手重了,要疼的可是他自己,「損我呢?」

  可不是嗎,扔下堂堂解放軍將領不幹,連狗子都損他,當處男當了一輩子,這下跟人好上了,竟然連花了大半輩子打下的江山都不要了?

  不過,他可從未後悔。

  孟韋早他一步離開北平,他還去了機場送了他。

  雖然杜見鋒允諾,只要北平情勢穩妥,他便會立刻去香港找他,但孟韋又何嘗不清楚,只要局勢未平,好端端的人可能無緣無故,在下一刻就天人永隔,消失得悄聲無息,先是崔中石,又走了謝木蘭,方孟韋親歷這一切,隱蔽的角落裡他們相擁道別,他知道懷中的他,滿是無以言說的恐懼與不安。

  他不知該如何才能安下他的心,只能拼命吻去一顆顆滾下的淚,並且再三保證,他一定會好好活著,直到再次相見。

  所幸他沒讓他等得太久,約莫半年便兩袖清風地到了香港。

  不過他倆重逢的那日,場景卻與分別時沒差太多,只是地點換成了啟德機場大廳,孟韋同樣埋在他的胸前哭成了淚人,杜見鋒還以為他在香港受盡委屈,還想問清楚去幫他出氣,但小孩兒抬起頭,淚眼汪汪地對他說:『......我只是、沒想到這輩子還能見到你......』

  這可讓杜見鋒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他用力捏痛了孟韋的臉皮喝道:『你別作夢!老子才沒那麼容易死!』孟韋這才破涕為笑。

  一切光景還好似昨日,轉眼日子便過了六、七年,初來乍到時,孟韋還沒畢業,一個人住在港大的宿舍,而他也幸運地在九龍落腳,找了份管理碼頭工人的工作,收入稱不上富裕,但生活已算是游刃有餘。

  每逢週末,孟韋會搭天星小輪到尖沙咀與他碰面,他們便就著地緣,看看海景夜景,逛逛附近的永安百貨或市街。雖然約會行程就只是一起吃吃飯散散步,與「浪漫」還有段距離,但兩人獨處的甜蜜,卻是也點滴在心頭,像是他們會趁著天色暗下偷偷牽手,或是躲進貨櫃的陰影裡悄悄接吻。儘管孟韋看起來也是開心的,但有時他也難免會質問自己,這樣是不是有點太肉麻了啊?不過下一秒,他又會理直氣壯地說服自己,不都說小別勝新婚嗎,他們這可是日日小別,週週新婚!

  他發現孟韋來到香港後,笑容變多了。不必像從前得強端著軍警的威儀,總算能腳踏實地讀大學,興許是從小便在方步亭身邊耳濡目染,比起離家的方孟敖,一身桀驁不馴,孟韋倒是繼承了父親的學者風範,教杜見鋒看了不禁感嘆,這才是方孟韋原本該有的模樣。

  孟韋學的是建築,畢業後旋即投入了公共住宅的營建工程。稱偷渡也好,稱遷徙也好,這幾年越過邊境來港的「前朝遺民」不減反增,港府為了解決這些人的居住及安置,大量公共住宅的建案如雨後春筍,一起接著一起,孟韋也因此每天早出晚歸,忙得不可開交;為了能好好照顧孟韋,杜見鋒辭去了朝九晚五的工作,跟崔嬸拿了些積蓄出來,在調景嶺附近開了間收費低廉的幼兒園,好讓當地女性能無後顧之憂地出外工作貼補家用。

  儘管這兒的居民都是未能來得及隨國民黨遷往臺灣的軍眷,但聽著那些熟悉的鄉音,人不親土親,同是離鄉背井,總想盡點力幫些忙。原本孟韋還不信,說他這軍頭沒把小孩兒給嚇哭就不錯了,能開幼兒園嗎?沒想到幼兒園不但經營得有聲有色,就連鄰近區域的家庭也慕名將孩子送來,說這裡教出的孩子都很懂規矩。有回孟韋休假,趁機來看看幼兒園的模樣,就見杜見鋒在引導孩子們中午用餐,小朋友們聽一個口令做一個動作,也不害怕,像是在玩遊戲似的,孟韋總算理解,原來杜見鋒還是在帶兵,只不過現在帶的是娃娃兵。而現在孟韋只要有空,也會幫幼兒園裡設計些遊樂器材,看見這些孩子們開心玩耍的模樣,他總會感謝杜見鋒,讓他們在顛沛與貧脊的環境下還能有快樂的童年;也總算體會到作為父親,方步亭為他們安排一切的苦心。

  幼兒園約莫下午三四點就會結束一天的工作,杜見鋒便會提早回家料理晚餐等孟韋回家。他們會在晚飯時天南地北地聊著,聊杜見鋒以前怎麼在河南守糧,聽方孟韋回憶小時候在上海的天倫之樂。

 

  『浮──雲──散──明月照人來……』

  「客途秋恨播完,換花好月圓了……」

  「我說你到底、是清好了沒啊……」

  「好了好了。」

  其實早就好了,杜見鋒只是趁機佔人便宜,暗自把孟韋當成小寵物逗著。

  方孟韋坐起身,已是滿臉通紅,杜見鋒這才想起,孟韋耳朵最是敏感,他拉過孟韋的手賠罪,但孟韋卻罕見地主動吻了他……

  南方的秋夜晚風依舊濕潤,空氣裡還有著海水的鹹味,恬淡靜靜釀成了熱情……

  歲月磨去了杜見鋒的稜角,化作了溫柔;塑出方孟韋的剛毅,弭平了偏執,他們在時光裡成為了更好的人,而唯一不變的,是此生相伴,堅定不移。

---
下一棒!!
 @米修-you 

评论 ( 31 )
热度 ( 79 )

© 阿橘.P | Powered by LOFTER